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版章(n节J(上酷匠“网Ug

  因为灭火器的阻止,赵培尧快速逃到了二楼。

  酒吧的二楼都是小包间,但是二楼的小包间并没有窗户,赵培尧以前来过这家酒吧,也了解一些情况,并没有进包间,而是直接奔着二楼的厕所而去。

  来到厕所,赵培尧看到了一个窗户,也顾不得这里是二楼,拉开窗户,挑了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就跳了下去。

  “嘭”从二楼跳下去,只要站稳了,别伤到脚,就没有什么大碍,落地的赵培尧也是刚刚经历过军训,一些关于高空坠落的技术要领还记得,只不过下面的海绵垫子变成了水泥地了。

  跳下去的赵培尧很幸运没有受什么伤,但是在赵培尧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找宋雯的时候。

  赵培尧忽然意识到了不对,这个酒吧的二楼所有的包间都没有窗户,只有厕所有。

  这个赵培尧知道,但是宋雯不知道。

  而去赵培尧刚才跳下来的时候,厕所的玻璃窗是关着的,还是被赵培尧打开的。

  如果一个人从窗户跳了出去,根本不可能再把窗户关上,也没有这个必要。

  “啪”想到这,赵培尧忽然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赵培尧当时着急,把二楼只有厕所有窗户的消息告诉宋雯了。

  在赵培尧的意识中,宋雯很有可能再找了几个包间后,发现所有的包间都没有窗户,就躲在了包间中了。

  “草,草!”打了自己一巴掌还不算,赵培尧现在很是抓狂。

  赵培尧知道,刚才那是自己和宋雯逃出来的唯一的希望,如今宋雯没有出来,自己在回去也是肉包子打狗。

  但是即使是送死,赵培尧还是决定要回去。

  可是就在赵培尧准备返回去的时候,赵培尧发现三楼的一个窗户是开着的,而去窗户跟前站着一个女孩,隐隐约约的赵培尧看出来,这个女孩就是宋雯。

  宋雯在赵培尧的心中的印象太深了,而去宋雯今天穿的衣服的款式,赵培尧这个一直注意宋雯的人不可能不记得。

  “雯雯!”看到了宋雯在三楼,赵培尧暗自松了一口气,但是同时心中也是有些无奈。

  宋雯在三楼,三楼的包间中有窗户,这就证明宋雯可以逃出来。

  但是,同样,宋雯是在三楼,三楼跳下来,摔伤是必然的了。

  “赵培尧?”宋雯此时已经懵了,完全没有了平时聪慧的一面。

  宋雯知道,自己如果躲在三楼,被虎哥的人找到是早晚的事,到时候,想到虎哥看自己的那猥琐的目光,宋雯就不寒而栗。

  宋雯宁可死,也不想让虎哥这样的男人碰自己一下,特别是宋雯现在心中可是只有刘逸风一个人。

  “快跳下来,我接着你!”赵培尧已经跑到了宋雯所在的正下方,冲着宋雯喊道。

  此时刚才追赵培尧的虎哥手下的小混混,也都来到虎哥跳楼的的厕所间。

  看到赵培尧在下面,但是虎哥的手下的这些小混混可没有为了抓赵培尧就跳楼的觉悟,而是这群小混混的头目也没有强迫自己手下跳下去的想法。

  这些手下都是自己的人,对自己人,是人都有私心。

  “我...”听到赵培尧的话,宋雯也知道现在跳下去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宋雯一个女孩,让她从三楼跳下去,宋雯还是有些恐惧。

  “快,没时间了!”赵培尧看到虎哥的手下已经都从厕所间消失了,不用想,肯定是要路下来抓自己了,于是赶忙催促宋雯道。

  “为了逸风,为了逸风,啊...”宋雯本来就想跳下去,加上赵培尧的催促,心中一狠,爬到到窗户上,口中念着刘逸风的名字就从三楼跳了下去。

  女孩和女孩的区别在这里就显露出来,赵培尧和宋雯都经历过军训,也都训练过高空坠落的科目,但是赵培尧和宋雯的反应截然不同。

  赵培尧跳的时候尽力保持身体前倾,双腿放松,在接触地面的时候,双腿显示蜷曲一下,然后稍稍发力向前一滚,就把大部分力量卸掉了。

  而宋雯以为慌乱,跳的时候没有注意,整个就是大头朝下坠落。

  看到宋雯这样跳下来,赵培尧下的亡魂皆冒,这要是自己接不住,让宋雯脑袋着地,先不说宋雯能不能活下来。

  这可是正宗的脸着地,到时候肯定就毁容了。

  虽然赵培尧喜欢的宋雯的这个人,但是脸也是赵培尧喜欢的一部分。

  赵培尧还是一个年轻人,还没上升到看人不看脸的地步。

  “嘭”心中的想法转动也只是一念之间,赵培尧可是一点没有耽误自己的动作,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在宋雯的正下方做好抱接的动作“扑通”“啊!”宋雯正好落在赵培尧的怀里,但是宋雯近一百斤的体重,从三楼跳了下来。

  赵培尧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宋雯的体重。

  赵培尧只是稍稍的拦了宋雯一下,同时也将宋雯大头朝下坠落的姿势改变了一些。

  就算这这样,赵培尧正好接住宋雯的左手也变了形状,显然是脱臼了。

  剧烈的疼痛让赵培尧实在忍不住喊了一声,手臂被距离拉脱臼了,这种疼痛可是比平时摔伤什么的要痛很多倍。

  “嘭”就算是这样,宋雯的头还是磕在了地上,不过还好应该是不严重,只是流了血,但是并不多。

  “雯雯?”赵培尧看到自己并没有接住宋雯,心中暗自自责,快速来到宋雯身边,检查了一下宋雯没有生命危险,就立刻用右臂抱着宋雯快速向马路上跑。

  赵培尧可是没有忘记,还有人要抓自己呢。

  一连着拦了好几辆车,没有一辆车停下来载赵培尧和宋雯。

  看到赵培尧和宋雯的样子,就算是一些空车的出租,也没有停下来载赵培尧的。

  比较宋雯现在一身的血迹,就算是没有别的,这要是坐到自己的车上,弄脏了自己的车,今天一晚上不用拉客了,估计明天都出不了摊。

  开出租车的人也有自己的生活,一两天不能出来干活,特别是在燕京,上千块就没了,而且这些人大多都看透了,也过了热血的年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江小怪说:

  今日五更完毕,弱弱的求一求推荐,挖挖,恶魔!

  没有追书的大大,点点追书呗,小怪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