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希也收到了夕贝发来的信心,“姐,我很好,请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

  看着夕贝的信息不知不觉的哭了起来,“夕贝,是姐错了,姐错了,当初我不应该害你的,要不是我,你就不会这样。”闵希一个人在空旷的屋子里哭着,突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孤单的不像话。

  闵希哪去抽屉里的支教申请表,这个申请表是几天前闵希的一个朋友给的。闵希看着手上拿的申请表说,“夕贝,姐希望你能健康快乐的活着,姐也打算去为我之前做的行为去赎罪。”

  闵希拿起笔毫不犹豫的填上自己的信息。

  暮雪不知道夕贝已经离去了,眼瞅着上次在墓园的时候给夕贝一个月的时间离开流川的身边不知道有没有遵守。

  暮雪拨打夕贝的电话,传来的却是系统的女声,“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韩夕贝,你以为关机了就能让我改变主意吗?不可能。”

  现在的暮雪已经是走火入魔的状态,白天在家喝酒,晚上则去酒吧喝酒。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方向目标了,只为伊流川而活着。

  这天晚上,暮雪又来了天天来光顾的酒吧,一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林晨这大半个月忙的是晕头转向,病人又增加了不少,长期拿着手术刀导致现在拿杯子的手都会抖。今天好不容易空了下来,硬是被兄弟拉来了酒吧。

  李魏端起酒杯向林晨敬去,“来,大医生,走一个。你小子,想要跟你一起出来坐坐,还得预约,真的是够忙的。”

  林晨的杯子跟李魏的杯子碰了一下,“你就别嘲笑我了,你看,我现在拿杯子都拿不稳了。”

  “谁让你是大医生呢,那病人生病了,还是得治好是不。所以啊,你既然当了医生,就要好好的治好病人。”李魏无关痛痒的打哈哈说。

  林晨又倒上了一杯酒,跟李魏敬杯“也就是你最缺德,可千万不要有让我给你看病的一天。”

  “绝对不会。”李魏一口饮尽杯子的酒。

  林晨站起身来,“我去出去下。”

  暮雪还在吧台里喝着酒,日以继日的喝酒倒是锻炼了暮雪的酒量。

  旁边的几个男生看着暮雪一个人喝着酒,心痒痒的来到暮雪身边,“美女,一个人喝着,那多没意思,来,我们干一个。”

  暮雪抬起头看着说话的人,长得还不赖,模样挺帅的,可惜自己只对流川有感觉。

  暮雪的杯子向男生碰去,把杯子里的酒都喝光了。

  “酒量不错哦!”几个男生欢呼着。

  暮雪收起友好的表情,换上冷冷的语气,对着刚才碰杯的男生说,“现在你可以滚了。”

  “why,美女看来你没看懂现在的局势。我们人多而你是,一个人。”男生没有恼怒,宣布现在的情况。

  :酷%匠网Oq永%U久Yn免%I费C看√小说

  “谁说她是一个人了。”林晨走到暮雪的左手边,对着男生说,“不好意思,这是我女朋友,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

  男生看着林晨来了,而且并没有用不好的态度和语气跟自己说话,自己也不好说什么,跟林晨互碰了下杯子就走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