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后,平原上六个人正悠闲地走着,三个小时让六个人找到了两个小队,拿到了六个编号,但是两个小队的话是必须需要十个编号才可以通过的,不过如果可以把两个小队合为一个小队就好了,可以没办法。

  “接下来还要搞定四个编号,咱们差不多需要找到一个拿到其他小队编号的小队,亦或者再找两个小队”

  王傲天解释着说道,队伍此时六个编号为了防止拿到编号不认人的情况所以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单独的编号,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两个小队也还没有完全承认对方的地步,所以这点措施还是必须的。

  这六个编号还是王傲天一队将另一个小队淘汰之后拿到的,正好那个小队也淘汰了一个小队,不然估计离任务完成还有一大截的目标才能完成。

  “嗯,老大你在咱们还不能搞定另外四个编号么,轻松搞定的”胖子抖了抖一身的肉说道,大概在胖子眼里王傲天就是希望了吧,胖子十分相信王傲天,而且差不多相当于无差别的相信了,只要王傲天说就信。

  对此王傲天也只是能讪笑了,这种相信让自己和胖子的关系十分要好的,但是这份相信也是十分天真的,如果没什么人敢完全相信一个人,达到这种只要是他的话就完全相信甚至不过问一番的那种信任。

  “王傲天那咱们最后一次合作之后就再见了啊,以后有机会再见”王群边走边说道,王傲天也没有异议,毕竟是两只临时组起来的小队而已,合作一次就差不多了,如果刚认识就一直合作的两只小队那才是真的诡异呢。

  按照这个速度如果一路上没有任何的危险的话,估计明天天黑的时候就可以到达目标地了,但是一路上不可能完全平安,不遇到几只基因兽自己都不相信,而且一路上还需要去找其他小队然后夺取编号才可以。

  “那个..咱们要不要换一条路的啊,我怎么感觉有些奇怪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慕容晓皱了皱眉头朝着四周查看了一下说道,但是四周都没有发现任何危险的东西,但是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环绕着慕容晓,手已经下意识的抽出长枪防备了起来。

  听慕容晓说完五个人也停了下来,都是仔细查看了一下附近的情况之后便没在意的说道“王傲天你队伍这个妹子是不是有点警觉过头了啊,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啊”王群苦笑一声道,刚才还被这个妹子稍微吓了一下,但是清楚周围什么都么有之后就一点都不在意了,毕竟周围是完全安全的么。

  突然远处的草丛稍微晃动了一下,露出一丝灰白色的毛发,王傲天瞬间心中一凌,刚要大喊快跑就看到数只野狼从草丛中扑了出来直接将王群队伍的小李和张力扑倒在地,两个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被野狼扑倒在地一口咬在喉咙上,瞬间血液喷出染红了野狼嘴附近的灰色毛发,同时五只野狼也从草丛中走了出来。

  另外两只野狼确认猎物死亡之后就加入了五只野狼的队伍,总共七只野狼虎视眈眈的看着四个人,特别是七只野狼还都是头顶白斑的基因兽,这已经根本不是四个人能抵抗的了,光是四只的话就可以击溃四个人了,更何况现在的七只。

  “老大这怎么搞啊,已经没办法了吧”胖子一头冷汗的问道,足足七只白斑基因兽将四个人围在了起来这个气氛简直不是一般的沉重,而且这七只基因兽似乎还很好奇四个人会做出什么举动,不但不攻击四个人反倒还包围了四个人,绕着圈子。

  这群基因兽都喜欢绕圈子么,绕着绕着就不怕自己晕了么,王傲天心里暗暗想到,同时快速的扫了扫周围,现在天还是比较黑的,但是起码还能稍微看到道路,不过如果和狼比的话那还是算了,狼可比人看的清楚,而且跑也跑不过这些狼,那看来似乎也就只能一战了。

  不过四打七简直是痴心妄想的节奏,要是不小心一只狼就可以轻松解决王傲天,在和别的狼打的时候你再来一只从其他地方攻击的话,王傲天基本上是没有办法防御到的,除非两只狼不同时攻击才可能。

  “凉拌,打把或者也可以尝试跑一跑”握紧了手中的剑说道,虽然自己有事、打得意志,但是面对这么多基因兽不免紧张,手心都已经满是汗液,当然所有人都是十分紧张的,慕容晓也是小脸十分苍白。

  深吸了一口气将紧张感压下,眼神锐利的看向了两只狼,同时手做出勾引的手势,不管两只狼到底听没听懂,王傲天就撤到一旁,随着被勾引的两只狼的怒吼,飞快的冲向王傲天,同时剩下的五只狼也攻向了胖子和慕容晓他们,今晚注定不平静。

  比豹子的速度慢多了。

  王傲天莫名一笑跑到了树旁,随后野狼便飞快的冲了上来,不过因为王傲天在树旁也只能放弃飞扑的想法,等到另一只野狼到来的时候便一前一后的攻向王傲天。

  眼看野狼就要冲到王傲天面前,王傲天就向后一退,反手将剑挡在身前,野狼一张嘴就咬到了剑身上,同时身后的野狼也同时扑了上来。

  无奈王傲天也没办法防御住,野狼狠狠地在王傲天背后挠出三道不小的伤口,不过同时这家伙另一只野狼也明白了王傲天为什么甘心受伤的原因,一根锋利的獠牙直接刺入了野狼的心脏,然后右手狠狠一扭,野狼眼里的生机一瞬消失,随后倒在了地上。

  S酷:匠#网首8F发!R

  “一打一了,还好拔了一根豹子的利齿做纪念啊,真的疼死了”感受了一下背后撕裂一样的痛苦,另一只野狼见到伙伴死亡也是微楞了一下,但是这一愣也让他失去了攻击的机会,长剑直接穿刺了野狼的身体,将野狼的身上划出一道十多厘米长的巨大伤口,在野狼痛苦的哀嚎中,一剑刺穿了野狼的心脏,一次受伤两只野狼,算是最小的代价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