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活下来的怎么可能是你!”看到来者之后,黄霸天一脸茫然的喊道。

“边叔叔,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边兄!”秦骅走到边星河的身边,将怀里一身鲜血却格外俊朗的少年放在地上,惭愧的说道。

边星河强压心中的痛苦,在一番探查之后,发现儿子还有生机,顿时松了一口气。

“小子,你能把龙儿活着带回来,这就是叔叔欠你的!”边星河冲着秦骅点了下头,虚弱的说道。

“大熊!大熊……”

“别叫了!那只笨熊早就去见它祖宗去了!”秦骅一脸讥笑的跟黄霸天说道。

“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杀了那个五阶妖兽?”边星河一脸惊异的跟秦骅问道。

“边叔叔,那笨熊确实被我杀了,事情的经过等我们回去我再跟你详说。”秦骅回头跟边星河解释道。

“好,那黄霸天现在虽然虚弱,却不要小视,他已经步入邪途,会一手黑暗魔法。”边星河虚弱的跟秦骅交待着。

“黑魔法?”秦骅眉头一皱,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

却也没有多想,秦骅转身冲着黄霸天吼道,“老贼!我与你猎鹰团本无瓜葛,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与我!又伤我兄弟,害我叔父!今天,就做个了断吧!”

不等黄霸天答话,秦骅立刻凝结火焰,画出一道火焰牢笼将黄霸天圈在里面。

与此同时,体内雷系魔能疯狂运转,只见一个银色雷球出现在秦骅手中,见雷鸣爆弹凝结完毕,秦骅直接将雷球朝着黄霸天打了过去。

虚弱的黄霸天哪里还能躲得过去,硬生生的吃了这么惊天一击。雷球不但轰伤了黄霸天,那随后的爆炸更是在他胸口炸了一个血坑。

黄霸天浑身鲜血的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单手支撑了一下地面,一脸狰狞的说道,“小子,你终于承认博儿是你杀的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黄霸天,秦骅淡然的说道,“是我。但是却是他先要杀我。”

“啧啧,承认就好,承认就好!”

黄霸天突然狂笑,声音里满是落寞,却也有一种决然的感觉。

只见一股黑色的气体从黄霸天的体内喷涌而出,将黄霸天的身体裹在里面,而黄霸天的气势却陡然上升。

“这是……燃烧魔能?”一旁观战的边星河看到黄霸天的突变,失口喊道。

秦骅并没有听到边星河的话,他反而对黄霸天周身的黑色气体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好像很熟悉,很亲切……

“边会长好眼力!”黄霸天自嘲的冷笑道,“今天与边会长一战,黄某受益匪浅!但这小子杀我爱子,破我基业,不杀他,我死不瞑目!”

  z酷;~匠m网永:久免h费看A小)说GU

黄霸天也不再理会边星河,只见他双眼逐渐凹陷,皮肤褶皱,声音嘶哑的冲着秦骅吼道,“小子跟我一起去给博儿赔罪吧!”

话音落罢,只见一股黑色能量从黄霸天身上奔涌而出,凝成一股漩涡,直接朝着秦骅奔去!

黄霸天好像被抽干了一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浑身上下,已经皮包骨头,生机全无。

突如其来的黑色漩涡将秦骅惊醒,眼前的巨变秦骅自认无法阻挡,可是秦骅却有一种感觉,这黑色的漩涡似乎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不容秦骅多想,只见那股黑色漩涡直接冲进了秦骅的身体里。秦骅只感觉身体里像是爆炸了一样,脑袋里也是嗡嗡作响。

***

秦骅痛苦的揉着发胀的脑袋,看到自己竟然躺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便努力的回想着发生了什么,却发现什么都不知道了。

将手放下,秦骅才发现在床边趴着一个沉睡的女孩子。或许是刚刚放下手不小心的触碰,女孩子伸出小手迷糊的揉着眼睛,当看到秦骅的注视之后,惊喜的跳了起来。

“小羽哥哥,你醒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挺过来的!”女孩儿一脸喜悦的冲着秦骅说道。

“婷婷妹妹?”眼前瓷娃娃般的面庞让秦骅很熟悉,不久便想起来这可爱的女孩儿是谁。

“嘿嘿,小羽哥哥还记得我!婷儿就知道小羽哥哥不会不理婷儿的!”边婷婷脸色红润的跟秦骅说道。

“婷婷,边叔叔在哪里?”秦骅一脸诧异的看着小脸突然通红的边婷婷,问着。

“哦,对了,我要去告诉爸爸这个好消息!”

边婷婷风风火火的离开,让秦骅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联想一下现在的情形,秦骅心底也就有了答案。

不多久,边婷婷便带着父亲和哥哥走了进来,边御龙看到秦骅之后,更是直接跪倒在地,冲着秦骅拜道。

“小羽兄救命之恩,御龙无以为报,今生今世愿在小羽兄身边鞍前马后!愿兄长成全!”

秦骅震惊的看着跪在床前的边御龙,刚想起身去扶起边御龙,却不想身体穿来阵阵疼痛,疼得秦骅顿时大汗淋漓。

边婷婷看到秦骅痛苦的样子,直接冲到了床头,替秦骅擦去头上的汗水之后,用白静的小手轻轻的给秦骅做着按摩。

“哥哥你干嘛啊!你吓到小羽哥哥了!”边婷婷气鼓鼓的冲着边御龙喊道。

站在一旁的边星河苦笑的扶起满脸自责的儿子,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对秦骅说道,“御龙的事暂且不提,你能醒来已是不易,先好好调养身体再说。”

秦骅感激的看了一眼为自己按摩的边婷婷,却不料边婷婷的脸上又慢慢的有了一丝红晕,随即跑了出去。

秦骅完全被边婷婷搞晕了,索性不再理会,一脸郑重的跟边星河问道,“边叔叔,我没事,我现在就想知道我那帮兄弟?”

边星河见秦骅醒来竟先关心他人,不由得在心里对秦骅多了一分敬重。“他们都活着,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不能再受刺激,先把伤养好,其他的以后再说!”

不等秦骅继续发问,边星河就带着儿子离开了。

秦骅虽然心里有许多疑问,但他也知道,边星河说的对,现在只有养好身体才是第一位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