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烧烤摊上,那老板冲琪哥他们笑了笑,看来都是熟人了。琪哥点了些烤肉,就叫了一箱啤酒。琪哥打了个电话,叫了两个朋友过来吃烧烤,“皓轩,等下我有两兄弟过来,我们有个组织,你愿意加入不。”我很直接的就答应了,他们也都是爽快人,这两天下来他们也对我挺好的,也没欺负我这一个外地人。

  “那行,等下他们来了我就宣布你正式加入,他两也挺好相处的,现在职高读书。”琪哥开心的说道。我点了点头,烧烤刚上,琪哥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琪哥把电话挂掉,人都开心了不少。“皓轩,老盖叫我好好谢谢你,他妹妹已经开始做手术了,你多打的5000块钱能让他妹妹多住会院。”

  “都说是兄弟了,你们还玩矫情啊,过分了昂。”我冲他笑了笑。

  “也是,是我矫情了,我自罚一杯。”说着笑呵呵的就把酒干掉了,看的出他们还是打心底感激我的。

  和他两喝了几杯,琪哥的两兄弟就到了,两人相差极大,一个猥猥琐琐的,很瘦,而且不高,大概一米7左右,背还有点微驼,另一个满身的肥肉,1米7几,少说也得200斤,脸肉嘟嘟的,但是看起来挺凶的。琪哥走到了我边上攀着我的肩膀“这是我的舍友,也是我兄弟,叫李皓轩,老盖的事情全靠他解决的,人品没得说,我想让他加入我们,你们有啥意见没。”

  老胖和小瘦摆了摆手“我们这不一直你说的算吗,还问我们干啥啊,显你呢。”

  琪哥哈哈一笑“皓轩,我和介绍一下哈,那个胖胖的叫李骏,从小和我长大的,脾气有点暴躁,你谅解一下,那瘦瘦的叫康磊,人比较猥琐,喜欢约炮,人称3石屌(屌,小鸡鸡的意思),人都蛮好的,都是义气当头。”

  “琪哥,不带你这样损人的,我虽然脾气暴躁了一点,但我也没怎么冲兄弟发过脾气啊。”李骏郁闷的说道。

  “额,我确实喜欢约炮,这我没法狡辩,但你也不能说出来啊。”说完这一胖一瘦就冲琪哥扑了过去,这让我感觉回到了以前,我们初中那时候也喜欢这么闹。

  琪哥爬起来扶住自己的腰“吗的,胖子你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啊,你这砸下来不要了我的命啊。”

  李骏眼睛一瞪,“你说啥?我没听清,你在说一遍听听?”

  “我说你帅呢。”琪哥无奈的说道。李骏满意的点了点头,“皓轩,我们经常这么闹的,你以后会习惯的。”离骏朝我笑着说道。

  “没事,我们初中的时候也是这么闹着玩的,早就习惯了。”说完,我冲胖子使了个眼色,李骏秒懂,朝琪哥就扑了过去,我紧随其后。

  琪哥委屈的躺在地上“皓轩,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们一个宿舍的,你帮着胖子欺负我。”

  我白了琪哥一眼“哥,不是我不想帮你,骏哥这么强势,我帮你也干不赢啊。”

  琪哥转头瞪着曾伟伦“你特么在看戏啊。”说完就朝伟胖冲了过去,显然他把自己受欺负全怪在了伟胖,伟胖虽然没有李骏胖的那么夸张,但也是160来斤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琪哥非要去送死,两分钟后,琪哥妥妥的躺在了地上,他一脸的忧伤,躺在地上一声不吭,就差留出那委屈的泪水了。

  他这副表情让我想到了当时最流行的一句话,每当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时候,我都会忍住泪水不让他掉下来。

  我们回到桌子上开始喝酒,拼酒拼的挺凶的,差不多喝完就给续上了,酒过中旬,伟胖的脸开始由黑转红,却是像极了关公的脸,“我跟你说昂,皓轩,想当年伟哥我小学在学校可是一霸,”我点了点头,瞪着大眼睛看着他。

  伟哥迷迷糊糊的说“当年我带领着我那些小弟,我跟你说,我说一,学校无人敢说二,小学伟哥我就用刀砍过人,也被砍进过医院,哎,自从初中认识了朱琪我就越混越差了,初三毕业了在学校也才有点名气。”

  琪哥冲伟胖微微一笑“是勒,你吊,在初中的时候差点被人追着砍死,你和我一个宿舍,那砍你的人又是我发下,我才拦了下来,不然你现在估计都没命了。”

  伟胖尴尬的笑了笑“那小子实在是太狠了,现在虽然关系好了起来,我看到他都还有点怕。”

  和他们又扯了会赎子,琪哥举起酒杯“欢迎皓轩加入我们奇葩大队。”

  我顿了顿,这特么谁想出来的,确实挺奇葩昂,我举起酒杯和他们一饮而进。

  他们这些人特么比我还贱,不关照新人也就算了,还一个劲的灌我,就算我能喝也禁不起他们这样搞啊,何况我还不能喝。没几轮我就被他们给搞趴下了,喝的烂醉如泥,连怎么回到宿舍的都不知道。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张大脸就出现在了我眼前,特么的就差亲上了,我感觉把头偏向了一边。“皓轩,你终于醒了啊。”老盖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

  》酷‘匠网"%永久xd免费*看小\'说Em

  “恩,你特么别把脸靠的这么近行不,我性取向很正常的。”我心里慌慌的,这尼玛万一他性取向真不正常咋办。

  老盖坐直了身子,“我就是和你道谢,真的很感谢你,我妹妹的手术很成功。”

  我看他并无恶意就冲他笑了笑“没事,都是兄弟,别客气昂。”

  “恩恩,我老盖认你这兄弟。”说完冲我笑了笑,满脸的真诚。

  我恩了一声,他又说“那钱我会还你的,但是我的凑凑。”

  我知道老盖家肯定也不是特别富裕,“没事,你慢慢凑,我不急,不用还也行,没关系的。”那时候是真的对钱没啥概念,以后才明白赚一万块钱有多难。

  “不,我一定会还你的。”老盖很诚恳的说道。

  我应了一声就去洗漱,其实我觉得大家既然是处兄弟的话,那就别那么多讲究,那样反而会显得生疏,洗漱完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