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大陆,东云汀洲之出云帝国国都圣安城。

  看#正版P章节上酷匠网nW

  时至深夜,风消人静,缺月挂疏桐。城中官道上,一行八人抬着一架小轿正急匆匆地赶路。

  “公子,都这个时辰了,为什么您一定要赶回家呢?何不留宿于谢公子府上?派小人回王府报一声便可。”八人之中,四人抬轿,另外四人持刀护送,眼神犀利。其中一人靠近小轿,恭声问道。

  “我与谢公子交情不深,留宿多有不便,”轿中传出一道淡淡的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倦意,“你等快些赶路,今晚恐怕不平静。”

  “公子可是发现了什么!?”轿外带刀的四人面色一寒,青锋即刻出鞘,如临大敌。

  “暂时没有,快快赶路,免生波折。”轿中的声音依旧平淡,无喜无忧。

  四人松了一口气,收了刀,向抬轿的人挥挥手。一行人重新上路,速度比之前又快上许多。

  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小轿已经行出了很远,又有人靠近小轿轻语:“公子,再过两条街就到王府了,今夜应该无事了。”

  轿内没有人回答,却响起了一道琴声,伴着悠悠地吟唱:“岂生性嗜酒,却哪堪,覆水湿天,青丝白首。只影何向路幽幽,相怜难促相守,离别去,夜半风透,昼醒尽逗泪空流,再相看,无语人消瘦,风吹雪,发缠眸。

  自问人生凄凉否,只道是,尘世如酒,甘辛皆有。何须固求把执手,明日异道奔走。怎落得,恨成伤,无人与苦诉衷肠。恰须臾,在深夜痛啼,一年来,牵眷否?”

  曲罢,轿中的人复吟道:“无争世间珍奇事,偏将仇像淡泊人。暗中的高手,你们出来吧。”

  “什么?”带刀的四人亡魂皆冒,忙抽了刀,寒刃泛光,气氛骤冷。

  而四周却依旧寂静无声,残月冷眼地俯视着一切。

  “公子?”没有发现异常,一人望向小轿。

  “我虽然不能保证今天能活着回到啸天王府,却能让王府的每一个人知道是城北诸葛世家杀了我,届时万乘所向,十个诸葛世家也将化为废墟。”轿中的人却仍不死心,自顾自地说着,“你们若是不信,自可继续隐匿。”

  “哈哈,好一曲《岂生性嗜酒》!”这时,一道大笑声响起,接着从前放院墙上跳下一个人,全身黑衣紧束,只留一双冰冷的眼睛在外,“不愧是有孤鸿公子职称的啸天王世子顾大少,这份才情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道里确实无人能及。”

  他挥了挥手,便见四周阴暗的角落里接连闪出人影,隐隐将八人一轿包围起来。

  仿佛没有听见那人话中的讥讽味道,轿中的人轻笑一声,“以武为尊?我顾鸿鸣纵是没有缚鸡之力,想要灭你江东历家,便叫你死上十次仍不自知也不是难题。”

  “哼!”黑衣首领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阴狠和惊愕,旋即冷笑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鄙人诸葛碧宵,公子方才便已经猜到了今日乃是我诸葛世家所为,怎的又变了说法?我等今日既然出来相见,便是有了十足的把握讲您留下。任何花招都是徒劳,公子还是坦诚些,出来见上一面,然后由在下送您上路吧。”

  “你无非是怕我找人替身,我便出来见你一面又能怎样?”小轿中的声音带着轻蔑。门帘被掀开,一道高挑的身影走出小轿,斜睥黑衣人。

  “不愧是青云四公子之一的孤鸿公子,这份才华和形貌都是当世翘楚。只是您这一身荒废了的修为,实在让在下的这次刺杀来的轻松啊。”黑衣首领嘿嘿笑到,语气戏谑,引来一阵哄笑。

  顾鸿鸣看着笑作一团的黑衣人,看起来他们真的没有把刺杀自己当做难事,心中难得地生出了一股恼意,“江东历家的子弟,都是这么不堪吗?”

  笑声戛然而止,有几名黑衣人目中喷火,顾鸿鸣看在眼里,脸上冷笑浮现。

  黑衣首领面色阴沉:“公子此言何意?诸葛碧宵粗人一个,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顾鸿鸣放声大笑,“既然你不肯承认,那就让我一点点撕下你的伪装吧!第一,世人虽知我顾家与诸葛世家有隙,在王府门口杀了我以引起顾家最大的恐慌和绝望看似符合诸葛世家的动机,但是这恰恰是与我顾家相互忌惮的诸葛世家做不出来的!我顾家掌有神宇帝国一百三十万兵马,试问哪个世家经得起一百三十万兵马的一次冲锋!?所以诸葛世家不敢冒险。

  第二,诸葛世家虽然想立刻灭我满门,却不会在找到可以代替顾家支撑军政的家族之前动顾家,否则顾家一倒,军方必乱,神宇帝国危矣。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诸葛世家老爷子诸葛天机忠心耿耿,的第一个不会同意。另外还有第三,也是我最终肯定你不是诸葛之人的原因,你知道是什么吗?”

  “愿闻其详,”黑衣首领双眼微眯,杀机毫不掩饰。

  “请问诸葛世家之中,有粗人吗?”顾鸿鸣冷笑着看着黑衣首领。

  “这……”黑衣首领一愣,他方才自称粗人,想不到反而暴露了自己,诸葛世家以神机妙算出门,一家子都是出名的精明。身份败露,他反而笑了起来,一挥手,“片甲不留!”

  “杀!”黑衣人纷纷亮剑,一窝蜂涌了上来。顾鸿鸣的四个带刀护卫也不含糊,毫不畏惧地举剑相迎,这些人进都是些死士,把牺牲视为荣耀所在。

  一时间刀风呼啸,剑鸣铮铮!黑衣首领提着刀站在一边看得赏心悦目,似乎在欣赏一席血腥盛宴。

  就在这时,百丈之外一下子亮起来无数火把,更有沉沉的马蹄声传来,似乎是有一支万乘之军正向这边倾压过来,不一会,便有喊话传来:“大胆刺客,立刻弃剑伏法,否则杀无赦!”

  “是啸天王的亲兵!”黑衣首领目眦尽裂,不可置信地看着顾鸿鸣,“你是怎么做到的?”

  顾鸿鸣卓然立于刀光剑影之中,望着黑衣首领的目光充满嘲讽:“仍然是替身之术,不过换的是我的以为护卫而已。”

  “该死!”黑衣首领瞳孔一缩,面色狰狞地大吼,“全力击杀!”

  “动手!”忽然,一直疲于躲避刀剑的四名轿夫悍然暴起,原本飘摇不定的守势顿时稳固,黑衣人措手不及之下,瞬间有两人身首异处,七八人撒血。

  这四名轿夫,才是真正的高手!

  顾鸿鸣伸出一根手指对着目瞪口呆的黑衣首领晃了晃,轻声道:“扮猪吃虎。”

  “可恶!”黑衣首领咬牙切齿,却接着笑了出来,“喋喋…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一劫吗!?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做绝望吧!”

  言罢,他猛地拔剑,脚下一蹬,青石地砖顿时龟裂,他身子化为一道黑线,前头一点刺眼的寒光,直奔顾鸿鸣的咽喉而来。

  一名轿夫见状,瞳孔一缩,惊叫出声:“凭虚境界!!?”

  “什么!?”顾鸿鸣终于变色,世间以武为尊,凭虚境界已经超出了寻常武夫之列,足以列身高手之林。顾鸿鸣的父亲啸天王,也不过是凭虚巅峰,就已经是千岁之尊。

  却说那黑衣首领架着剑光,眨眼间就到了眼前,冰冷的剑气刺得顾鸿鸣的脸一阵生疼,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

  “公子!”八名护卫有心来救,却是被人死死缠着,无法脱身,眼睁睁地望着剑光刺向顾鸿鸣。

  “结束了!”黑衣首领目露凶光,仿佛已经看见了利刃刺入顾鸿鸣咽喉,鲜血四溅的妖艳场景。

  “结束了吗?”顾鸿鸣感受着那冰凉的阴寒,心中轻轻一叹。

  “当!”就在这时,又一道寒芒乍起,直接阻扼了黑衣首领的攻势,同时一道低沉的话语响起:“我顾啸天的儿子,还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杀得了的。”

  “父亲!”顾鸿鸣猛地抬头,眼中闪出一抹激动。

  “躲在我身后,不要出来!”顾啸天提醒一声,立刻纵刀而上,与黑衣首领战作一团。

  黑衣首领怒吼连连,他虽然也是凭虚高手,却只得初级境界,较之臻至凭虚巅峰的顾啸天,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嘭!两人对了一掌,黑衣首领一个踉跄,狼狈地退回去四五步,目光阴狠地看着顾啸天父子,狠声说,“我说过,顾鸿鸣你今天必须死!”

  “不知死活!”顾啸天冷哼一声,再次挺剑之上。

  “嘿嘿嘿,你的对手可不是我!”黑衣首领冷笑一声,退开几步,原地兀地出现了另一道黑影。

  顾啸天的剑芒已到眼前!黑影一阵闪动,和顾啸天拼了几招。

  一击未果,顾啸天停住身形,“凭虚巅峰?”

  “呵呵,啸天王,久仰大名!”黑影的身影嘶哑难以入耳。

  “鬼嗓姜炙!?”顾啸天一惊,回头对着顾鸿鸣大吼,“儿子,快跑!啸天王府所属,保护世子!”

  “跑的掉吗?”姜炙冷笑一声,对黑衣首领说,“我拖住他,你去杀人,不得有误!”

  “好!”黑衣首领点头,身子再度暴起,向着顾鸿鸣冲去。

  “回来!”顾啸天挺剑就上,却被姜炙拦住,“你的对手老夫!”

  顾鸿鸣被一群亲兵围住,快速向王府跑去。黑衣首领追上来,立刻有十几名护卫冲上去阻拦。

  “一群垃圾!”黑衣首领杀意大涨,手上利刃不断收割着护卫的生命。

  锵!他怒喝一声,气势爆发震开挡在前面的亲兵,手掌长剑猛地掷出!

  “噗!”顾鸿鸣的身影猛地顿住,低下头呆呆地看着胸口突出来的剑尖,嘴角开始溢血。

  “儿子!”顾啸天闻声回顾,目眦尽裂。不顾一切地震开姜炙,向这边冲来。

  “任务完成,撤退!”黑衣首领满意的一笑,挥挥手,所有敌人顷刻消失。

  阴云笼上天穹,阴风呜咽。不时有电弧划破夜空。

  顾鸿鸣缓缓倒下,被顾啸天轻轻接住。

  “儿子……”顾啸天轻轻呼唤,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已是老泪纵横。

  “别了,父亲……”顾鸿鸣咳出一口血,忽的被一股激愤充斥了残破的身躯,嘶哑着大吼道,“老天不仁,若是有来生,我必逆了这天道!!”

  咔嚓!湛蓝长鞭刺破乌云,在众人头顶炸响,天地一阵通明,暴雨倾盆而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新书上传第一天,爆发 (第四更!)今天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