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贝对于闵希的出现有点讶异,“闵希,你这几年都去哪了啊?也不告诉我,我和暮雪都很担心你。”

  “我去国外上学去了,来不及跟你们告别,我也是这个月回来的,准备在国内工作生活。”闵希回答到。

  “对了,夕贝,你什么时候出来的。还有你现在和流川怎么样了。”虽然自己已经看见了两个又在一起了,可是还是要打探清楚。

  “我现在和流川和好了。闵希,不知道为什么,我去医院没多久,感觉我已经是迷迷糊糊的,都有点神志不清了。对于在医院的那几年,我能想起来的事特别少。”夕贝陷入一片疑问的区域。

  “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闵希在心底里深处暗说。

  RT酷q_匠网0永久免|费W~看n小r说*

  夕贝和闵希边走边聊着。一个是依然把对方当做好朋友,而另一个是怀着满腹的仇恨。

  闵希又问,“那你是怎么出来的,我听说是宫陵把你带出来的是吧。”

  “对,那时候宫陵意外的得到我的消息,因为各种原因我们打算结婚,后来流川来到了结婚现场把我带走了,我们又在一起了。”夕贝没有任何防备的向闵希说着。

  闵希不甘愿流川和夕贝在一起,继续挑拨着,“那你爸爸妈妈的死不管了吗?叔叔阿姨毕竟还是伊流川害死的。”

  夕贝立刻反驳,“不,我不相信是流川害死了我爸爸妈妈。”

  闵希见夕贝情绪激动起来,打算重新规划方法拆算他们两,“夕贝,我还有点事情要办,这是我的名片,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

  “好,那我们下次和暮雪一起出来。”

  “恩,好,那我先走了。”两个人告别。

  闵希回到车里,手砸向了方向盘,“韩夕贝,你认为我会放过你吗,你别做梦了,伊流川注定是我的。”

  晚上,夕贝回到家里的时候流川还没回来。自己收拾了下房子。

  而这边高级的酒吧里,流川和冥冲以及还有些玩在一起哥们的都在喝着酒。

  “来,伊总,喝。”大家都敬着流川。

  流川不好推辞,喝了下去。

  “伊总真爽快,难怪你的事业发展的那么顺利。”其中一个男的说。

  喝的差不多了,流川放下酒杯,“各位,我得先回去了,要不然家里的太太不好交代。”

  冥冲点点头笑笑。

  而其他人愣在刚才流川的那句话中,伊总结婚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其他的人也都在讨论这个问题。而冥冲在静静的喝着酒,听着旁边的这些人说着。

  闵希回到家里,拿起剪刀剪向抱枕,把抱枕当做是夕贝,疯狂的剪着,“哼,韩夕贝,我不会让你如愿的。你抢走我爸爸妈妈,你抢了我那么多东西,你还想抢我爱的人,我跟你没完。”此时的闵希已经完全没有理智了。

  夕贝的存在对于闵希来说就是一个痛,“为什么,为什么,你是我妹妹,而且还是同父异母的妹妹。”闵希快陷入崩溃的边缘,自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