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刘逸风大步离去,与大校一起来的两名上校连忙上前去搀扶大校起来,被两个上校搀扶起的大校,看着身旁的两个人,大声说道:“废物。”

  大校很生气,他叫王德利,根正苗红的军三代,但是,他父亲是一名纨绔子弟,而他爷爷又死的较早。

  导致王德利虽然是一名军三代,但是,底蕴不足,更是因为自己父亲年轻的时候得罪不少人,而处处遭人打压。

  在几年前,王德利攀上了燕京方家的这棵大树,才有了起色,如今已经混到了大校。

  但是王德利还是很最近很是郁闷,前一阵,王德利看上了一个少妇,少妇也是欲求不满,被王德利一勾搭便上手了。

  本来是一桩美事,但是不幸被少妇的老公发现,并且把事情给捅了出去,王德利吓得心都快跳了出来,但是还好因为自己是燕京方家的人,各个方面的人都给自己的面子,强行把事情给压制下去了。

  事后,也就是昨天,王德利派人将那个少妇的老公绑来,就当着少妇的老公的面,将少妇好一通玩弄,才消了心头的怒气,而且还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但是,代价也让王德利很是心痛,虽然自己是燕京方家的人,但是别人出手帮自己把事情压下去,总要给人些好处吧。

  这件事情牵扯不少人,一番打点下来,几乎花了王德利大半的身家。要知道几年前王德利混的并不好,如今才稍有起色,攒了点积蓄,这一次就散去大半,搁谁身上都不好受。

  {酷2‘匠|2网0v首`¤发B*

  而且,就在刚才,还被一个大头兵的眼神吓坐到地上,旁边还有自己两个副手,这让王德利大感丢面子。

  但是王德利这次可不敢报复,王德利来之前可是得到刘逸风此次战斗的报告,大部分是疯狗上交的战斗总结,和情报部门的暗棋传回的情报。

  刘逸风这次杀死的武装分子,不下上千人,那是一种什么概念,上千人站在面前都是黑压压的一片,而刘逸风就单枪匹马的杀了对方上千人的武装分子。简直就是杀神一般的存在,如果自己激怒对方,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人,一怒之下,杀了自己也跟玩一样。

  既然不敢报复刘逸风,那以王德利的性格,肯定就是对着身边的两名副手一通乱发脾气。

  刘逸风大步离开,完全没有将大校王德利放在心上,如果想让王德利死,刘逸风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死亡,并且还查不到自己身上。

  回到寝室,刘逸风拿好昨天晚上写好的两份报告,来到了基地的军政大楼。

  刘逸风身为刘建军上将手下的头号兵王,并不需要立刻将战斗总结报告呈交上去,而疯狗他们就没有这样的待遇。

  敲了敲刘建军的办公室门,门内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进来。”

  刘逸风推门而入,然后对着刘建军行了一个军礼道:“报告。”

  “嗯,逸风啊,来坐下吧,来上交战斗总结报告啊。”刘建军很是和蔼的道,刘建军一直有种把刘逸风当孙子看待的心,平时对刘逸风也很照顾。

  “是的,首长。”刘逸风并没有坐下,因为他还有另一件事。

  “嗯,这次你也不要过分自责了,战争总要有牺牲的,你也休息一阵,到时候我给你在全军中举办战鹰小队选拔,以你的能力重新...”

  还没说完,刘建军在翻看刘逸风的两份报告时,忽然发下其中一份报告居然是转业申请,刘建军忽然意识到事情要遭,刘逸风要撂挑子:“刘逸风,你小子这什么情况?一次打击就受不了了?你还配做一个军人么?”刘建军很是生气,看也不看就将两份报告扔到桌子上,生起闷气。

  “首长,我厌烦了这种送走身边人的感觉,我想去上几年大学,我想换个活法,这些年,我为祖国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也是人,也累了。”刘逸风坚持道。

  “你累了,我可以给你假期,你想上学,我可以送你去军校深造,但是转业不行,你小子别给我灌迷魂汤。”刘建军忽然耍起小孩子脾气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江小怪说:

  今日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