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流川倒要看看自己的父母要耍什么把戏。

  “行,于泽,跟老爷子说下后天我们就去。让他们都准备好,跟他们说我带了媳妇给他们看。”

  “是,总裁。”

  回到房间里,夕贝问,“川我们要去哪里呀?”

  酷q…匠P网首@\发k

  “去加州?”

  “去加州干嘛,你爸爸妈妈在那里吗?”

  “对,丑媳妇迟早要拜见公公婆婆的,不用担心。”伊流川早就想把夕贝带回去了。要不是那三年夕贝离开了自己。

  夕贝惊呼:“什么,去见你爸爸妈妈”。

  “对,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先睡一会,看你也累了。”流川温柔的说。

  “好,”夕贝回答着。

  伊流川看着夕贝睡着之后走了出去。

  “于泽,走,会见会见冥总。”

  “是。”

  某一高档的酒吧内,伊流川走了进来。金黄的包厢,豪华的摆设。

  流川友好的说:“冥总果然好眼光,这么会享受生活。”

  冥总谦虚的回了回:“伊总,说笑了,我怎么敢跟你比。”

  伊流川坐了下来,没有多余的话,直奔主题,“我们谈谈下一个合作的项目。”

  “伊总爽快,我也爽快。来吧。”

  两人谈了快到晚上9点多终于谈完了。

  “伊总,果然聪明很重要,做什么事都能成。”冥总端起酒杯,“来,你也好不容易来一趟,今天不醉不归。”

  伊流川明白这些规矩,流川也端起了酒杯,“来,冥总请客,我伊某人也不好推辞才是,来。”相互碰杯一口饮尽。

  韩夕贝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看到伊流川没在,赤着脚走下楼,打开门看看伊流川回来了没有。

  有一道墙外的黑影让夕贝看到了,她不敢出声,轻轻的又走回屋里去。手颤抖的把门关上。

  夕贝觉得她的生活一直有人监视着,这是她的直觉。她好害怕。自从她出医院出来了之后就感觉有人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屋子很大,而此刻,只有她一个人在。

  夕贝轻泣着:“流川,你在哪里,怎么还不回来,我好害怕。”许久后的敲门声,把韩夕贝吓坏了,脚哆嗦了走不动。

  外面的伊流川推着们进去,看到韩夕贝的自我保护的样子。

  “怎么了,夕贝”温柔的问着。

  夕贝一看来人是流川,伸手抱着他,嘤嘤的抽泣着。

  “来,夕贝不怕,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流川觉得夕贝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有事。

  “我害怕,这里好恐怖,我要回去。”

  “不用怕,我们回房里去。”

  两个人进了房间躺在床上,流川的直觉告诉他,今天的夕贝让他觉得很奇怪。应该发生什么事了,但夕贝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只能让她先平静下来。

  没过多久,夕贝平静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伊流川走到书房。拨通了于泽的电话“于泽,给我查一下,今天我走了之后,是不是有人来过这里。”

  “是”于泽回答着。

  流川又走回了房间,夕贝我该拿你怎么办,我希望你可以告诉我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的说着,“睡吧,我守着你。”伊流川很想知道知道为什么三年前夕贝会说是自己害了她的爸爸妈妈。流川觉得奇怪的是,谁送她去的医院。

  各种问题在他的身边围绕着。流川回想着分手的那天,夕贝敌意的跟他说:你知不知道我爸爸妈妈已经死了,已经死了,现在你开心了,你这个杀人凶手。

  伊流川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但他感觉的到,这一定是有人在挑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