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刘逸风的命令,一群女兵分别进入了丛林,然后刘逸风自己则是不紧不慢的跟在最后面,随时起到救火队员的作用。

  这种丛林穿越,对于刘逸风而言,就跟散步一样清闲,完全没有任何的难度。

  吃的方面更是丰盛无比,以刘逸风的生存能力,根本不需要去吃虫鼠过活,刘逸风可是上顿吃毒蛇肉,下午又打了一头小野猪。

  丛林中的毒蛇肉可是人家美味,只要处理好毒蛇的毒囊,毒蛇的其他部位简直就是极品美味,吃的刘逸风舌头都快吞进去了。

  而下午打到的那头小野猪不过二十来斤的野猪幼崽,这种幼崽如果直接炖了煮了并不好吃,但是如果取其大腿肉和五花,再削些木签,将其穿上,一块大腿肉,一块五花肉,在撒上作料,用炭火烤制,吃的时候肥而不腻,香而且有嚼劲。

  而其他的女兵则就没有刘逸风这样的身手了,运气好的沿途抓到小动物,运气不好的,只能弄些虫子野菜也充饥。

  眼见着夜幕将要降临,女兵们试炼的第一个夜晚也将来到,看着掌上电脑上的二十个绿点全部停了下来,刘逸风也爬到一颗大树上,闭目养神。

  试炼的二十个女兵中,李娜运气不错,停留在一处小河旁,一天的奔走,虽然对她们这些经过四个月特种训练的女兵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仍忍不住心中的疲惫。

  看着眼前的小河,清澈见底,李娜见猎心喜,先是洗了把脸,然后又小心翼翼的脱掉军靴,然后将脚放入河水中,先是冰凉的感觉,然后是阵阵的酥麻,让李娜忍不住的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同时也想到了那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平时霸道,却又温柔细心的男人。

  “啊!”一声短促的尖叫打破了树林的宁静,李娜正走神之际,一条身上带着黑白色的花纹的毒蛇游到里李娜附近,并且咬到李娜的脚背上。

  感觉到脚背上传来的不是痛觉,李娜就知道,这是一条有毒的蛇,而且毒性非常重,顾不得其他。李娜立刻按下了带有求助功能的定位装置。

  此时正在树上闭目养神的刘逸风,然后感觉到身上的掌上电脑一阵震动,刘逸风便立刻知道不好,可能是有人遇见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

  刘逸风迅速将目光锁定在掌上电脑中的一个闪烁着红光的位子上,想也不想的就发足狂奔而去,刘逸风虽然平时对二十位姑娘很严厉,但是,刘逸风还是很在意她们的。

  十分钟,刘逸风便感到丽娜出事的地方,刘逸风看到此时的李娜左脚红肿,脚背的部位更是有些发黑,而李娜旁边更是有一条带着黑白色花纹的毒蛇尸体。

  刘逸风不敢耽搁,立刻来到李娜身边,对着李娜道:“保持清醒,我帮你解毒。”

  酷匠网首5发f

  说完,刘逸风就低头将嘴凑到李娜的脚背上,开始吮吸毒蛇咬过的伤口。李娜此时虽然意识有些昏沉,但是她却看到了一幕让她感动一辈子的场景,刘逸风一口一口的在自己的脚背上帮自己吮吸毒液。

  虽然李娜是女兵,对脚的保养也很好,但是架不住穿的是军靴,今天又奔波一天,虽然刚才洗了,但是李娜的心里还是认为自己的脚很脏,而刘逸风,犹豫都没有犹豫,这让李娜内心对刘逸风的朦胧爱意,直接爆棚。

  看着李娜的左脚上,红肿逐渐消失,自己吸的血也不再是黑红色,而是变成鲜红色,刘逸风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刘逸风连忙拿起旁边李娜反击杀死的那条黑白花纹的毒蛇,取出蛇胆,然后喂给李娜,李娜看着刘逸风轻柔的动作,喂到李娜的嘴里的蛇胆剧苦无比,但是李娜毫无感觉,就那么愣愣的盯着刘逸风,看的刘逸风浑身不舒服,心里毛毛的。

  “你傻了啊?你也真是行,能特么的让毒蛇咬到脚,你丫的洗脚睡着了啊?”刘逸风气不打一处来,李娜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要知道李娜是平时二十名女兵中表现最好的。

  “恩。”李娜听到刘逸风气急败坏的问题,顿时嗫嗫的不敢直接说自己是因为想刘逸风才走神的,只好恩的答应了一声。

  “你真是行。”现在这种情况,刘逸风又不能罚李娜,李娜是个女孩,也不能骂娘,刘逸风郁闷的要死,这要是男兵,刘逸风直接让他淘汰都。

  扶着李娜来到一处避风口,看到冷的哆嗦的李娜,刘逸风有点无奈,这就是身体内毒素没排干净,留下的后遗症,不过也没什么大碍,但是要是这么放任李娜这么哆嗦下去,可能真的出事,刘逸风只好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李娜身上。

  但是,很快刘逸风发现李娜还是在哆嗦,刘逸风最后将李娜抱在怀里,然后用自己的外套盖在李娜身上。这样,李娜才不再哆嗦,很快李娜的轻鼾声便响了起来。

  但是刘逸风睡不着了,怀里抱着一个大美女,搁谁身上,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睡不着。

  借着月光,刘逸风能很清楚看到李娜的绝美容颜,柳叶弯眉,小巧的鼻子,鼻梁微微隆起,微薄的红唇,有些尖细的下巴,皮肤呈现小麦色,齐耳短发。

  而此时李娜好似因为这要被刘逸风抱着不舒服,在刘逸风怀里蹭了蹭,然后伸出双手,如同树袋熊一样抱住了刘逸风的脖子,然后将小脑袋埋在刘逸风左肩上。

  而因为抽手不及时,刘逸风的右手被夹在了李娜的双峰之间,刘逸风感觉到手腕上传来那无比柔然的触感,让刘逸风忍不住的将手翻了过去,然后狠狠的抓了两把,然后快速抽了出来。

  刘逸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抽出手后,刚才那短暂捏弄的两下,让刘逸风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忍不住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把手抽出来。

  但是如果要让刘逸风再去伸手猥琐一个队自己这么放心的女孩,刘逸风下不去这个手,叹了口气,刘逸风伸出双臂,也搂着李娜,然后缓缓入睡。

  清晨的露水打湿了两人的衣衫,但是此时的刘逸风的生物钟并没有将其叫醒,反而是刘逸风怀里的李娜被清晨的露水打湿了脸颊,然后悠悠转醒。

  醒来的李娜,看着自己抱着刘逸风的脖子,趴在刘逸风的怀里睡了一夜,顿时有些羞涩,忍不住想挣扎坐起来。

  刘逸风因为昨天帮李娜吮吸毒液,导致自己也有些轻微中毒,所以今天早上刘逸风睡的比较沉,但是怀里有人动弹,刘逸风还是第一时间转醒,看着自己怀里的李娜,刘逸风刚想再开口教训两句:“弄格疯牙口...”本想说你个疯丫头的刘逸风,忽然发现自己的舌头不是那么灵便,而且嘴唇也没什么知觉。

  “噗,哈哈。”而刘逸风怀里的李娜也发现了刘逸风的状况,此时的刘逸风上下嘴唇如同两片香肠一样,看的李娜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知道自己现在状态肯定尴尬的不得了的刘逸风,又听见李娜的笑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出手,狠狠的在李娜的翘臀上拍了一记。

  被刘逸风拍了一记,李娜对着刘逸风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然后看着刘逸风那两条香肠嘴,想起昨天刘逸风不顾一切帮自己吸出毒液,顿时将嘴角猛地吻到了刘逸风的香肠嘴。

  然后李娜生涩的伸出丁香小舌,给刘逸风来了个法式湿吻。

  刘逸风此时眼睛瞪得大大的,这是他的初吻,不说刘逸风想要自己主动送出初吻的大男子主义的问题,单纯的现在,刘逸风嘴里一点知觉没有,就这被人把自己的初吻夺走了,自己还一点感觉没有。

  因为吻得忘情。李娜整个人都扑在刘逸风怀里,一阵索吻,感觉刘逸风一点反应都没有,李娜才想起来,刘逸风应该是整个嘴部都因为昨天帮自己吸出毒液,而弄的没有知觉,想到此,李娜抬头看到一脸郁闷的刘逸风,顿时大乐:“哈哈,真好玩,你的嘴跟香肠一样。”说罢李娜落荒而逃。

  “套。”本想说一个靠,奈何嘴巴舌头都不给力。

  捡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因为昨天盖在李娜身上,衣服上带着一股清淡的香味,特战小队可不允许使用香水,这衣服上的香味,应该是李娜只带的体香,这种香女人可不多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江小怪说:

  第二章奉上,如果喜欢看小怪的书,请各位大大点点追书,小怪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