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贝和流川坐在院子里,夕贝问,“流川,姐姐她过的还好吗?”

  流川从西装的里侧兜里拿出闵希写的信,递给夕贝,夕贝疑问,“这是什么。”

  “这是闵希留给你的信,她去别的地方了。”流川说。

  “别的地方,什么地方。”

  流川实话的说,“不知道,夕贝,她会照顾好自己的。”

  “可是,流川,我好不容易才有一个姐姐,我不想失去她,我真的好后悔之前自作主张的离开,真的好后悔。”

  流川将夕贝抱在自己的怀里,“你要是实在想她了,我陪你去看她,好不好。”

  “嗯,好,谢谢你,流川。”

  “夕贝,…”佳宁走过来叫夕贝和流川吃饭的,可是叫总裁吧在这种地方叫未免也太奇怪,而且自己已经不是总裁的职员了,好像没有必要叫总裁,叫伊流川吧似乎有点不太好,叫流川吧好像没有那么熟,佳宁矛盾了,挠挠头。

  “佳宁,以后你就叫他流川就好了,我们都是好朋友,不用刻意。”夕贝说。

  流川看着眼前的佳宁,脾气倒是跟伊一像的很,“你就叫我流川吧。”

  “嗯,好,我们去吃饭吧。”佳宁说。

  “走…”流川扶着夕贝走向餐厅。

  美国旧金山的一家餐厅里,林晨举着被子摇晃着红酒,深沉的想着事情。来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心里想的全是暮雪。不知道她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的照顾自己,也对,像她这样的性格,一定是不可能照顾好自己的。没想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她的身边,想的还是她,看看自己已经中毒的够深。

  林晨掏出钱包把钱放在的桌子上,用酒杯压着。把外套搭在肩上,走了出去。

  $看/正版章节上xd酷%.匠N网s

  林晨走在街上,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人,却找不到一个跟暮雪身形相同的人。

  林晨这几天都没睡好,自己的父亲准备把家业交给自己,可是已经喜欢医生的职业,所谓的职场,生意应酬是一点都不喜欢。当初自己的父亲让自己去当医生的时候,纯属是让自己练练而已。

  热闹的旧金山街头,自己却找不到开心的理由。看来这里真的不属于自己。林晨只好去开车回去。

  客厅里,林晨的爸爸妈妈还有伯伯婶婶坐在客厅里聊些家常,“爸妈,大伯,婶,我先去休息了。”

  林晨上楼后,林晨的婶婶之云问,“林晨这孩子怎么了,这几天我看她总是无精打采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林晨爸爸林韩说,“可能是我要把公司交给他管理,应该有些压力吧。”

  “不管怎么样,这事业还是要继承的,还是要慢慢来。”林晨虽然是自己的侄子,但还是把他看成自己的儿子一样。

  “我上去看看他。”李言站起来,上了二楼。

  李言敲了敲门,林晨打开门看到是自己的妈妈,“妈,坐。”

  李言坐了下来。

  “妈,有什么事情吗?”林晨问。

  “小晨,你是不是因为你爸爸他把事业交给你管理,所以感觉有压力是不是。”

  “有一小部分是因为这个,但主要不是为了公司的事情。”

  “那是什么。”李言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