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你也可以试着从这里逃跑,只不过一经被发现整座基地的系统瞬间就会将你判别为入侵者,至少有一百多个单位瞬间会将你锁定发动攻击。”

  韦斯特撂下这么一句看似提醒,实则赤裸裸威胁外加警告的话后径直离开了,留下王傲天站在这座四处繁忙无比的基地内显得格格不入。

  傻愣愣在原地好半晌,王傲天回想着几天自己还居住在京城某个贫民聚集地,这会儿竟然就站在这座现代化军事基地内,这其中经历如同做梦一般。

  “警告!非巡视人员严禁基地外长时间逗留,请回归进入居住区域!”

  就在王傲天还傻愣着回想自己这些天的离奇经历时,一道尖锐的机械合成声将他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在他面前一个球型外壳的机器人,不断从体内对他发出警告声。随着多次警告无效后,机器人外壳两边离开一道缝隙,从中延伸出两根黑漆漆的管口,一阵危险的红光射线开始慢慢聚焦。

  王傲天吓了一大跳,他丝毫不怀疑这个只有足球大小的机器人,再多次警告他无效后,就会立刻发射出两道危险的射线。

  使用韦斯特交给他的淡蓝色晶卡,王傲天连忙对着旁边的行军屋的门框凹槽上一划。

  “啪!”

  一声轻响铁门立刻弹开,王傲天不敢继续在外面逗留,根据观察这机器人的反应,它的话绝对不仅仅只是威胁,而是它真的会开火。

  行军屋内很简易,一道不怎么宽的过道,两边就是一排房间,过道顶上只挂着几盏不怎么明亮的吊灯。

  而在过道的尽头王傲天似乎还发现一点火红的光点,凑近一看原来是一个披着金色长发,整张脸如同刀削一般的棱角分明,充满典型的西方审美帅气的男人斜靠在墙上,嘴里满叼着一根香烟。

  男子虚眯着眼神盯着过道上昏暗的吊灯,时不时吸上一口烟,本来帅气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神彩,只有浓浓的颓废无助感。

  “喂,你没事吧!”

  王傲天暗自猜测他估计也是和他一样也是被绑架到这里来的,在陌生环境中遇见和自己同病相怜有着同样遭遇的人总会莫名其妙产生好感。

  “新来的?要烟么?”

  金发男子抬起头甩了头发,露出帅气的微笑从兜里掏出随手抛给王傲天。

  王傲天接过香烟仔细端详了以后发现是自己没见过的牌子,不过上面浓郁的烟味和淡淡的薄荷清香,足以说明这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抽得起。

  接了金发男子一个火点上烟,王傲天学着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背后靠着墙壁问道:“你

  是哪儿人,也是被绑架来的?”

  “来这鬼地方的人没有几个是自愿的,我也不例外!”金发男子深吸一口,吐出一长串青烟。

  “我叫王傲天,你……”

  “凯特林德,来自欧亚众合国!接下来你是不是要问这个基地的事情?”金发男子似乎早已经猜到王傲天接下里问什么,直接结接过话头自问自答起来,“实话告诉你我和你一样也是一头雾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在这里不要想着逃跑,也不要想着什么狗屁自由,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睡觉,该休息就休息当然如果能够休息的话!”

  Rt看c`正☆版G章%节上66酷匠\P网-*

  “额!”王傲天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他不明白刚刚还挺和善的这个家伙,转眼间就会变得这幅神经病一样难以交流。

  接下来凯特林德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当然没有一句是放在正题上,大多都是在猜测接下来午餐和晚餐可能会吃什么,顺带着还穿插了小笑话。

  等说完后,凯特林德的烟也燃烧殆尽,这就如同一个开关立刻让他闭上了嘴巴,蹭起身子晃悠悠推开旁边的房间门就走了进去,留下王傲天一个人在外面瞪大着眼睛半响都没回过神来。

  “妈的,智障?!”

  被凯特林德的神经病举动给弄得更加糊涂的王傲天暗骂一声,叼着烟找了一间空房间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小摆设也很简单单调,一张单人床墙边上几个凹槽算是床头柜,另外一边的墙壁上横穿过一根合金钢管,根据王傲天估计这应该就是挂衣服用的。

  初次之外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房间里面的灯光还挺明亮,没有像外面过道上一幅电力资源紧缺昏暗无比的模样。

  “啊!”

  王傲天伸了个懒腰出直挺挺倒在床上,心情感到一阵莫名烦躁,这一刻他想到了凉茶,也不知道那个成天跟在自己身后大哥长大哥短的蠢萌现在在干什么,他是不是现在还在京城发疯一样寻找自己的踪迹?

  想起这个和自己曾经相依为命的家伙,王傲天烦躁的心莫名平静下来,一股坚定的意志和极度渴望的欲望渐渐从心底涌起。

  “凉茶,我一定要活着从这里出去,我一定要活着回到京城,等我!”王傲天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刚才阴沉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却而代之的事前所未有的决心。

  然后,……身子一歪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些天来一路上王傲天都在装甲车里面度过,那里面虽然能够在野外保证安全,但在里面过日子那感觉可不好受。

  虽然这张床小而且还硬邦邦的,但至少干净能把人给横放上去,身心上的疲惫很快就让王傲天陷入到了沉睡当中。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外面响起一阵的敲门声,王傲天才的迷迷糊糊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中带着一脸产纳闷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后王傲天发现外面站着一个身材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一些简单的食物!

  “你好,我是刘富之,不知道这位新来的小兄弟高姓大名!”中年男子微笑的做起了自我介绍,说话的语调让王傲天感到极度亲切。

  因为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刘富之说话方式,正是操着一口纯正的炎黄共和国人的口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