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狱警来了,我们都停止了动作,根本不敢下手,让我没想到的是狱警根本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就走了。我看大家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发现有个中年人缓缓的爬了起来,表情很是狰狞,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刀片,直冲琪哥而去。“琪哥,小心。”琪哥疑惑的看着我,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这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朝那人就扑了过去,那人也没看到我,我直接就把他扑倒在了地上。

  他一看也是老手,我两刚倒在地上,他就把刀片放在了我脖子上,我双手定在空中一动也不敢动,那人也没上手,他表情狰狞,眼里却闪过一丝玩味,琪哥他们反应过来就准备往我这边冲,那人看着琪哥他们呵呵一笑“你们在往前一步试试,你们可以堵堵我敢不敢杀了这小子。”

  琪哥他们听到这句话就都定在了原地,一动也不敢动。那人呵呵的笑了起来,声音很是阴森“现在,你们把烟都给我放在我床上。”邱大帅很是听话的就把烟放在了他床上,邱大帅可能是认为那人爱财便说“别冲动,你想要多少烟我都可以给你拿过来,你要钱也行,你先放过我兄弟行吗。”

  “我草你姥姥的,老子就一重刑犯,我要钱干嘛,你们tm的敢揍老子,你以为是钱就能解决的吗?”我感觉那刀片又压紧了几分,我的脖子已经开始有鲜血往外躺。“要不这样吧,你们哥几个都给我下个跪,说不定我就原谅你们了。”

  琪哥他们沉默了许久,邱大帅一咬牙就先跪了下来“我这辈子就认你这么一个兄弟,我跪我愿意跪。”琪哥他们也一个接一个的跪了下来,我知道他们都是有尊严的人,特别是邱大帅他本来就一花花公子,从小就没被人欺负过,别说下跪了,别人扇他一巴掌他也得和那人玩命,而现在他却很淡定的跪了下来,眼里没有一丝不情愿。看到大家这样,我眼里不自主的淌出了热泪。

  那人看到他们这样,眼里没有一丝怜悯,有的只是自己失了面子的愤怒,他认为我们这些人丢掉尊严来补偿他是永远不够的“哟,现在都这么听话了,早干嘛去了,我告诉你们,现在晚了。”那人狠声说道。

  琪哥他们一看那人违约就都急了,那人透着玩味的看着他们“咋啦,不想要你们这小兄弟活了啊,一个个都这么激动。”

  琪哥他们脸色一沉,都冷静了下来。琪哥深吸了几口气“你说要我们干什么才肯放过皓轩。”

  F☆酷匠v网w唯=q一{正Ug版J,其他U都K9是o盗版

  “其实也容易,你们把屁股撅起来,每人让我爽一下,到时候我自然会放过我刀下面这小逼崽子。”那人拿起烟点上,抖着腿,笑的很是猥琐,眼神中充满着玩味。

  “我草泥马的,你有种就弄死我,装你吗的逼。”我也是被他给惹毛了,一股子狠劲给上来了,这tm逼娘养的是什么意思,叫老子兄弟给跪下,还tm还想玩他们,他配吗。

  那人冲我微微一笑,一刀就刮在了我眼睛上,还我我闭了一下眼睛,不然肯定是被给整吓了的,我感觉眉毛到上眼皮那一块火辣辣的,鲜血从那快地方留了出来,眼睛一睁开,血流进眼睛里渗的痛。

  “你在和我逼逼一下试试,你是从小没爹管还是怎么,是不是还要我管教一下你啊。”那中年男人的话里充满着戏谑。

  我从小就最不喜欢听到没爹管这个词,因为我爸很少回家,所以那些小孩子都喜欢这么叫我,我一听他们这么叫我我都会冲过去和他们干架。“我草泥马的,就你tm的还配教育我?你先学会怎么叫爸爸在来说教我把。”我瞪着眼睛。血慢慢流入了我眼里,又从我眼里流出来,我没有闭一下眼睛,那场面看起来特别渗人。

  他可能也是被我这样子给吓住了,但很快他就火了,拿起刀片又准备朝我脸上下手。这时候琪哥的声音传了出来“放过他,我脱。”

  说完他就把外裤给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内裤,那人呵呵一笑,他把刀片顶回我脖子上,然后扯住我的头发就往琪哥那边走,我和一条狗一样,在地上爬着,只有我动作稍微慢一点,头发就会被他扯的揪心的痛。

  他来到琪哥身边,知道刀片放在了琪哥脖子上,他才像踹一条死狗一样把我踹开,我从地上翻了个身爬了起来,我生怕琪哥做什么傻事,我刚想往琪哥那边敢,意外已经发生了,琪哥直接一脚踹在那人肚子上,那人的刀子也从琪哥脖颈划到了耳朵下面,琪哥半边脸都是血,很是吓人,那人还想去捡刀片,被我一脚就踹到了头上,伟哥他们几个冲他扑了上去,他们控制好那人的时候,我和不要命一样的揣着他下半身,知道他那开始流血,眼睛泛白我都没有停止,揣着踹着我自己的眼泪就留了下来,虎浩南在大声的呼唤着狱警,而我就和失了魂一样,用脚不停的踹着那人的下半身,直到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我全身,我倒在了地上。

  我醒来的时候,双眼无神,呆呆的看着墙壁,我心里这道砍肯定是过不去了,这么多兄弟为我跪在了一个人渣面前,琪哥为了保证我的安全,把自己推到了悬崖边上,我希望他没啥大事,不然这坎我一辈子都过不去了。

  “轩,你醒来了,有没有觉得哪里有不舒服的?”老盖的声音传入了我耳中,我猛的坐起,抓住老盖的双手“琪哥没事吧,快告诉我他没事啊。”说着说着自己眼泪就不争气的留了出来。老盖脸色苍白,脸色没有一丝笑容“没事的,你要相信琪贱人,他会挺过去的。”老盖忧伤的说道。

  我直接就懵了脑子里一直重复着老盖的那句话,他会挺过去的,他会挺过去的,会挺过去的。我把被子掀开就往外跑,针管从我手上脱落了下来,我的鲜血涌了出来,填满了整个手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