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詹柏城询问我。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知道那厮的下落了,同时我也知道张馨的下落了。”

  “张馨好救吗?用不用我们帮你?”候吟豪迟疑了一声说道。

  “救是好救,就是可能会麻烦一些。”我思索着苦笑一声看向候吟豪,“你们去抓夜行,给我时间救人。”

  詹柏城点了点头,而候吟豪则是不多时给我一张纸。

  “上面写了一张银行卡的号和密码,里面有些现实中花的钱,你可以拿去用,也许可以救急。”

  我一愣神,“你给我钱干啥?”

  “张馨在酒吧?”

  “你咋知道?”

  “夜行那厮就乐意去酒吧,然而聪明人的做法就是灯下黑。只有这样才会让要保护或者隐藏的人真正的安全。”候吟豪嘴角翘起一抹弧度,淡淡的说道:“本来我也猜不到,可是反其道而行之,就猜到了。”

  我不仅对候吟豪竖起了大拇指,这厮脑瓜子还挺好使。

  “好了,你快走吧,我们也马上去抓夜行。”詹柏城对我这般说道。

  然而我却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擦,你想的美,把这里的血尸晶收了,咱们对半分。不然,哼,老子找隔壁老王去。”

  “你不是不认识他吗?”詹柏城忽然一副被看穿了的样子,好尴尬,然后连声询问。

  “你咋知道我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我忽然故作神秘的笑看着詹柏城,让他一阵无语。

  “好好好,收。对半分。”

  “哼哼。”

  ……

  一个小时后。

  “快滚!以后老子再也不想看到你!”詹柏城咒骂了我一声,然而我也不生气,嘿嘿一笑,对着他和候吟豪挥了挥手。

  分血尸晶那可是非常愉快的,我只是耗费了一次技能使用次数,然而却换来了一大片几百金币,还用隔壁老王吓唬他们,可是让詹柏城气的够呛。

  “以后不要见面了,钱也不用还了,就这样。”候吟豪也是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他现在还是那副侠客的样子,至于何时变回俩人,我也询问了,他说要等技能冷却,现在还不行,至于多少时间也没说我也不好去问。

  “薇薇俺要回去。”我对薇薇说了一声,然后她就直接带我走了。

  不多时回到现实中,我恍惚是在做梦一样,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是有些懵逼。上一次回来的时候就是很不舒服,这次则更加强烈。询问了薇薇后她给我解释……

  “这很正常,突然把您扔到沙漠中,然后又给您送回来,必然会产生反差,这是心理发差,精神反差。哦,如果您不明白,还有这种解释您就明白。玩游戏时间长了,等你回归到现实,总会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不是吗?这是一样的,习惯就好。”

  我点了点头,然后去厕所洗个脸,转身走出了房间。

  然而我却差点儿一屁股做地上。

  这是哪?

  林业酒吧!

  而且是闹吧!

  各种激情四射的DJ,各种喧闹咆哮的乐曲,同时舞池,还有周围诸多人都在随着音乐而摇摆,欢呼,呐喊,尽情的释放内心的压抑。

  并且随着闪光灯的不断闪烁,一股股烟气混杂着浓郁的酒气还有劣质香水味儿弥漫四周,让我很难受。可是却又感觉内心一股原始野性在被释放,那种蹉跎在两个感觉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当然,还有一些少女,似乎故意的把衣服脱下,让酮体暴露在酒气烟气之中,随着DJ,乐曲,舞动在闪光灯下,周围的男性揩油,欢呼,更是有些人说着一些赤裸的脏话,然而他们不仅不反感,反而很高兴一般,不断卖弄……

  我发现他们其中有些是学生,可是却如此的……

  我不想去发表任何议论,毕竟人各有各的活法,我摇摇头,想要出去喘两口气再进来,因为张馨无巧不巧就在这里。所以我要找到她。

  然而我刚走没两步,一个正在舞动身姿的美妞儿朝着我走了过来,眼神充满了不加掩饰的放荡和勾引。

  “小帅哥,一起玩会儿啊。”说着竟然一只手直接奔着我下面摸去,还……

  “啧啧,本钱不小呢,姐姐我好喜欢呐,需不需要姐姐帮你清理一下上面的污渍?让你感受一下?”

  我有些尴尬,但是又有一种冲动想要去尝试,同时身体自然而然有了反应,毕竟老子是爷们儿,还是处男,这玩意儿……

  不是自己说控制就控制的。

  “嘿,美女,一起去跳会儿?”忽然在我身旁又出现一个男的,挺着将军肚,一脸的大肥肉,看上去,不说丑,反正……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但是美女却眼睛放光的朝着他走去,直接无视我。

  “帅哥邀请人家自然答应呢。”美女直接双手环住男子的腰,额,虽然扣不住,肚子太大,但是却一脸的喜欢。

  那男的则是直接双手上下齐动……脸上满满的猥琐。

  至于美女为何远离我很简单。

  那男的腰间挎着一脸‘别摸我’「BMW宝马」的钥匙,那腰带我也在网上见过,阿玛尼的。左手腕,劳力士,脖子上,大金链子……

  虽然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可是……

  却是所有女人的最爱!

  不是说女人势利,也不是女人爱钱,而是……

  社会逼的她们不得不喜欢!

  对于她们的想法,我曾经大致研究过有些想法,虽然看的浅薄,可却绝对挺有道理。

  少女可能更喜欢帅哥,长得帅,哪怕高冷,不会说暖心的话,她们也会不在乎。但是二十几岁的女子,尤其是大学毕业,或者正在大学,她们就不会这么傻,因为长得帅,真的不能当饭吃!

  尤其是现在人与人之间的攀比心如此之重,想要的包包你买不起,想要的衣服你买不起,谁跟你呢?觉得女人虚荣,可是,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评价?

  女人不管如何闯荡,除却那些女强人,都是想要一个好的归宿,一生无忧。你只能给予精神上的爱情,却不能给她物质上的满足,她凭什么跟你?未来呢?

  除却一些拜金女,大多数普通女人她们要的很简单,有个安稳归宿,足矣。如果这些都给不了,还是,屌丝单身吧。

  “爱情,始终是建立在同等金钱和利益的基础之上而成的,不然,只是扯淡。”我摇摇头,转身默默离去。

  现在还是学生的我虽然不去想太多,当下开心就好,可是有些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想,都说人生来是没有三六九等,可是社会地位,贫富差异为何会这么大?

  当然,也有些人是自己不上进,那一事无成也没有任何资格怨天尤人。人生,还是要去拼的,至少不会活得太惨。

  惆怅的抽了跟烟,缓解一下精神疲劳,然后我就转身直奔酒吧走去,随后拥挤过很多嗨皮的人群直奔酒吧的后面走去。

  这个时候不是去感悟人生,扯屁的时候,张馨还是要救回来的。

  不多时,来到一处走廊,这里有诸多房间,类似于宾馆,这里是供玩乐的‘大战’用的,你懂得。

  而我从那俩人的记忆中我得知,张馨就管在了最后一间房间之中。

  然而我刚走两步,忽然两个黑衣壮汉从房间走出,带着墨镜,看不到眼神,但却给人一种压迫感。

  “小子!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滚出去!”

  “哎呦我擦!”我顿时一脸不爽,“我来住房还不行?”

  “有卡吗?”

  “没有!”

  “没有你废什么话!滚出去!”左边一人声音粗犷的对我大吼一声,作势双臂伸出,那隆起的肌肉块儿,还TM挺吓人。

  如果是以前我会马不停蹄的跑,然而现在……

  “你TM在说一句试试?”我面色冰冷的看向他,丝毫不怕。

  “草!”他也不说别的,冷哼一声,直接就是一脚奔着我踹了过来,速度很快。

  然而……

  “你老母没有告诉你,打你爹我是不对的吗?”

  我抬手攥拳直接奔着他的腿砸去!

  砰!

  咔嚓!

  一声脆响,这货顿时一阵后退。一个措手不及,咔嚓一声骨骼之音传出,也不知道哪里碎了,反正就是在惨叫。

  另一人有些慌张,但却二话不说一个标准的上步直拳打来。

  我有些慌张,毕竟专业的就是专业的,然而却不怕!

  “还打你爹!老子可要使用家法了!”

  抬手一拳,想要和他拳头相撞,可是他却虚晃一招,抬起另一只手直接对我一记摆拳!

  “草!”

  我冷哼一声,猛然一脚传出,也不管他的摆拳。

  谁知在即将踹到他的时候,他却猛然上前一步,我靠,顿时躲开!

  紧接着又是一拳打出!

  “妈的!”我顿时有些着急,我有些铁拳砸蚂蚁的感觉,看似一拳出,地裂山崩的赶脚,可是却连蚂蚁都打不死!

  这一刻深切的明白,会打架和力量大,不是一个概念!

  /更0☆新◎&最快o上o酷匠=网^N

  “迷魂!”

  我低喝一声,身前此人顿时懵逼。紧接着我猛然一脚踹出,顿时让他起飞!

  呼!

  我有些气喘吁吁,主要是惊魂未定,尼玛差点被一个普通人给收拾了,好TM尴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客官不可以4421说:

  咳咳,求撸撸和挖掘机。第二章到,第三章稍后就到。感谢各位打赏,无能为报,只好多多码字,各位开心,我也知足。「可能有些地方有些偏见,但还请勿喷,因为这种事情,太多了。有不对的地方欢迎点出。同时,如果有人能感同身受,我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