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老者似乎有一丝惊讶,随即大笑起来,“不愧是英雄出少年,素未谋面之人,仅凭我一点气息就能推测出我的身份的,你还是第一个。”

  见老者没有否认甚至是承认了自己的推测,顾杨眼里涌上了一丝丝凝重,而一边的凰影则是惊诧的瞪大了眼睛。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然是霸占世界杀手榜榜首两百年,十年未曾露面去仍然没有人能够动摇其地位的霜云剑主赵霜云!哪怕是顾杨,在前者创造的辉煌面前也要逊色几分。当年R国势力来华偷运国宝,赵霜云知晓后单枪匹马截杀窃匪三十人,抢回宝物。谁知R国不但没有以此为戒,竟然变本加厉挟持了赵霜云的联系人,这让赵霜云冲霄一怒,只身闯入R国皇宫,在三千近卫军里杀了个七进七出,更是砍断了R国上皇的一条腿,并在皇冠上刻下了四个字“好自为之!”。

  此役光是死在赵霜云剑下的人就有一千之数,由于太过于疯狂,世界各国随后一致悬赏击杀赵霜云。半年后有传言七国高手在昆仑山找到了赵霜云并与之展开殊死大战,随后双方八人通通失去了踪迹,没有人知道那一战的结果,也没有人敢断定赵霜云死了。

  十年后赵霜云现身在这个无名的小巷,岂不是说明当年昆仑山之战赵霜云反杀了七国高手!?要知道那七个人可是七个国家费尽心思培养起来的精英,随便一个都能轻松的行走王室皇宫,行刺一国之主!这是何等辉煌的战绩!

  顾杨盯着老者看了一阵,才笑道:“这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传说霜云剑主一身霜冰神功出神入化,触之生寒,寻常人瞬间就会被冻成冰雕。我虽不才,却也自信在这世俗中算个高手,另令我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的人屈指可数,而知其中有如此寒冷气息的人只得剑主一人。只是,依照传闻,当年大战只是您风华绝代,到现在也不过寥寥十年,为何现在看起来如此苍老,竟似耄耋之年?”

  “窥窃天机,天道不容。”赵霜云静静地听完顾杨的话,微微一笑,给出了回答。

  顾杨听完这八个字终于悚然动容,此前他只以为神棍之类无非就是把握所看之人的心理,招摇行骗罢了。而从赵霜云嘴里说出来的话完全打破了他的认识。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机,天道这些东西?

  将顾杨的神色变化收入眼中,赵霜云微微一笑,道:“我已决定不再出世,还请两位不要把老朽的身份透露出去。”

  “前辈放心,”顾杨点点头,眼里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当年初次听说赵霜云那一壮举的时候,他与其他年轻人一样热血沸腾,那时候赵霜云几乎成了他的偶像,如今这神一样的人物就坐在自己面前,却是如今这幅风烛残年的模样,不免令人叹息。

  )看正版‘t章:%节M|上fk酷●匠wk网Rf

  “哈哈,年轻人不必感怀,不如就让老朽帮两位算一卦吧,权当做培养后人了!”那赵霜云却是没有因此变得消沉,淡淡一笑,全然看不出伤感。

  “既然如此,那便算一卦吧。”顾杨见赵霜云如此豁达,点点头也不再矫情,抬起手放在了桌面上。

  凰影从一边走到近前,看着顾杨的眼光有些担忧,显然对赵霜云还是不大放心。

  赵霜云朝凰影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径自闭上眼睛,平息静气。

  赵霜云也伸出一只手,震了震衣袖,一根手指点在了顾杨的手腕上。

  一丝冰凉的气息瞬间进入顾杨的经脉之中,不一会便到达了四肢百骸。顾杨皱了皱眉,心道这是算卦吗,怎么看起来更像把脉。

  突然,赵霜云的气息猛的一震,潮水般地退出他的体内。顾杨疑惑地睁开眼,却正对上赵霜云震惊的眼神。

  “有什么不对吗?”看着赵霜云的神色,顾杨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赵霜云脸上的震惊只持续了一瞬间便恢复了平静,但却是逃不过顾杨的眼睛。但是赵霜云似乎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摇摇头,说道:“没什么,被你的实力惊到了。”

  顾杨眯着眼睛看着赵霜云,很明显是不相信赵霜云的说辞。

  赵霜云却不以为意,自顾自的说道:“观你之气色,竟有天机缠绕。一般的寻常生活是不会有什么天机的,可见你最近定然会有一次变故。”

  “哦?”顾杨收回了手,抱着膀子斜睥赵霜云。

  “变故即来,不可违也,”赵霜云接着道,“望君顺其自然,在变故中寻找转机,天机既然选择了你,便不会轻易将你置于死地,只要你能找到转机,便是顺了天道,应了天机,成就巅峰之日亦不远矣。”

  “哦?既如此,那前辈可有什么指点吗?”

  “莫要着急,老朽还没说完。”赵霜云眼底的震惊此刻全数收回,看向顾杨的眼神里藏着一丝笑意,“少年,你可知道,所谓天道,并不一定都是要顺的?”

  “……”顾杨和凰影相顾无言,内心却是再一次翻起巨浪。这个老头打今天和自己相遇一来就一次次语出惊人,谈话的内容更是想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万物法道,天地亦然。道又是何物?生存是道,情欲是道,人又何尝不能有自己的道?有了自己的道,为何还要去法那天道,为何不让上天也来法我的道?”

  顾杨怔怔的看着赵霜云,突然感觉他似乎不再是那个风烛残年的老头,而是一位睥睨风云的老神仙,弹指枯荣,挥手沧桑。

  “少年,我送你两句话,你且记好:正邪罔足论,是非未可知。参佛若无义,逆行则为真。”

  “正邪罔足论,是非未可知……”顾杨细细的品味着这一番话,竟觉得有一条崭新的道路出现在自己面前。

  “相聚总有散,今日想见,二位少年风采着实令老朽欣慰。”赵霜云微笑着,眼底还带有一丝满意的神色,“离别之前,我送你们每人一件礼物,以为纪念。”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个陈旧的小盒,古香古色,并无半点破损,可见平时十分爱护。

  顾杨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赵霜云就已经打开了小盒,两道金光闪烁而出,顾杨定眼去看,原来是两个小饰品。一个手环,做成了金箍的模样。另一个却是支金钗,上镂有金雀展翅,纤毫毕现,惟妙惟肖。

  一声惊呼,却是凰影看到了这金雀钗,登时双眼放光,扑上来捧在手里,看样子是再也舍不得放下了。

  顾杨无奈的摇摇头,也伸手拿起那个金箍似得手环,把玩了一下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凡:“这竟是一对灵器!?”

  “我用不到了,留在我这也是浪费。”赵霜云笑道,“你们赶紧滴血认了主,咱们就该分别了。”

  “既然如此,那就谢过前辈了。”顾杨也不是拖沓之人,谢过赵霜云后,于凰影对视一眼,同时咬破手指,逼出一滴鲜血滴在了金箍(金钗)上。

  鲜血滴在了金箍(金钗)上,竟像是滴在海绵上一样,瞬间变消失不见。与此同时,金箍和金钗发出了一道弱光,顾杨便感觉到自己和这金箍手环之间似乎建立了一种联系。

  两人压下立刻尝试灵器用途的冲动,双双冲着赵霜云抱拳道:“顾杨(戴暮雪)谢过前辈馈赠,定不负前辈厚望。”

  “嗯,”赵霜云满意的点点头,安然的接受了两人的谢礼,道:“诸事已了,老朽便告辞了,二位,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说罢,起身一跃,便已经掠出好几丈,再一跃,便鸿飞冥冥,不知所踪。

  顾杨和戴暮雪望着赵霜云离去的方向,眼中始终有着一丝疑惑。今晚之事处处透露着怪异,与其说是有缘相遇,还不如说是赵霜云有意在这里等着二人。若是这样,那赵霜云的目的又是什么?

  “前辈应该是没有恶意的,不然以他的实力没有必要跟我们耍心机。”顾杨摇摇头,不再考虑这些。目光转向手里的金箍,眼中腾起几分火热。

  灵器,一种世界上极为罕见的物品。滴血认主之后才能为人所用。功能强大,若为武器则劈金断石,攻无不破,若为容器则自称空间,装得下自身几百倍大小的物品!

  不愧是霜云剑主,灵器出手就是两件,这手笔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及的。

  顾杨有些迫不及待的把金箍手环套在了手腕上,发动灵力催动起来。

  哪知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就在顾杨的灵力刚刚接触到金箍的时候,金箍突然发出夺目的光彩,一股庞大的吸力从金箍中爆发开来,贪婪的吸取着顾杨的灵力。

  顾杨面色剧变,立刻停止灵力的输送,哪知在金箍的吸力面前,自己的阻遏就像螳臂当车,根本毫无作用。金箍扔在鲸吞虎噬,顾杨体内的灵力飞速的减少。

  “可恶,这是什么回事!?”顾杨气急败坏的大叫一声,脸色急得通红。

  然而就在他体内的灵力被吸食一空的时候,那股令人心悸的吸力也瞬间消失。顾杨只觉大脑一震,一幅澎湃的画面画卷一样在他的面前展开。

  漫天神佛踏云而立,形成了厚厚的包围圈。一道消瘦的身影伫立在圈内,手拄铁棒,目露金光。

  踏碎凌霄,放肆桀骜。

  “这是……齐天大圣?!”顾杨心神恍惚,但还是认出了这道身影。

  轰!整个画面瞬间崩碎,同时伴随着一道桀骜不驯的嘶吼,一首诗出现在顾杨的脑海:五行山下囚千年,誓将愤怨化诗篇。

  奈何胸中无点墨,乃作经纶万古传。

  以吾顽灵度功厄,孰缘得之须破天。

  紧接着,金箍爆发出璀璨的光辉,空间顿时崩碎,顾杨连同凰影都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卷了进去。

  远处,赵霜云卓然立在一颗大树之巅,望着这边的光华,眼角竟是滑下来一滴老泪。

  “大圣,终于有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新书求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