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过了三日,顾鸿鸣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而同样是今天,顾啸天许诺给他找的,令他翘首以盼的“最好的师傅”也是来到了顾家。

  但是令顾鸿鸣始料未及的,这位“最好的师傅”,居然是一个看起来极为邋遢的老头子。

  顾鸿鸣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正在做自我介绍的老头,怎么也无法将他和“最好”联系在一起。而且,这个老头子看起来总是和那霜云剑主赵霜云有些相似,三天以来,顾鸿铭在心里已经将赵霜云骂了一万遍,要不是他,现在老子还在地球快意生活,现在倒好穿越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身上不说,还把媳妇弄丢了!?

  “呵呵,老夫云天空,一生云游,近来感到力不从心了,才想找个地方终老,看到啸天王的告示,便来看看,若是与贵子合了胃口,便厚颜在此混口饭吃了!”

  “呵呵,云老先生说笑了,”顾啸天恭敬的态度令顾鸿鸣一惊,一些对老头的轻视渐渐收敛。

  “来来来,先让老夫看看你的资质,”云天空淡淡一笑,便伸手来抓顾鸿鸣的胳膊。

  刷!只见他一步踏出,接着就出现在顾鸿鸣的面前,而原地仍然残留着一道淡淡的虚影,渐渐消散。

  残影!?顾啸天瞳孔一缩,只从这一手判断,这个老者的修为比自己之前不弱,虽不至于突破凭虚,成就纵横,但是想必已经半只脚迈进去了!

  呼!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灼热的气息,这可是一尊抢手的大神啊,希望鸿鸣的资质能令他动心吧。如果他留了下来,那么顾家的底蕴将再度拔高一个层次。

  顾鸿鸣也是被狠狠地震惊了一下,他只看见老者的身子晃了一下,接着就感到手腕被人抓在了手里。

  老者抓着顾鸿鸣的手腕,眼睛半眯,似乎睡着了一般。

  过了一会,他轻轻的睁开眼,嘴角多了一抹笑意:“不愧是啸天王世子,你的天赋足以和一些大教的核心弟子一较高下!”

  一边的顾啸天听后,脸上也是多了一抹自信的笑容,心道废话,本王自己的儿子的天赋我还不清楚吗!算你老头识货。

  顾鸿鸣却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内心里居然有一点失望。才和一个核心弟子差不多,以前看的玄幻小说里的主人公修炼时不都是天降异象,有着亘古罕见的特殊体质吗?

  “不过,你十多年来修炼怠慢,经脉已经有些瘀结,”老者缓缓摇头,“此时才想起修炼,确实有些晚了。”

  “唉!”顾啸天也是一叹,云天空得出的结果和他所知的基本相同,顾鸿鸣虽然没有度过修炼的最佳时机,但是所剩的时间却也不多,“不知先生所知,有没有挽回的办法?”

  “办法是有,只是……”云天空抚了抚胡须,道:“我少时从师云游时,遇见过这种情况。当时听先师说可以有两位凭虚巅峰,配以一种灵药强行冲开。不过这个过程痛苦无比,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住的,以你这种情况,必须在两个月内采取行动,不然就真的晚了。”

  “吃苦我不怕,只是不知那是什么灵药?”顾鸿鸣一听这么严重,登时急了。

  “高级灵药炎灵根。”老者看了一眼顾鸿鸣,道,“炎灵根力量霸道,进入体内后化为最精纯的火炎之力,对一般人来说可是不小的祸端,但对你这种经脉瘀结之人来说确实上好的机遇。”

  “炎灵根……好像在哪儿听过!”顾啸天陷入了沉思,接着一拍大腿,“皇宫!先皇在位时得到过一株!儿子等着,为父一定为你讨来!”

  言罢,就急冲冲地找顾天辉商量对策去了,由顾天辉这个开国元老出马,几率还大一些。

  “呵呵,”云天空淡淡一笑,“也罢,我便在这里留几天,顺便帮你一把,若是功成,我倒是希望收你这么一个弟子。”

  “定不负老师厚望!”顾鸿鸣嘿嘿一笑,滑溜地道。

  “哈哈,你这小子,”云天空哈哈一笑,“你倒是嘴甜,走走走,随我去说说话!”

  顾家庭院中的燕尾亭中,一老一少相对而坐,边饮边谈。

  “先生,闲来无事,您就想向我说说这修炼的门道吧。”顾鸿鸣恭敬地为云天空倒茶,笑嘻嘻地道。

  “修炼?”云天空轻轻饮了一口,“好吧,我就为你说道说道。”

  顾鸿鸣眼前一亮,俯耳倾听。

  “修炼一途艰难坎坷,枯燥无味。吃苦在先,享福却不知在何时,有的人甚至还没来得及享受,便生死道消。”云天空盯着顾鸿鸣,似乎要从他脸上看透他的心思。

  顾鸿鸣面色不变,静等后言。

  云天空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之色,接着道,“修炼一途,却又是精彩纷呈,步步惊喜。功成之后,快意恩仇,笑傲江湖。手掌日月,脚踏乾坤。”

  “开渠拓海夜复朝,凭虚纵横路且遥。

  辟府从兹出尘去,海内云天任逍遥。

  淬魂知命无欲真,攀星摘斗铸虹桥。

  愿将此身赴幽冥,旦日化羽破凡牢。这是青云大陆阶位的口诀,你且记好。”

  “开渠之境,打通识嗨和丹田之间的渠道。拓海之境,开拓识海和丹田。

  凭虚之境,通手脚主脉。纵横之境,开通其余诸脉。前四境称为肉身之境,其中前三境只要是意志坚定,没有先天缺陷,任何人都可以达到。到了纵横就需要一定的天赋和机遇了,如果没有,一辈子困死在凭虚之境也属正常。老夫在凭虚之境困了三十年,前些日子方才有所感悟,半只脚踏入了纵横境,不知此生还能不能有所突破。”

  “老师放心,我顾家必定尽力祝老师突破凭虚,成就纵横之境。”顾鸿鸣适时地插了一句。

  “呵呵,那我就先谢过了!”云老哈哈一笑,道:“若是你的经脉能如愿治好,以你的天赋和啸天王府的底蕴,最迟三十岁就能成就纵横,到时候我还得指着你呢!”

  “老师放心,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顾鸿鸣认真地道,“弟子不会让老师失望的!”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云天空心弦一动,定定的望着顾鸿鸣,忽的大笑出声,“好!小子和我胃口!”

  “对了老师,凭虚高手的实力怎样啊?”顾鸿鸣好奇的问。

  “一人之力对抗百人之师,生撕虎豹,倒拔垂柳。”云天空面色平淡。

  “那纵横境界呢?”顾鸿鸣追问。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云天空神色中带着丝丝向往。

  “夜探敌营?”

  “不肥吹灰。”

  “行走王府皇宫?”

  “易如反掌。”

  zt酷ea匠》k网xs正版_g首:◇发/N

  “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哈哈,探囊取物耳!”云天空站起身来,豪迈的大笑道。

  与此同时,皇宫之中。

  “炎灵根?”皇帝一下子站起身来,面色低沉,“为什么?”

  “救命啊!”顾天辉苍老的身躯跪在下方,抹了一把眼泪,“鸿鸣醒来后经高人诊断说必须用一味火属性的灵药稳固身体,否则不久之后还会……届时将在没有挽回的机会。”

  “必须是炎灵根吗?”皇帝眼光中闪过一丝怀疑,倒不是他吝啬,而是东西实在太过珍贵。这炎灵根整个神宇帝国就此一棵,乃是先皇侥幸得到并一直传承下来的,惹得周围各国眼红了好久,只因为在危难时刻,一棵高级灵药几乎就等于一条命!

  “倒不是非要炎灵根不行,但是一定要达到高级灵药级别……”顾天辉自己都觉得这话说出来简直就是欠揍。周围这好几个国家就只有这么一棵高级灵药,而且恰好是火属性的。

  “皇上,老臣家中还有一棵中级灵药,一件中级灵器,老臣愿以此交换!”

  “噗!”皇上差点一口血吐出来,中级灵药,中级灵器?你有我也有!而且我不稀罕!我那可是高级灵药,而且还是其中的佼佼者!

  “皇上!帮帮忙吧!”顾天辉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怜我顾家就这么一根苗啊,我顾天辉十三岁从军,一生征战无数,把一辈子都给了神宇,从无名步卒做到了兵马大元帅,到头来居然连自己的孙子也保不住吗!??老天,你不开眼呐!!!”

  痛呼之间,似乎是真的出动了伤心事,索性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皇上!”旁边被顾天辉拉来结伴的几位老臣终于看不下去了,一起跪到在顾天辉身边,秉道:“愿皇上开恩,救救啸天王世子吧!”

  “皇上,皇上若是坐视不管,恐怕天下人会以此寒心啊!民心乃是社稷之基,一株灵药固然珍贵,但是民心散了,可更加可怕啊!”有人劝道。

  痛哭中的顾天辉睁开一只眼看了一眼说话的谢太傅,心道还是你够哥们,然后继续痛哭流涕。

  “皇上……”

  “皇上……”

  “皇上啊……”

  “够了!”皇上猛地一拍玉案,“朕知道了,朕给你就是!”

  哭声立止,顾天辉跪倒,连连磕头,“谢主隆恩,谢主隆恩,老臣回去后立刻遣人……哦不是亲自将那中级灵药和中级灵器送来!”

  “你自己留着吧!”皇上面色阴沉,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

  皇宫门口,顾天辉心满意足地抱着一个精致的白玉小盒,回头看了一眼大殿,心道,这不算欺君之罪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今天三更,第二更在下午两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