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三手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虽然刘逸风一米八的个头对于一米七不到的王三手来说很唬人。

  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王三手不相信刘逸风敢动自己。

  在王三手内心中,要是刘逸风真敢动自己,自己就顺势一趟,自己一年半载的生活就有着落了。

  “你想死的话,就留在这。”刘逸风没等王三手说完话,拎着王三手的脖领,就把王三手扔到了李花家的羊圈中。

  “我...”看着刘逸风只用一只手就把王三手扔进了自己家的羊圈中,这已经超过了李花对世界的认知,王三手虽然个头不高,但是怎么说王三手也是要给男的,而且王三手整天游手好闲,体重怎么也要在一百五以上,就被刘逸风这么轻易的单手给扔入羊圈,这让李花,有点不知所措。

  “我是小三的队长!”刘逸风看着李花,现在刘逸风还没动手,不是刘逸风仁慈,也不是刘逸风害怕什么,而是刘逸风感觉,就这么让这样一个恶毒的妇人就这么死了,有点太痛快她了。

  “小三?什么小三?啊!李小三?四丫?”李花一开始被刘逸风的一句话弄懵了,但是很快李花就想起来,自己的外甥是李小三,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是李小三的队长,那很有可能是就是为了小四来的。

  “为什么这么对小四?”刘逸风想知道这个叫李花的女人是怎么想的,小四这样一个妙龄少女,她怎么忍心如此对待小四的。

  “你是想来要三仔的死亡抚恤金吧?我跟你说,你找错人了,我李花可不是好欺负的,我大表哥是乡长,不是你这样一个臭当兵的能动的起的。”李花的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李花知道,自己背后有人,自己不怕一个臭当兵的。

  “那点钱我不在意,你为什么不让小四上学?小四上学不用花钱,你都不让她去上学,还把她卖给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有了一百多万,你还在乎这些钱?”刘逸风见过贪财的,没见过李花这样贪财到一点都不放过的。

  “你懂什么,年纪大的男人才知道疼人,我是为了小四好,而且我也不是把四丫卖给别人,我们农村收彩礼钱很正常,我们养这么大的丫头,当然要点彩礼钱了!”

  李花也被刘逸风问的有些哑口无言,于是开始狡辩,但是说着说着,李花感觉自己说的很有道理,又开始硬气了起来。

  n酷n/匠*网-永S久#S免费看小)说V/

  “呵呵,小四不是你养大的吧?小三和小四小的时候可是没拿过你们家一点东西,这个我还是知道的,你也是一个女人,你应该知道女人最痛苦的是什么,你就这么把小四往火坑里推?就为了几万块钱?草你妈,在你眼里,小四的幸福就不如几万块钱?”

  说到这里,刘逸风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吼一声,然后一脚踢在李花身前的一只羊身上。

  “咩--”被刘逸风大力踢到的羊顿时飞了出去,被踢飞的羊的一只羊腿刮了李花一下。

  刘逸风的力量踢飞的羊,那怕是一条腿刮在李花身上,李花也立刻站立不住,一个屁蹲坐到了地上。

  “哎呀,不活了,杀人了,没有王法啦,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还打人,救命啊!”李花的被羊刮倒后,立刻坐在地上不起来了,用手一边拍地一边大喊,准备闹事撒泼。

  “不活了好,我也没打算让你活过今天!”刘逸风伸手拎起李花,然后走出了李花的家。

  看着刘逸风就这么把李花拎走,此时在李花家羊圈中的王三手缓缓的露出头,看到刘逸风已经拎着李花走出了李花家,王三手立刻从李花家的羊圈中爬了出去来,也不敢动李花家的羊了,狼狈的从李花家逃了出去。

  “你要干什么?我大表哥是乡长,你敢动我,你就死定了!”在李花的眼中,自己的大表哥乡长就是这周围最牛逼的存在,所以李花拿出自己的大表哥开始威胁刘逸风。

  刘逸风也不搭理李花,拎着李花几步就走到了刘逸风刚刚停放悍马的地方。

  刘逸风把悍马停在李家村村口,而李花家也住在李家村村头,虽然此时已经有人注意到了刘逸风和李花,但是李花平时应该是将左邻右舍都得罪遍了,并没有人替她出头。

  来到悍马跟前,刘逸风将李花的头往悍马上一撞,下一刻,李花就晕了过去。

  刘逸风没带绳子,也懒得费事,直接把李花撞晕,然后让到悍马的后备箱中,然后开启悍马,一脚油门离开李家村。

  刘逸风虽然要杀掉李花,但是刘逸风可不准备在李家村里动手。

  如果在李家村把李花杀死,会被村民传的沸沸扬扬的,到时候就算是陈江南出手压制也是要费很多事的。

  一口气开车来到一条水库边上,刘逸风停下悍马,然后将后备箱中的李花扯了出来。

  “别杀我,求你放过我吧,看在三仔的份上,放过我吧,求你了!”在路上颠簸的时候,后备箱中的李花就已经醒了过来,但是她一个妇人,根本没有能力反抗,也不敢反抗,此时的李花已经吓傻了。

  一路上,李花想起刘逸风一开始说要弄死自己的话,现在再被刘逸风从悍马中拉了出来,看着周围的场景,李花的心立刻就慌乱了,开始跟刘逸风开口求饶。

  “你怎么没想好小四当时是怎么求你的呢?这么冷的天,你不给小四衣服要就算了,你把她的衣服也拿走了,你让小四去垃圾堆捡别人的衣服穿?草!”刘逸风看着此时一脸委屈的李花,更是气不打一处了,一脚将李花踹趴下,然后质问道。

  “我...”刘逸风的这一脚显然是留了力的,要不然李花都能直接被刘逸风一脚踢死。

  “小三用命换了的钱,你花了,然后还如此对小三的妹妹,你特么怎么能安心?你不做恶梦么?”刘逸风再次质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江小怪说: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弱弱的啥都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