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地球。

  中国山西晋城市,一个没有名字的小巷。

  巷口有一棵千年老柏,根枝遒劲,枝叶繁茂。明月当空,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在树下撒下斑驳的碎片。清风徐来,树叶瑟瑟而动,抚平夏夜的躁动。

  时辰已然到了深夜,四下静寂无声。古柏的正下方,摆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小木桌,桌上香炉一座,青烟袅袅而起,随风飘散;甲骨一枚,细纹密布,有一些神秘。小桌的后面,端坐着一位老者,头发像一根根银丝随意的盘了一下便披在背后。老者微微垂着脑袋,似乎是在打瞌睡。老者身后,一根竹竿撑着一面短旗,旗上书“卜知身后事,占明眼前人”。原来这老头,竟是一神棍,从远处看,到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突然间,一道尖锐的犬吠声划破夜空,紧接着小巷深处亮起了灯光。一阵阵嘈杂混杂着叫骂声接连传出,似乎有人举着灯跑出了屋子,整个巷子的宁静被打破了。

  一道黑影在巷口古柏旁边一闪而没,经过老者的小桌的时候似乎还隐隐地顿了一下,接着消失在黑夜里。

  这时候,巷子里的人越聚越多,人人都举着武器,叫骂声也越来越吵。不一会就追到了巷口大树下,但是在看到老者的一刹那,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眼神中瞬间被浓浓的尊敬所充斥。

  老者似乎被惊醒了,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一干人,张口问到:“何时如此惊慌?”

  ~最新章Q)节Z(上酷匠{O网●

  老者一言既出,这边几十人的嘈杂立刻安静下来,一干人相互交流着颜色,竟没人再动言语。过了一会有人越众而出,对着老人作了一揖,恭声道:“回老祖的话,巷子里吴龚烈被杀了,我等这是在追拿凶手。敢问老祖可曾看见有人打这里经过?”

  老者眼皮轻抬,一双浑浊的老眼打量了一番说话的中年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并不曾看见。”

  “既然老祖说没看见,那凶手一定是没经过这里。”中年人恭敬地说道,“那么我等再去别处找寻,便先行告退了。”

  “慢着,”就在众人就要离开去别处寻找的时候,老者却突然发声,“那吴龚烈的行径我也有所耳闻,死了也算恶有所报,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你们不用费力气找凶手了,都散了各自回家休息吧。”

  “这……”中年人皱了皱眉,刚想说些什么却见老者的眼睛有重新合了起来,转念一想那吴龚烈平日里依仗着一丁点权势招摇于市欺男霸女的无耻行径,心里的愤怒忽的消减下去一大半。于是再次躬身说道:“既如此,便不打扰老祖休憩了。”

  老人没有回话,仍旧闭着眼静静地坐在那里。中年人见状,手一挥,率先转身回到了巷子里。后面的人面面相觑了一阵,脸上也尽都露出或释然或庆幸的表情,各自散了去,巷口不一会便重新归于静谧。

  又过了一会,端坐在古树下的老者突然摇了摇头,哑然失笑:“呵呵,到底是年轻人啊,果然还是沉不住气。”

  微风拂动,树叶沙沙而鸣,巷口依然安静如初,只有不远处墙角的蟋蟀叫了两声,似乎实在回应老者的话。

  “年轻人,”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复,老者不以为意,抬起头眼睛盯着不远处一个幽暗的墙角,眼睛幽邃如深潭,再也没有一丝之前的浑浊。他缓缓地说道,“你离开的时候我没有拦你,而你却去而复返,显然对老头子也是有这不小的兴趣。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叙,恰好左右无事,不如让老朽帮你算一卦吧。”

  一声叹息,从老者紧盯的方向转过来,墙角幽暗的夜色一阵扭曲,一道漆黑的身影现出形来,身形高挑,却略显消瘦,一身漆黑的夜行衣,充满了锋锐的气息,此刻他正眼神怪异地看着老者,沙哑地问道:“老丈是如何知道我回来了的?”

  “呵呵,你走的时候根本没有隐匿气息,却在经过这里的时候突然将气息尽数收拢,我便猜到你一定会回来。阁下血影皇的名头可是如雷贯耳啊,老朽行将就木之年竟然能目睹如此少年之风采,实乃人生大幸啊!”

  要是刚才寻找杀手的那一干人仍然在这里,听到了老者对这个年轻人的称呼,当然会吓得魂不附体。血影皇,本名顾杨,乃是当今世界杀手排行榜上最大的黑马!三年前出道,共接任务一百二十余次,每次都是雷霆而起,一击毙命,而后扬长而去。不管敌人是孤家寡人毫无防备还是位高权重警备重重,从来没有人能够阻止这位血影皇更别说留下他。一百二十余次人物,一百二十多个人头,一个不落,全都鲜血淋漓的摆在了雇主的案桌上。血影皇的风头,已经直追近年来不曾露面的杀手之王霜云剑主。而刚才那一干人居然叫嚣着要把血影皇缉拿归案,不知他们没追到是该懊恼还是该庆幸。

  顾杨,也就是那个年轻人,此刻已经来到了老者的小桌前,眉头微微皱着,显然老者给出的回答并不是他想要的,因为老者不仅知道他回来了,还知道他藏身的地方,刚才他之所以现身出来,不是因为老者的话语,而是因为他的目光已经不偏不倚地盯在了自己身上。而更不能解释的是,这个老人,居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一切都让一直一帆风顺无往不利的顾杨十分不爽,自己堂堂一个顶尖杀手,暗夜中的王者,居然被一个老头识破了身法,道破了身份。但是听老头的语气,是不打算说出来他是怎么做到的了,这让顾杨十分腻歪。

  顺手从小桌底下扯出一个蒲团,顾阳大刺刺的坐在了老者的对面。不得不说这血影皇确实艺高人胆大,就算你能看得出来我的行踪,我要走的话,你个老头子还能追得上我不成?他盯着老者的脸,发现刚才老者自己说的行将就木一词还真差不多,只见老者一脸皱纹纵横交错,寿斑更是比比皆是,看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脖子一歪一命呜呼。

  顾杨叹了口气,说道:“老丈逼我出来,是想做什么,我还急着交了任务回家看世界杯呢。”

  “哈哈哈,年轻人果然精力旺盛,”老者哈哈一笑,脸上皱纹一阵抖动,“既然如此那老朽就直言了,今天教血影皇出来,主要有一事不解,刚刚那一干人追你到巷口,而你却是只走不应,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杀掉其中几个,吓退余者再全身而退,敢问你为何不如此呢?”

  “就这个?”顾杨有些费解的看着老者,见老者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才站起身来,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傲气,道:“我顾杨虽为杀手,却从未滥杀无辜,一百二十余单,一百二十多条人命,全都是无恶不作,有取死之道的人。这些人明面上道貌岸然,背地里却藏污纳垢,无恶不作,以为自己八面玲珑,没人拿他没有办法,而我偏要治一治他们,顺便拿些报酬,养家糊口。人生在世须尽欢,遇见这种人不杀之,实在是不爽!”

  说着,他又坐回了小桌前面,接着道:“疑惑已答,既无他事,在下告辞。”说完站起来,转身就欲离去。

  “慢着,”就在顾杨准备跃身离去的时候,老者突然发声,顾阳便突然发现有一股强大到极致的气息锁定了自己,只要自己再向外迈出一步,就会收到这股气息的雷霆打击。顾杨脸上不露声色,但是心里却是翻起滔天巨浪,他惊骇地发现,这股气息的主人,竟然就是一直端坐在那里,不曾动作的老者!一瞬之间,高下立判,自己竟完全不是对手!

  “既然来了,又何必记着离去,老朽还记得要为血影皇算一卦呢。”老头仍是笑眯眯地,却突然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方位,“想不到名震天下的血影皇和凰影竟是一对鸳鸯,丫头既然你也来了,不如就一同出来说说话吧。”

  又是一个惊死人的名号,比血影皇晚出道一年的凰影,出手较少,仅有三十余次,但成果却是同样的无一失手。

  不远处,正是老者目光所及的地方,一道绰约的身影现出身来,同样是一身夜行衣,却遮不住曼妙的身材,面罩后一双秋水似得明眸,充满戒备的看着老人。

  “哎,”顾杨叹了口气,或许他刚才还想拼一把试一试能否突破老者的气息封锁,但是凰影的到来却是让他彻底放弃这个打算,凰影的实力比他还要弱一线,若是老者转而针对她,她是绝对没有可能逃脱的。苦笑一声,想不到我堂堂血影也有沦为鱼肉的一天。转身,冲凰影摆摆手,走回到老者的小桌前坐了下来。

  “既然老丈要算,那我就算一卦。只是老丈一介杀手之王霜云剑主,竟沦落到这里算卦营生,是不是有点晚景悲凉了呢?”顾杨说着,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直对老者,锋芒闪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幽灵将军说:

新书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