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出来时,只看到了刘逸风开的军用吉普车带起的一条黄色烟尘,李娜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一直想不通,刘逸风为什么不接受自己。

  而此时的刘逸风却早已忘记了李娜的事,他现在想的是如何能摆平自己的老首长,上将刘建军才行,如果刘建军不给自己批条,自己还是转业不了的,这让刘逸风有些伤脑筋。

  “梆梆梆”还是上次的办公室门外,刘逸风轻轻的敲了几下门,然后喊道:“报告!”

  “进来!”

  听到这两个字,刘逸风立刻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家了刘建军老神在在的坐在办公桌后面。

  “报告首长,少校刘逸风执行完命令,前来报答,请指示。”刘逸风将手中的一份昨天写好的报告交给刘建军。

  “逸风啊!这次训练这批士兵,感觉怎么样?”刘建军接过刘逸风的报告,并没有翻看,而是放到一旁,跟刘逸风唠起家常。

  “报告首长,一切顺利,我已经将理论部分全部教授完了,您只需要派遣几名有经验的特战队员过去协助训练一下,然后让她们参加几次实战,就可以独立完成任务了,后期的培训计划,我写在您手中的那份报告中了。“刘逸风此时笔挺的站在刘建军面前,详细的解释道。

  “恩,我看这群女兵还是你训练的好,毕竟你都训练他们这么长时间了,比别人了解的多,也好做工作。”

  刘建军认为刘逸风这几个月来和那二十名女兵吃在一起,住在一起,肯定对其中的一个两个的女兵有了感情。

  刘建军怕刘逸风要面子,不好意思求自己收回当初答应他转业的话,于是出言,准备给刘逸风一个台阶。

  “报告首长,您答应我,训练完这批女兵,就让我转业的,如今我任务已经完成,您是首长,不能出尔反尔啊!”刘逸风一听刘建军说话的意思,是还要留自己训练女兵,顿时有些急了,说话时语速也不禁的加快不少,“恩?逸风啊,你要知道,咱们部队可不允许与外面的人员谈朋友的。”刘建军上将先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后来以为刘逸风可能是想着,转业以后继续跟某个女兵交往。所以,刘建军立刻出言提醒道,他可不想鸡飞蛋打。

  “报告首长,我知道,我没有跟任何一名女兵有亲近的关系!”刘逸风再次回答道,这次刘逸风又恢复到了平常的语速,刘逸风一个特种战士,在过去很少有事情能让他心情有大的起伏,但是自从那次任务执行完回来,刘逸风的心中已经有了好几次大起大落了。

  刘逸风也不在意,因为他马上就不再是一个士兵了,他要做一个普通人。

  更新最3快上}#酷匠网O

  “你真要转业?不考虑考虑了?”刘建军再次追问。

  此时的刘建军已经大概知道了,自己精挑细选那二十个美丽的女军花并没有俘获刘逸风的心。

  看着一心要走的刘逸风,刘建军就是知道已经留不住刘逸风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尝试一下。

  “报告首长,我想转业,我对不起您!”刘逸风坚定的回答道。,很显然,刘建军上将的最后尝试失败了。刘建军掏出上次刘逸风的转业申请,动手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有些沉重的交到了刘逸风的手上:“逸风,我一直想把你培养成我的接班人,你应该能看的出来,我是真的舍不得你走。”刘建军感叹道。

  “对不起,首长,我辜负了您的期望!”刘逸风心中也很是自责。

  “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你去吧,记得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就行了。”说罢,刘建军摆了摆手,示意刘逸风可以走了。

  “首长您保重!”刘逸风啪的一声给刘建军敬了个军礼,然后手中捏着转业申请,转身离去。

  而本来低着头的刘建军,看到离开的刘逸风,顿时眼中有些暗淡,人也变的没有刚才那么精神了,他是真的受了些打击,但是他明白,自己就算是强留下刘逸风,也只不过是留下一具驱壳,还不如放他自由飞翔去。

  燕京大学是刘逸风最后选定的大学,燕京大学建立在华夏首都燕京,是华夏国中最高等的学府之一,与之起名的只有水木大学,而刘逸风最后选择了燕京大学,是因为在网上看到,燕京大学的美女比较多。

  虽然刘逸风性格刚毅,但是他也有一颗吗,闷骚的心,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哪怕是刘逸风也一样。

  其实不论是燕京大学还是水木大学,都不在燕京市里,都是在大学城中,上哪所都一样。刘逸风也不过就是看过网上评论,心中潜意识的想去燕京大学罢了。(个人设定,没有任何带入,与现实肯定有误差。)

  走出军营,刘逸风的身上没有其他的多余的物品,一张卡,一本军官证,一枚铁牌,一个肩章。

  卡里是刘逸风转业的钱,里面有一百多万,不要以为一百多万很多,刘逸风的档案在国家里是A级保密的,他对华夏国做的贡献,何止是用钱能衡量的数字。这一百多万也不过是少校军衔加战功累计的罢了。

  刘逸风的待遇还远不止如此,上完大学,如果想正常工作,华夏国会安排上的工作让他挑选。如果刘逸风想会部队,不论到那个战区,都是香饽饽,而且刘建军上将会第一个跳出来将刘逸风接回去的。

  当兵之后因为没有身份证,只有士兵证和军官证,所以刘逸风现在身上只有军官证,等到了燕京,刘逸风就可以将自己的户口落在燕京。

  铁牌是刘逸风自己脖子上的军牌,本来应该有两块,一块是个人信息,一块是职位,如今职位的牌子已经交上去了,刘逸风将自己的个人信息的军牌保留了下来。

  而那个肩章,上面绣刻了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这是战鹰小队的臂章,也是刘逸风内心的骄傲和痛。

  骄傲的是,战鹰小队是刘逸风一手带出来的。而痛是,战鹰小队最后因为自己没有参加最后那场战斗,导致七人战死六人。

  虽然有水鬼的劝慰,但是,刘逸风根本无法释怀,就如同一根刺,一直扎在刘逸风的心上,一有触碰,刘逸风就会痛苦万分。

  刘逸风身穿黑色长裤,同样黑色的上衣,领口是立领,修长挺拔的身形,拉着一只黑色皮箱,默默地走出军营的最后一道关卡。

  站在军营门口,刘逸风等待着大巴车的到来,军营都是通大巴车的,哪怕这条路线是不赚钱的,这是军人和军属的福利。

  很快,刘逸风登上了大巴车,交了钱,等待不久,大巴车就驶离这个军营。刘逸风看着这个留下自己慢慢回忆的地方,心中一时间,五味陈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江小怪说:

  今日第三更奉上,求各位大大追书,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