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是累了下来,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自己咕哝道,“夕贝,如果我们没有这层关系,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捉弄我。”每次一到夜晚,对于闵希来说是个很漫长很难熬的夜。

  流川回到了家看到夕贝没在客厅,往房间走了去。看到夕贝睡着了,一看时间都快一点了,自己玩的似乎有点晚了。

  床上的夕贝又开始做着噩梦,又是之前那个女人的声音,“我要摧毁她,我不会放过她的。哈哈哈哈。”

  “不要,不要,放了我,不要。”夕贝的嘴里一直在说着这些,流了很多汗。

  流川听见夕贝的声音知道又在做噩梦了。流川真的很想夕贝做的噩梦是什么,为什么会反反复复的出现。

  流川把夕贝抱了过来,轻轻的拍着,似乎这样子夕贝又安静了下来。

  “夕贝,我要你开开心心的活着,我不想看到你这样。”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可是一旦遇到自己在意的事情也是没办法。

  清晨,夕贝醒了过来,看到流川在自己的身边很是幸福。

  夕贝听到客厅里有声音,走向了客厅,看到张嫂正在做着早餐。

  “张嫂,你回来了,没你在还真不习惯呢。”

  “夕贝小姐,莹莹一直吵着要见你,我跟她说你去国外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这Y头才安静了下来。”张嫂说。

  “那张嫂你记得哈,下次把莹莹一起带过来,我都好就没见过莹莹了。”

  “好,那夕贝小姐要不要先用餐,还是等少爷一起。”

  “张嫂都跟你说过了叫我夕贝就行了。”

  “好、好、好。”张嫂慈爱的看着夕贝。

  夕贝看到流川还没又醒过来,而且自己也不应该跟流川一起去公司,万一被别人撞见了,岂不是要泄露了。

  “张嫂,我先用早餐,等会我要去公司上班。”

  夕贝这边享用着早餐,而流川还在被窝里睡。不是流川爱睡觉,确实是现在很早。才七点多一点。

  夕贝整理好要出发了,临走时还不忘向床上睡着的流川说,“我先走了,就不等你了。”夕贝乐呵的向公司走去。

  夕贝走后没多久,流川醒了过来。看到旁边的夕贝不在。走出房外都找了找也还没有人。

  “张嫂,夕贝呢?”

  “夕贝她用完餐就去公司了。”张嫂说着。

  又没等自己,看来自己得公布下身份了,要不然老是这样也不是个事。

  酷◇匠8网@首{.发`

  流川生了一股闷气。

  整理好后,流川走向门外,坐上了车。陆威在前面驾驶着开口说,“总裁,昨天有个女的跟着夕贝小姐,看似她们挺熟的。”

  “查出是谁了吗?”流川问。

  “是之前我们一直在调查的闵希。好像她跟夕贝小姐是朋友。”

  流川在脑海里搜寻着闵希这个人的名字,总感觉有点熟悉。突然回忆起脑海中的片段,读书那会在操场上夕贝跟他介绍她朋友的画面,“流川,你看,那两个人都是我的闺蜜,好朋友。那个高一点长头发的叫闵希,那个短一点的叫暮雪。你看她们漂亮吧。”

  原来是夕贝口中所说的闺蜜,好朋友。当时只是夕贝简单的说了下名字,再也没说过,难怪自己没什么印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