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圣安城中一片素缟,同时也是草木皆兵,原因只有一个!

  军方巨擘,神宇帝国唯一异性王侯啸天王的世子被刺杀了!

  那个拥有四大公子席位的孤鸿公子,一曲《岂生性嗜酒》传唱大陆的孤鸿公子被刺杀了!

  啸天王为此吐血三升,一夜白头!

  神宇皇帝大怒,禁卫军倾巢而出,一夜围城,全力追绞刺客!

  对于顾鸿鸣护卫口中可疑的诸葛世家和江东历家,啸天王更是分别派精兵团团围住限时三日给出足以证明清白的证据,否则片甲不留。

  风声鹤唳的气氛中,心思灵敏的人已经嗅到了尸山血海的味道。啸天王的声望虽然如日中天,但是人丁凋零之下就知得顾鸿鸣一子。如今这仅存的香火也被刺客袭杀,顾家在绝望之中已经变得疯狂。

  凡是与顾家交恶的人无不两股战战,生怕顾家怀疑到自己头上。平时他们或许不怕,但是面对一个随时准备拼命的顾家,没有人干在这时触其霉头。

  普通人倒是愿意为顾鸿鸣发出一声由衷的叹息,据说这顾鸿鸣虽然出身高贵,但是没有一丝骄奢之气,待人平和。而且这位孤鸿公子才情出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乃是家家户户教书育子的榜样。

  更有不少闺中少女为其伤心垂泪,感到再也找不到似顾鸿鸣这般如意的夫婿人选。

  城中央顾家大院,白绫飘飞,哭声四起。大堂里举行的,正是孤鸿公子顾鸿鸣的葬礼。

  一口红木大棺被安放在大堂中央,前置一尊香案,三个蒲团,青烟袅袅,熏红了堂内所有人的双眼。

  啸天王夫妇站在棺材前,向每一个前来悼念的人回礼。

  “王太医些长孙前来悼念啸天王世子,奉青铜香炉一尊……”

  老迈的太医由孙子扶着,踉跄着走上前来,见到顾啸天,立刻就要跪下去,“啸天王,老夫无能,没能救回世子,请啸天王降罪!”

  “王太医不可!”顾啸天一惊,赶忙冲上来扶住王太医,颤声道,“是天命如此,犬子命运多舛,何怪太医!?”

  “孙儿,你快去拜别一下世子殿下。”王太医被顾啸天搀住,跪不下去,长叹一声站了起来,吩咐道。

  “皇上驾到~”一声尖锐的报道,接着便见一大群人从大堂门口涌了进来。

  啸天王与王太医对视一眼,赶忙走上前去,大堂中的呼啦啦全部跪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神宇皇帝面沉如水,说道,“宣旨吧。”

  “啸天王待世子接旨~”一个小太监从皇帝身后走了出来,嚷道。

  啸天王身形一震,腰板再度向下弯了一些。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啸天王世子顾鸿鸣惊才艳艳,名扬大陆,为我神宇争得不少荣誉,然天妒英才,为人所害。现追封顾鸿鸣御前侍郎,封玉良侯,赐黄金万两,丝绸千缎。钦此~”

  “臣接旨!”啸天王再拜,从太监那里接过圣旨。

  “平身吧!”皇上如是说,接着上前抓住啸天王得手,关怀道:“爱卿节哀,贤侄的故去已成过去,爱卿可要爱惜身体才是!朕这万里河山还要你来镇守呢!”

  “谢皇上!”啸天王恭身。

  “嗯,怎么样,凶手查到了没有?”皇上关切地问。

  啸天王神色黯淡地摇摇头,“诸葛世家和江东历家都给出了很完美的证据,似乎真的不是他们出的手。”

  “谢太傅携公子悼念啸天王世子,奉白玉枕一座……”

  这时,又一道喊声响起,顾啸天听后眼前一亮,忙迎了出去。

  太傅和谢公子谢坤行完礼后,立刻被顾啸天揪到了一边。

  “啸天王,您这是?”太傅被啸天王的举动弄得不明所以。

  “谢坤,我问你,”啸天王顾啸天直接忽略了谢太傅的问题,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谢坤,其中猩红的血丝清晰可见,“我儿是从你家出来后遇刺的,那时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有没有什么异常?”

  谢坤眼睛也有些发红,顾鸿鸣被他视为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皱着眉头想了想,缓缓地摇了摇头。

  “他当时只是说倦了,我劝他留宿在我家,他不答应。只是向我借了一名家丁,将他的一名护卫换下来,那名护卫在世子离开后很长时间才走,但是走的很急,似乎是赶着报信。”

  “世子那时怕连累我谢家才冒死回府的啊!”太傅长叹了一口气。

  “鸿鸣贤侄使的这出替身之术不可为不聪明,”皇上也是叹了一口气,“如果来的不是两位凭虚高手……”

  这时,一个老仆走了过来,对顾啸天说:“王爷,时间到了!”

  顾啸天虎躯一震,眼睛迅速的红了起来,几乎是嘶哑着说出来:“送我儿入土为安!”

  “是!”老仆抹了一把眼泪,退了出去。

  “嘿!”八个精壮大汉大喝一声,将红木棺材抬起,缓缓出了大堂。

  “儿子!”啸天王夫人悲呼一声,追了出去……

  深感城外,顾家祖陵。

  棺材缓缓落地,旁边早已经撅好了一个巨大的墓坑,各种金光闪闪的陪葬品摆放其中,中间空出一块是放棺材的地方。

  “慢一点,放!在放!”

  咚!棺材终于被放进了墓穴,顾啸天望着地面之下的棺材,忽的感觉一股悲愤用上心头,当即发箍炸开,头发尽数上指,目眦尽裂。

  “我儿魂去,此去险远,你放心,为父一定帮你寻出凶手,碎尸万段。儿子,你放心的去吧!”

  声音嘶哑凄历,周围人无不黯然神伤。

  但就在这时,一个怪异的声响陡然在人们耳畔响起,令他们顿时毛骨悚然!

  咚!

  人们紧紧的盯着墓穴中的棺材,因为那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咚!

  又是一声!

  “哇!有鬼啊!”有孩子经受不住,哭出声来。

  咚!声音越来越像,人们听的清楚,那分明就是从棺材里面敲击木板发出的声响!

  “难……难道是诈尸!?”谢太傅颤抖着身躯,面色苍白!

  o,酷匠网w"正$版首p…发

  “你们!”皇上也是震惊莫名,指着负责抬棺的人,叫到,“快快取土,将棺材埋了!”

  “不!”这时,啸天王夫人凄历的哭声响起,接着她整个人已经扑了出去,“一定是鸿鸣醒过来了!一定是鸿鸣醒过来了!”

  顾啸天一把抓住就要扑过去的夫人,脸色变化不定。

  他同样希望是顾鸿鸣突然醒转,但是诈尸一事同样不同小可。

  诈尸在民间常有传说,通常是怀有极大怨念的人死而不僵,化作僵尸乱杀无辜。僵尸力量极大,铜头铁壁,没有痛感,简直就是杀戮机器。

  而现在皇帝就在旁边,万一打开了棺材真的是诈尸,岂不是将皇上至于危险之中?

  咚!咚!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几名大汉接到命令后开始往墓穴中倒土,不一会土层就覆盖了所有的陪葬品,只留下一半棺材裸露在外。

  “放开我,王爷你放开我啊!”夫人痛哭着,哀嚎着。但是顾啸天的手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他只是紧紧的盯着墓穴里渐渐被淹没的棺材,心中犹豫不决。

  喊一声,只要一声!僵尸是不会说话的,只要棺材里传出来一声话语,顾啸天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击碎棺材,救回儿子!

  咚!咚!

  但是,回答他的就只有单调的敲击声,而且就连这敲击声也在随着土层的加厚而渐渐减弱,只听见频率越来越快。

  咔!就在这时,一道破碎声响起,那几乎被土层覆盖的棺盖上,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顾啸天瞳孔一缩,带着夫人身形暴退,同时大喊出口,“保护皇上!”

  咔嚓!裂痕越来越大,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棺盖的震动。

  众多兵士将皇上团团护卫起来,长剑出鞘,紧紧的望着墓穴中的动静,大气不出。

  “好大的力气,红木的棺材居然承受不住!果然是诈尸吗?”众人惊疑不定。

  顾啸天长刀在手,站在最前面,紧紧地盯着棺材。内心却是很渴望,出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我儿子,还是僵尸!

  咔嚓!咔嚓!棺盖已经完全破碎,木屑乱飞!

  轰!一块木板飞出,空洞处,一条鲜血淋漓的手臂狰狞地伸出来!

  看着那鲜血横流的手臂,顾啸天的心思猛地一沉,果然,是诈尸吗?

  咔嚓!另一条手臂也破开棺盖,伸了出来。

  顾啸天终于绝望,猛地握紧手中的长刀,准备苦战。

  轰!一声巨响,整个棺盖被掀起,扔在棺材一边,一道消瘦的身影,猛地在棺材中站了起来!

  顾啸天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心中一阵绞痛,但见你那空洞的眼神,冷漠的面孔,终于死了心,“保护皇上!若是他上前来……全力绞……”

  一句话没说完猛地噎住,因为他看见那刚刚破棺而出的“僵尸”晃了几晃,居然缓缓的倒了下去。

  突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手中刀剑当啷落地,当先冲了出去,“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