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看表,晚上7点,又看了看身前桌子上,那出自何芳的手艺,做的一大桌子菜,我一时间就想要把他们全部吃光。

  只不过……我不敢。

  因为坐在我一旁的何芳和林英三人还没有开始吃,我,我如果动手,那吃那要挨揍的。

  你看,我的手……两个筷子的深深红印……

  “还不吃?都等了半个小时了。”我捂着咕咕叫的肚子一脸无奈的看向何芳四人。

  “着什么急,还有一个人没有来呢。”林英白了我一眼说道。我一阵好奇询问是谁,可是林英却不说我也是一脸无奈。

  何芳看了看我轻轻一笑,“也不是什么人,只是照顾我的一个前辈,今天突然打电话说要和我聊聊,本来要请他出去吃饭的,可是他却很随意,就让我在家给他做了一桌。对了,你等会儿可别乱说话啊,这个前辈吃饭的时候很有规矩,讲究食不言寝不语。吃完再聊正事。你如果给我丢人现眼,小心我让小英收拾你。”

  我看着一脸凝重的何芳和一脸得意的林英也是苦笑一声,默默点了点头。

  唉,谁说的拿着别人的小辫子就可以控制他,为所欲为来着?

  来来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你丫的看看老子的窘困!

  明明拿着他们的把柄,可是却对他们没有一点儿办法!

  不过我也不傻,我不可能给何芳拆台,毕竟以后也许就是自己的禁脔了,可不会给自己脸上抹黑。

  又是等了十几分钟就在我饥肠辘辘的时候,终于何芳的手机响起了,然后立刻欣喜的站起来,带着我和林英三人去开门恭迎。

  我内心一阵不屑,这个前辈还真是操蛋,用不用这么装逼?竟然还要这么正式,我平生最恨这种人,摆什么架子啊,有能力大家自然会尊敬你,没能力叼毛不是!

  然而当何芳把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来人,一时间有些……懵逼!懵的不要不要的!

  因为来人……竟然是刚刚从万能界分开的孙德贵!!!

  在万能界的孙德贵易容了,可是后来他也给我看了本来样子,毕竟以后现实中要见面,我自然要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现在的孙德贵没有了万能界那么胖,只不过那吨位也是不小,绝对有二百斤以上!而且个头不高,关键是头还大……

  见过刘欢大哥不?

  孙德贵的样子简直就是完美的避开了刘欢大哥的所有优点!

  只剩下了刘欢大哥那一生伤痛的缺点……

  …看@正b版‘章$M节R上酷o匠;网:◇

  头大脖子粗……

  草,脖子呢!

  身宽体胖……

  嗯,怎么说呢,还好何芳的家里门两边都可以打开,大概有两米的宽度,不然……今天的晚宴就要在外面露营了!

  那大肚子……

  我的天啊!

  肥油颤抖,波动涟漪,走起来,颠啊癫啊……

  当然这些我就忍了,因为我震精啊!愤怒!

  这孙德贵是故意的吗?!

  早不来晚不来非要今晚过来!

  不知道晚上我要和何芳为了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人类的繁衍而努力吗!

  我刚要说话,可是林英却走到了我身边,一下子掐到了我的胳膊上,脸上依旧是带着温柔甜蜜的微笑,可是手劲儿……真大啊!

  谁说女人的本事就只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来着?

  靠!

  会不会数数,还有一项神技:掐、拧、转、倒转,再正转……

  我想大叫,可是林英却是低声低语,“你敢乱叫,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我忍!

  只见何芳温柔一笑,“孙老师,好久不见啊。”

  孙德贵呵呵一笑,然后忽然看到了我,面色顿时一僵,“我日,你怎么在这儿?”

  何芳顿时一脸吃惊的看向孙德贵和我,我能明白,她也一定是震精了,不,是震卵……

  林英也随之松开了手,让我感觉一阵舒服,尼玛好痛啊,低头看,……红了!

  孙德贵似乎也是发现自己口误说了粗话,毕竟他可是……

  教育工作者……

  轻咳一声,随即轻笑的看向何芳说道:“大锤咋在你家里?”

  何芳也是面色有些怪异,不过随即恭敬的说道:“她是我的学生,因为成绩不好,所以我让他在家补补课,没想到您今天会过来,所以就让他在家了。您和大锤同学认识?”

  孙德贵看了我一眼,我也是紧紧的盯着他,然后他说……

  让我差点儿气死!

  “曾经一起吃过饭,这小子吃的比我多,可是让我记忆犹新呢。”

  卧槽!我要夯你个二、逼!

  咱俩吃饭尼玛谁吃的多!

  啊!苍天啊大地啊,劈死这个憨货吧!

  何芳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我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是随后索性没有再出现什么事,而我也没有拆穿,不过我的眼神却很冷的看向孙德贵!

  你大爷的,污蔑我,我要让你好看!

  进了屋里之后,开始吃饭,因为孙德贵的臭规矩不能说话,大家都不说话,而我……哼!

  “孙老师,您多吃点儿!您现在身体不好,可是要补补,来来来,吃韭菜壮阳,鸡蛋,补精。山药,补精……”

  我一副好学生的样子,给孙德贵夹菜,而何芳和林英见到我说话也是眉头紧皱,而当听到我这么说更是目瞪口呆。何芳更是更吓得筷子都要掉了。

  然后同时看向孙德贵,可是孙德贵的表现让他们震精!

  “好好好,小家伙很有礼貌啊!对了,你也多吃点儿,瞅你干巴的,有我一半就好了。”孙德贵呵呵一笑,看的何芳也是目瞪口呆,我能明白,她此时肯定在想,怎么对我这么好。

  我一阵暗爽,看来何芳很好奇,然后晚上会来问我,然后……咳咳。

  终于很快吃完,只不过都是我和孙德贵说话,何芳和林英哪怕是知道能够说话,也是不敢。

  至于收拾碗筷时,我本要和孙德贵聊两句,可是林英瞪了我一眼,我一阵苦笑,只好要站起来,可是孙德贵却对着何芳说道:“小芳啊,你收拾收拾,我和大锤聊两句?”

  何芳点了点头,眼神充满了好奇很震精,然后我对着孙德贵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眼神:表现不错,是兄弟。

  我们走到沙发上,一边喝茶我一边询问,“死胖子,你咋来这了?”

  “靠,我还想知道你咋在这呢!本来要找机会和小芳探讨一下学术问题来着……”

  “你打住!”

  我一脸鄙夷的看向一脸正色的孙德贵,还学术问题?一定是俩人一起到小屋里,然后……

  那就不是学术了!那是‘行为艺术’!在某岛国简称为:av!

  “告诉你,何芳是我的。”

  孙德贵一愣,眼神露出色意,“啧啧,可以啊,原来你喜欢御姐,很好,有前途。”

  我直接白了他一眼,然后询问他到底得到了什么,可是孙德贵却是对我摇摇头,可是那贱笑的样子让我很想打他一顿!尼玛绝对是好东西!

  我当即也是忽然想起询问了一下系统,而系统告诉我之后让我一阵苦笑。

  “您在一级的时候有个任务没有完成。请张馨吃饭。难道您忘记了?因此您系统出现缺陷,此次经历却不能获得应该有的奖品。附:活该。”

  我忽然好想唱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女人没有鸡、巴好受罪……日!

  谁在乱改歌词……

  我和孙德贵聊了一会儿,约定回来找个时间见面,至于那个年级主任孙德贵只是说了三字:小意思。

  随后他又和何芳说会儿话就走了。哼,赶不走,小爷以后整死你。

  当孙德贵走后何芳果断把我拉倒了屋里,立刻询问我怎么回事。

  我自然不会说,反而低头看向何芳的胸……

  此时何芳穿的是一身睡衣,很漂亮,全部都是毛绒绒的,一头长发随意披散扎起,看上去有些慵懒,此时紧张的样子,看上去又是有些调皮,着实让我一时间感觉空气都温热起来,全身一阵干燥。

  何芳似乎看到了我的样子,脸庞有些通红,“快说怎么回事。”

  “额,我有些胀痛,还不舒服啊,一时间血液挤压,让我有些忘记了。”我有些苦笑,当然,是演的。

  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指向下方,嘿嘿,似乎吹箫是一件刚刚兴起的娱乐活动,很多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嗯,我也要试试,似乎很舒服吧?

  何况看到我的样子和动作顿时明白,一时间有些纠结,我也不着急,“那个,我忽然觉得我要找林英聊点儿学习上的问题,比如说,那个粉红色小型前头儿电动自转旋转棒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原理。”

  何芳顿时一把拉住我的手臂,面色有些尴尬。

  我嘿嘿一笑,啧啧,怕了吧,怕了就……

  “叮……第三项任务开启。脱光何芳的衣服,然后……打晕,回去睡觉。完成,奖励五个金币,完不成,后果……不堪设想。”

  我当听到前半句,简直要蹦跶起来,震精的甩出几滴来,可是……

  为毛要打晕回去睡觉!我日!天啊!杀了我吧!我不要这么做!能不能不要考验我!老子只是一个屌丝!不是圣人啊!就算圣人我也不信他不想多瞅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