远处的阁楼上,顾天辉一手按在即将冲出去的顾啸天的肩膀上,另一只手轻轻抚过胡须,欣慰的笑道:“这小子倒是给了我们一些惊喜。”

  顾啸天看见儿子没事,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旋即有些担忧地说:“父亲,鸿铭是不是被这次刺杀刺激到了?我总觉得这几天他的性情有着很大的转变。”

  “这种转变不是我们一直希望看到的吗?”顾天辉看着被顾凌天送回小院的顾鸿铭,眼中闪烁着满意的光彩。

  “我是怕他受得打击太大,承受不住。”顾啸天抓了抓头,有些苦恼地说,“会不会给他留下心魔?”

  “留下心魔那就让他自己破开,”顾天辉冷哼一声,“我们顾家不留窝囊废,一次小小的刺杀就能把他击倒的话,以后的生离死别还多着呢,他又该怎么承受?经脉经脉之后,以他的天赋,成就定然会远远超出我们,面临无数艰难困苦,我们还能全部给他挡下来不成?既然他自己选择了修炼,那就要自己去承受,修炼之道,可有坦途?”

  “是!”顾啸天恭身受教,脸上的担忧一点点地消散,显然是认同了父亲说的话。

  “好了,你和云老先生快去准备一下,冲脉就在这几天进行。”顾天辉转回身子,离开了阁楼,“到时候我和老三给你们护法,带上中级灵器,就算是纵横高手想搞破坏也得掂量掂量。”

  “明白了父亲。”顾啸天也转身离去,不过方向却是直奔顾鸿铭的小院,他现在急于去看看儿子的伤势怎么样了。

  睡意消散,顾鸿铭睁开了眼睛。看着房间里依然有些陌生的环境,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举块石头都要把自己搞伤,自己着穿越者恐怕是最憋屈的了吧。

  “公子,您醒啦?”这时候,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顾鸿铭扭头一看,却是一个娇小可人的小萝莉站在床边,大眼睛中混杂着激动和惊喜,正殷勤的递上来一条雪白的毛巾。

  顾鸿铭坐起身来,接过毛巾随便擦了擦脸,问道:“你是谁?”

  “回公子,奴婢是夫人派来的丫鬟,以后就由奴婢服侍公子起居……”小萝莉显得有些紧张,小脸通红,眼神有些闪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不用人伺候,你回去吧……”顾鸿铭面无表情地道,让一个十四五岁的小萝莉来伺候他,他会觉得有一种罪恶感。

  “公子……公子是不喜欢奴婢吗?”小萝莉一下子愣住了,接着大眼睛中就有水汽凝聚。

  “不……不是的,”顾铭有些措手不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一些。

  “那为什么公子不让奴婢服侍您?”小萝莉伤心之下,连害怕都忘记了,“奴婢很能干的,洗衣,打扫,服侍您更衣洗澡,还能……还能给您……”

  “给我什么?”顾鸿铭眉头一挑,忽然想挑逗一下这个小萝莉。

  “给……给您……暖……暖床……”小丫头面红似血,几乎是用鼻音把最后两个字说出来的。

  “这样啊,那你就留下来吧!”顾鸿铭忽然笑了起来。

  “啊!?”小丫头大惊失色!连连后退几步之后充满戒备的看着顾鸿铭,传闻中待人和善的公子竟然是……一时间,连顾鸿铭温和的笑荣在小丫头眼中都变得狰狞可怖起来。

  “哈哈,骗你的!”顾鸿铭哑然失笑,走上前去摸了摸小萝莉的脑袋,说,“你想留小下就留下吧,不过我不用你服侍我更衣洗澡,更不用你暖床,你就准时给我送饭,偶尔给我沏茶倒水就可以了!”

  说着,开门走了出去。

  “对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顾鸿铭的脑袋又从门外伸了进来。

  饶是惊吓中的小萝莉也被顾鸿鸣这一声小妹妹逗笑了,“嘻嘻,回公子,奴婢名字叫可儿。”

  “可儿,嗯,不错!”顾鸿铭的脑袋缩了回去,外面传来他的声音,“可儿啊,以后你你就不用自称奴婢了,我听着别扭……”

  声音已经远去,可儿一愣,旋即大眼睛就像月牙儿般眯了起来,眼角似乎有晶莹闪动,公子……你真好!

  话说顾鸿铭从小院里出来,径直去了顾天辉那里报了个平安,正巧顾啸天也在,顾鸿鸣挨了那爷俩一通狠批后灰溜溜地跑到云天空那里,在云老的指点下调息了三个时辰,觉得伤势都有了不少好转。

  告别了云天空,顾鸿铭的眼中射出一抹激动,急匆匆的奔着校练场而去,哪知在顾凌天那里又碰了一鼻子灰。

  “伤好了吗?没好?没好你来这里干什么?快快回去养伤去。什么?不对打只举石?感情你原本还想对打啊!不行,举石也不行,你想被砸死吗!?走,快走……滚啊!!”

  顾鸿铭骂骂咧咧的回到小院的时候,小萝莉可儿已经等在门口了。

  “公子您回来啦!奴……我给您倒茶!”可儿一看见顾鸿铭,就高兴的叫了起啦。

  酷v匠C,网唯z一正版:,@其他:都i是盗@}版jf

  顾鸿铭点点头,一屁股坐在院里的石桌旁。却刚好看见了一个放在石桌上的金光闪闪的长方形物事。

  “咦?这是什么?”顾鸿铭将之抓在手里,摆弄着,发现上面写着几行字。

  “清风明月楼,佳句配美酒。

  日落之后,明月楼,邀十里才子,寻诗怡情。”

  “回公子,那时明月楼派人送来的请帖,那人说是谢公子在明月楼举办了一场才子盛宴,邀请诸位才子一同寻诗作乐。”可儿端着茶具来到石桌旁,一边为顾鸿铭倒茶一边说,“但是公子不在小院,我不干擅自回复,便将请帖留下来,准备转公子。”

  “不去!”顾鸿铭撇了撇嘴,哥哥现在正着急提升实力呢,哪有功夫理你们一群酸文人,但是他忘了,不管是顾鸿铭活着的时候,还是到目前为止,他一直是一个合格的酸文人。

  “公子,那人说别人可以不去,但是公子一定要到场,因为谢公子举办这场盛宴的目的就是为公子压惊的。”可儿补充到。

  “谢公子?”顾鸿铭记起来了,这谢公子谢坤貌似是真正的顾鸿鸣为数不多的知己之一,顿时有些犹豫起来。

  “公子?我有一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小萝莉弱弱的问道。

  “问。”

  “哦,我想问公子您为什么和传言中的不一样。传说中的公子整天足不出户,吟诗弄句,抚琴撩音,而你现在天天都不在校园,可儿也不知道你干嘛去了,您说,是不是和传言的不一样?”

  “轰!”顾鸿铭如遭雷击,一下子僵住,脸色刷得苍白,背上冷汗如瀑。

  不是他和传言中的顾鸿铭不一样,是他和以前的顾鸿铭不一样!

  记忆中的顾鸿铭确实就如小可儿说的那样,逍遥浪漫,诗意栖居,但是自己没有!自己在穿越之后只顾追求力量的提升,而忽略了原来的顾鸿铭是一个怎样的人,居然连一个小萝莉都能看出他的异常!

  顾鸿铭后怕不已,如此显而易见的差别,长久下去迟早会暴露他的身份,到时候必定性命难保!

  可是抚筝弄琴自己根本就不会啊!作画……素描算吗?题字……钢笔可以吗?至于作诗,顾鸿铭倒是不必担心,横亘中华文化几千年的诗文化远远超出这个世界所能达到的境界,这时顾鸿鸣心中那份对于民族文化的自信和骄傲!

  “公子,您怎么了?”可儿看见顾鸿鸣阴沉不定的脸色,吓了一跳,关切地问道,“您不舒服吗?”

  说着,伸出一支柔软的小手摸摸顾鸿铭的额头。

  “我没事……”顾鸿铭赶紧收拾心绪,对着小丫头感激一笑,“可儿,谢谢你!”

  “啊?”可儿愣了一下,“为什么要谢我呢?”

  “因为是你提醒了我,不能因为追求什么而放弃本来的自我……”顾鸿铭道,但是看着可儿那迷茫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总之谢谢你,让我找回了自我!为了奖励你,明天公子带你去逛街,买好东西!”

  “好!”可儿一听有好东西,登时眉开眼笑,“那么公子,今晚的才子盛宴你还去吗?”

  “去,当然要去!这么好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顾鸿铭!”顾鸿鸣站起身来,仿佛又变成了那个诗意浪漫的孤鸿公子。

  “呼~”小院之外,顾啸天轻轻松了一口气,脸上欣慰之色清晰可见,“终于想开了吗?”

  夕阳西下,夜色如同魔王的披风,君临大地。

  顾鸿铭坐在烛火前,看着铜镜中被可儿收拾的整整齐齐的自己,险些笑出来。

  这小伙,帅呆了!

  星目炯炯,剑眉入鬓,高鼻梁峰峦直起,薄薄的嘴唇微抿,有一种似有似无的凌厉蕴含其中。

  顾鸿铭喜出望外,几乎想要理直气壮的吼一句:“求包养!”

  夜色澄净,顾鸿铭俯身做进小轿,随着一声吆喝,小轿离地,缓缓悠悠的离了顾府而去。

  “不担心还有刺客吗?”顾天辉望着顾鸿铭的小轿,问道。

  “从顾家到明月楼之间的必行指路上,每隔百步都有一个暗哨,而且……”顾啸天淡淡的道。

  “而且什么?”顾天辉问。

  “云老先生亲自跟着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敲定了要签约了,虽然有点着急,但是也没法回来了。有点麻爪,发一章压压惊,存稿快见底了。过两天就会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