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是刘逸风,要求其他人来了,这些东西,还要上到七楼,估计要累个半死,刘逸风一只手提起两个皮箱,然后转身快速上楼。

  在刘逸风帮忙拿行李的时候,三个女孩中,身高最高的女孩潘婷婷看着刘逸风的背影,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在火车上那个连续制服六名小偷的男人。

  潘婷婷有种世界好小的感觉,潘婷婷是一个从小爱好武术的女孩,也学过跆拳道和散打,而且都有不小的成绩,在平常女孩中,属于武力值爆表那种的。

  潘婷婷练习武术,更多的是她从小就有一个英雄梦,而潘婷婷心中未来男人的形象,也是一个要会两下子的男人。

  一个多月前,刘逸风的表现,完全符合了潘婷婷的标准,但是刘逸风并没有接机跟自己聊天,潘婷婷也是一个高傲的人,所以两人当时根本没有说过话,更没有交换联系方式。

  有的时候潘婷婷也暗恨自己,都什么年代了,问一个帅哥要电话号很正常,自己当初怎么就脸皮薄了,可惜自己错过了一个能打动自己的男人。

  但是没想到,今天两人又阴差阳错的在这里遇见,潘婷婷如何能不感叹世界太小,他们两个人太有缘分。

  “婷婷姐,你思春了?”潘婷婷旁边的宫小萌看着有些走什么的潘婷婷偷笑了两声,然后拍了拍潘婷婷道。

  “小丫头,你皮痒了是吧,要不要姐姐给你抻抻筋,到时候你好劈个叉什么的,也方便。”

  “不用了,不用了!”一听潘婷婷要给自己抻抻筋,宫小萌顿时吓的脸都白了。

  当初潘婷婷跟宫小萌刚认识的时候,宫小萌羡慕潘婷婷战斗力爆表,于是想跟着练,潘婷婷欣然同意了。

  然后潘婷婷第一个帮宫小萌锻炼的就是身体的柔韧度,而最简单的地方就是抻双腿的筋,俗称劈叉。

  那次经历后,宫小萌再也不提跟潘婷婷练武功的事情了,因为那次被潘婷婷强行按下去,宫小萌两三天没敢走路,现在想想,大腿筋还能感觉到疼,可见当初潘婷婷是给宫小萌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刘逸风其实也认出了潘婷婷,但是刘逸风可不是一个善于跟女孩交谈的人,只好假装不认识,埋头做苦力了。

  刘逸风的速度很快,在三个女孩上到七楼的时候,刘逸风也第二趟提着四个皮箱来到了七楼,七零一门前。

  将三个女孩让进屋里,不用刘逸风自己介绍,三个女孩都撒欢的选开了房间,很快三个女孩就通过剪刀石头布,耍无赖等各种方法,分好了房间。

  刘逸风就是笑了笑,也不多言,其实现在就是让他说话,刘逸风也撑死了就能问出一句:你吃了么?

  面对不是敌人的女孩,刘逸风的战斗力直接降为负数,特别是漂亮的女孩。

  自从几个女孩搬了进来,家里多了很多的欢笑声,但是刘逸风很少出来,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跟女孩交流。

  被女孩盯着看都会脸红的刘逸风,是在没有办法去面对家里的三个大小美女。

  因为三个女孩的入住,刘逸风的荷包里多了五万四的软妹币,这让刘逸风瞬间又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对于刘逸风来说,吃路边的小吃摊是最美好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烤串的摊位。

  而在刘逸风家楼下旁边不远处就有一条街道,都是卖小吃的店铺,刘逸风这两天发现了一家北方人开的烤串店,味道极其正宗。

  刘逸风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花上几十块钱,吃上一顿,有的时候再来瓶啤酒,刘逸风感觉这样的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般的生活。

  还是那家店铺,还是那个座位,刘逸风要了三十小串,二十个肥瘦,一个鱿鱼,一盘菜串,然后一瓶啤酒。

  因为现在大学城还未到真正开学的时候,人并不算多,刘逸风点的东西很快上齐了,正在刘逸风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老板,这个月的分子钱要交了。”忽然烤串摊来了一群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身上的衣服更是奇奇怪怪的年轻人,摊主也是常年在这里做买卖的,也懂行,立刻去取了五张红票递给了为首的混混小头目。

  这群混混也懂得不做杀鸡取卵的事,虽然要收份子钱,但是每家都不多要,一个月三百到五百不等。

  小商贩大多都是要养家糊口的,也不想跟这些混混起冲突。所以,这么许久,也没有人忤逆他们,这也让其中的一些小混混开始变得目中无人了。

  张强今天十分不爽,不是因为要跟大哥出来收保护费,而是因为自己的马子居然跟别的男人上床,而那个男人是另一帮混子的小头目,自己不过是一个小马仔,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酷^x匠网0唯Dr一|正#O版\,,$其.他都*b是V盗版A

  本来很郁闷的张强,昨天和几个哥们喝了一夜的酒,今天又被自己的老大叫过来充当收保护费的门面,这让本来就烦躁的张强更是烦躁。

  就在刚才,来到这家破烧烤摊,其他人看到自己一行人,无不吓得战战克克,就是没有流露出害怕的,也停下了吃串喝酒的动作,唯一有一个例外的,就是自己旁边这个煞笔,居然还特么的在吃,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等人的到来。

  张强伸手就抓住这个没长眼睛和脑子,而且还缺心眼的家伙吃烤串的桌子,准备一下子将这个桌子掀翻。

  但是张强猛地一使劲,桌子纹丝未动,张强因为用劲用大了,加上昨天喝酒和的多,到现在还没消酒,脚下没站稳,一头磕在自己要掀翻的桌子上,然后又一个屁墩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无论是周围吃饭的客人,还是跟张强一起来的小混混,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张强脸色通红的站了起来,对着还坐在那里让自己出丑的人大吼道:“你特么敢戏弄老子?老子弄死你,你信不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江小怪说:

  今天第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