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今天刚到这家公司报道。看到她们所说的总裁。看了过去,眼睛就像被他吸引了一样。稳健的步伐,成熟的轮廓显得更加迷人。

  暮雪一直是学校的里公认的校花。暮雪看到伊流川要乘电梯上去了,快速的跑过去准备要进总裁的专属电梯。

  陆威拦着手请示暮雪出去:“这是总裁的专用电梯,请小姐到那边去。”

  “那边的电梯都满员了。”暮雪用可伶的眼神看着陆威。

  “让她进来。”

  “是,总裁。”陆威便放行了暮雪进来。

  暮雪走了进去,心里莫名的紧张,眼神一直停留在伊流川身上。

  暮雪看到自己到了,依依不舍的走出电梯。

  到达顶层楼的时候,伊流川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想着各种的事情,想着要跟夕贝怎么去相处,根本没把暮雪的事情当一回事。刚才让她进来纯属是因为她是夕贝的好朋友。

  暮雪走到办公室,心情很好。

  许经理跑过来说:“暮雪呀,你跟总裁是什么关系啊,总裁还是第一次让别人跟他乘坐同一部电梯呢,你见到总裁记得要帮我说说好话哦。”

  “许经理,我跟总裁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只是快要迟到了,所以总裁才肯让我跟他乘坐同一部电梯的。”

  暮雪说完,许经理的脸色就拉下来了,本来还指望暮雪跟总裁说说的,好让自己升职加薪。这下是没指望了,就不再对暮雪客气了。“今天的有很多事情要做,没空让你站在这里闲着,还不快去工作。”

  “是。”翻脸比翻书还快,暮雪小声咕哝;就知道许经理就是这种人,有希望的对你就像供佛一样,没希望就当你是瘟疫一样。暮雪算是看清楚了。

  在医院待了几天,夕贝很想跑。可是外面的人说什么也不让她走,夕贝是真的不想再跟伊流川有什么关系了。

  她只想过着自己的生活,只为自己不为别人。而且爸爸妈妈的事情始终都无法释怀。爸爸妈妈好不容易把自己养到那么大,就在一夜间,失去了最疼爱自己的亲人。

  夕贝琢磨着要怎样才能逃出去,然后叫暮雪要小心。

  她忽然想到一个办法,轻声的走到门边。

  夕贝假装摔倒了,站不起来:“你们扶我一下,我的脚崴了。”

  保镖看到夕贝马上去扶,夕贝使尽全身的力气把他们推到一边跑了出去。

  跑到医院大门外,拦了出租出就坐上去。

  保镖们也追了出来,伊流川看到夕贝坐到前面的出租车去了。

  “陆威,追上前面的出租车。”

  “是。”

  出租车司机看到后面有车跟着自己的车就对着夕贝说道:“小姐后面一直有辆车一直跟过来,是不是找你的?”

  夕贝回头望了望看到是伊流川,神色很慌张:“师傅,不能让他们追到我,师傅,麻烦你开快点好吗?”

  司机也很尽职又加快了车速。

  陆威也加快了油门追了上去。

  “小姐,我这车比不上后面的那辆车,没办法甩掉他们。”

  “这,”夕贝很害怕被伊流川追到。

  夕贝望了望看到马路上的两边都长满了树。

  “师傅,等下你在边上开慢一点,我跳下去。”

  r最、:新N章节)H上;酷p匠¤T网

  司机觉得这样做很危险:“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求求你了。”夕贝擅自打开车门。司机看到夕贝车门都打开了,车速慢了下来。

  伊流川看到夕贝打开车门要跳的时候,心里咯蹬了一下。

  就在准备要跳的时候,陆威开了上来:“小姐,你不能跳,很危险的。”

  夕贝看到伊流川那眼神,吓得马上又关上了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