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要成才我是一名屌丝。

  从去年公司全面破产,养父母双亡,在原来的城市被追债,无奈转学到这所外地的高中后,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

  而在这个新班级,完全超乎我的意料之外。

  班上有不少的漂亮女生,什么超短裙,黑丝蕾丝裤袜,到处都是,浓妆淡抹,如同社会小太妹一般,极其诱人。

  这让我有点小激动,自己虽然混得不好,也不是特别有钱,可长的还算挺好吧,这种社会太妹,找一个泡一下,应该是非常容易的吧?

  令我失望的是,坐在我前面的女生,长的肥头大耳,又丑又胖,后来才知道,大家都叫她猪头。

  而我的同桌,外号大翔,人长的和翔一样,人品不错,经常请我上网。看起来也与我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

  不过这小子人缘交际倒还挺好,至少不会像我一样受排挤。

  开学第一天,我左上方的一对情侣,正在目若无人的秀着恩爱。

  男生将他的大手放在了女生包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上来回抚摸,而女生也不反抗,似乎极为享受,还将小手放在男生的裤裆处,不知道在做什么五一劳动。

  我看了一下台上不断喷吐着口水泡沫的老师,又看了一下身旁睡的迷迷糊糊的大翔,我也不禁有了一丝困意。

  就在我准备睡觉时,一个巴掌拍到了我的桌子上,将我吓得直接惊醒。

  我顿时就恼火了,是男人都会有几分火气的,俗话说男人血气方刚是个宝,老子刚想睡觉,你给我弄醒,是什么意思?

  抬头一看,这不是刚才那个摸黑丝的男的吗,他找我做什么?

  正当我准备问他的时候,他又是一脚踹到了我的桌子上。

  “你小子行啊,刚才狗眼往哪里瞟呢。”

  卧槽,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在偷窥他女朋友。

  “你女朋友长的和鸡一样,我口味这么重?”

  估计这家伙也是个暴脾气,听到我当众损他女朋友,直接对我破口大骂起来。

  而他女朋友更是直接哭了起来,那哭的一个梨花带雨,恨不得将班上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她身上。

  台上的老师老早就不耐烦了,“你们要吵出去吵,不要影响我上课。”

  我一惊,我靠,我咋忘了台上还有个老师呢,这开学第一天就给他留下这么差的印象,日后给我穿小鞋怎么办?

  那名男子却是毫不在意,直接冲上去就是一巴掌往老师脸上扇去。

  “赖皮廖,你丫现在牛b了?敢使唤我了?”

  “你……”

  老师很想说什么,但考虑到一些问题,还是努努嘴,什么都没敢说。

  酷|;匠¤{网首发9q

  我心说这个老师也太没种了吧,被学生打了连口都不敢还一个。

  “操哥威武,操哥吊打赖皮廖。”

  台下的学生起哄起来。

  原来这男生叫操哥,为什么叫操哥,难道他那活很厉害吗?

  就在这时,操哥却是将手指着我,一脸牛逼的说道。

  “这小子看你们大嫂,怎么办!”

  “打他!”班上一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着,操哥与班级的几个混子便向我走过来。

  尼玛,这是要做什么。

  我面色有一丝惊慌。

  “你想干吗?”我站了起来,对着操哥说道。

  操哥就这样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刚刚来,并不怎么想惹什么麻烦。

  我身高一米八多,而操哥却只有一米七五多,站在我面前,他却是矮了一头。

  我推了推他一下,没想到他这么不经推,差点让我给推倒在地。

  估计身体是被酒色掏空了吧。

  “敢动操哥?”那些小弟见我依旧如此嚣张,几个人直接将我的课桌掀翻。

  我朝讲台上看了看,丫的老师早尼玛跑了。

  眼前几个人虽然没有我高,但毕竟人多力量大,搞我还是很容易的。

  我也年少冲动过,这种情况冲上去跟他们干那完全就是傻逼的行为,找老师解决反而更好一些。

  毕竟我现在可不是一年前的大少爷,做事没人帮我擦屁股,什么都要理智。

  “我跟你拼了!”操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怒气的吼道。

  我说你到底想怎么样,不就看了一下你女朋友吗,至于这样吗。

  操哥冷冷一笑,对我说,你小子今天刚转来就敢在我郑正操的地盘闹事,不练你一顿怎么行?

  经历过这么多,我的心智也成熟了许多,郑正操眼前的做法,在我看来,是极为幼稚的。

  郑正操似乎也好像不想与我多说什么,当即一拳狠狠地朝我小腹砸去。

  学过几年格斗技巧的我,别的不敢说,打一个小混混,还是没有问题的。

  有人会问,为什么打一个没问题,打几个就有问题了。

  这种人我只能说你傻逼,这又不是什么武侠小说,学一点技巧就能一单几?好汉也架不住人多啊。

  我立马握住郑正操的拳头,因为他身高比我矮,所以他并不能抓住我的头,我直接一个翻身,将他甩在地上。

  将他甩在地下后,我的拳头如雨点般打在他的身上,不过他的小弟也不是吃素的,见自己的老大被我如此暴打,几个人上来将我围殴。

  我知道自己敌不过他们,但我也不打别人,就是打郑正操。

  这种人,何事必报,你不给他一种刻入内心的教训,肯定还会纠缠着你。

  班级上的人也在一旁看着热闹,也没有人去告诉老师,也没有人插手。

  但我看见身旁的大翔挣开了一会眼睛,不知为何的笑了笑,然后继续睡下。

  打了一会儿,他们见我全身青肿,便放过了我。

  此时最引大家注意的,不是我,而是郑正操。

  他可比我惨多了。

  刚才打架时,我也就只打郑正操,因为我身高力气的缘故,下手特别狠,他不但全身比我还肿,而且鼻子流血,完全凹了进去。

  看这样的郑正操,大家也有些忍不想笑,头发错乱,看起来就像猪一样。

  简直和我身前的猪头绝配。

  猪头更是毫不在意,情意绵绵的走到郑正操的身旁,握住郑正操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说操哥你怎么了人家好心疼,让人家帮你摸摸。

  全班大笑。

  郑正操猛地一甩猪头的肥手,擦擦鼻血,带着他的狗腿子走了,估计是去医务室包扎。

  走到门前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王健你死定了。

  我不屑笑笑。

  将落在地下的书捡了起来,这些书可重要了,将来自己还要读书成才呢。

  我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心如当初说:

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