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新朗新娘交换戒指,主婚人说着;就在新郎往新娘无名指上带上的最后一刻,一帮身穿黑色西服的人到了婚礼现场。捣乱着婚礼。参加婚礼的人一片混乱。

  韩夕贝看到从车里下来的来人正是伊流川。而伊流川严厉的眼神看着韩夕贝。心里莫名的紧张。虽然三年没见了,但发生的事情依稀还在昨天。

  “宫陵,怎么办。”韩夕贝由于紧张手抓着宫陵的衣角。

  宫陵觉得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怕这种场面。而且更不能再夕贝面前丢脸:“今天是我宫陵结婚我看谁敢闹。”

  伊流川上来就是一拳,“当然我敢”宫陵被打到地上。宫陵看到来人是伊流川,一个商业的传奇人物。宫陵知道得罪了伊流川会有什么下场。

  》y最新S章…}节Nc上z…酷$#匠网q/

  伊流川鄙视了看了眼宫陵,尔后直奔到韩夕贝那边去。

  三年了,真的已经是三年过去了。没想到彼此还能再见到面。伊流川眼中的韩夕贝已经褪去了活泼的那份气息,和自己以前在一起的韩夕贝已经是不一样了。而韩夕贝的眼中的伊流川也已经不再是阳光的面容了,现在的伊流川比以前更加的成熟迷人。

  伊流川看着韩夕贝身上的一身新娘的打扮,冷哼了一句:“怎么样韩夕贝我说过除了嫁给我之外别人都是不可能。而你也只能由我掌控。伊流川手在韩夕贝脸上抚了抚。

  韩夕贝脸撇下另一边:“你疯了,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韩夕贝说完就要走。

  “今天你想走都别想走,”愤怒的把韩夕贝扛在肩上。

  “你放我下来,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韩夕贝想挣脱下来;

  伊流川把韩夕贝重重的摔倒车上,

  “开车。”前面的司机陆威听到指令后就启动了车子。一路上,伊流川的眼神都想要杀人一样。韩夕贝这会儿感到害怕了,看都不敢看,只想着怎么样才能逃走。

  到了一座离市区偏远的一幢别墅里,车停了下来,韩夕贝看到车停了下来,立马开门准备跑。

  伊流川不屑的说道:“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清楚吗,车门是打不开的。”

  而伊流率先走下车再走到另一边的车门,打开车门就拖着韩夕贝下来,然后又扛在肩上。

  韩夕贝已经彻底没办法了,办法都想尽了,也都逃不掉。

  伊流川来到自己的房间,然后把门重重的关上,反锁了,外面的人进不来。伊流川把韩夕贝仍在床上,然后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

  韩夕贝看到就慌了:“你要干什么,我们现在是陌生人了。”

  伊流川:“我只是来拿走属于我的东西。”把韩夕贝压在身下,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韩夕贝一直挣扎着,用手去打他,可是被伊流川的手钳住了,又用脚去踢也被钳住,动都动不了。

  “韩夕贝难道你不应该回报我一下吗?毕竟我保护了你这么多年,怎么说也是你的恩人吧。”伊流川呼了一口气在韩夕贝身上。

  韩夕贝颤抖了一下“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也没有欠你的,请你放开我。”

  “既然你那么不自觉那就只好我自己来了。”说完又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伊流川先从耳朵里开始吻。韩夕贝除了挣扎还是挣扎“你放开我,你今天要是伤害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伊流川没做理会,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伊流川看着韩夕贝挣扎的样子,心里顿时很痛快:“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怎么着我也会让你的新婚日子很难忘的。”

  这会儿伊流川已经忍不住了,没有任何的前戏,招呼都没打就一下子进入了,进入的时候伊流川懵了一下。她居然还是第一次,这让伊流川很高兴。

  说明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本来伊流川就没想过韩夕贝会是第一次。

  韩夕贝很痛苦,扭曲的表情。除了痛还是痛。每每动一下都好痛。韩夕贝不敢再挣扎。

  伊流川看到怀里的小女人不反抗了,心里又惊又喜,又开始一次又一次的顶撞,直到最深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诺贝雪说:

首次写作,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