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我自己都不知道它为什么而流,从什么时候开始留出了眼泪。我从抽屉里拿出烟点上,不知道为何,心里很是压抑。

  出了卧室,他们起的都很早,一个个的坐在沙发上抽烟,也都不哼声,满房子的烟味“怎么了,兄弟几个,这大早上的和我演哪出啊,别苦着个脸啊。”我强挤出笑容冲他们说道,我大概也猜到了是什么情况。

  “你别装了,笑起来咋滴跟哭一样啊。”军哥笑着说道,笑着笑着他眼泪就留出来了。

  猴子过去帮他把眼泪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却留了出来,我眼睛一直红红的“你们能别这样吗,别和我说你们的事,我不想听,也接受不了,晚上我们去‘我们的青春’好好玩,都别给我哭丧个脸啊。”

  他们点了点头,没有一个人说话的,整个房间都充满着离别的伤感。大家从早上到晚上,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一直抽着烟,地上全是烟蒂,都滴水未进,饭那就更不用说了,天越来越黑,夜色朝房间笼罩过来。

  门被外面打开,馨月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她把灯打开,“都不想活了是吧,满屋子的烟雾,窗户也不打开。”看着我们愤怒的说道。说完就把门窗都打开了,大家都没有搭理她。

  “你们是在和我闹哪出?都哑巴了是吧?”馨月愤怒的说道。

  “不拿你们自己的命当命看了?一个个的眼睛里都是血丝,嘴巴都干裂的不成人样了,都闹断水断粮啊。”说完,她就去给我们倒水。她把水放在我们面前,看我们都不喝又一个个给我们灌了进去。

  更…新1最B《快\{上?酷(R匠网(_

  我习惯性的拿起烟给点上,馨月过来就抢走了我的烟扔到了地上,我继续从桌子上拿起烟继续点上,她又给丢了,我用我充满着血丝的眼睛看着她,她眼里充瞒着心疼。我收回我的目光,继续拿起烟。

  “李皓轩,你不要让老娘看不起你,人生怎么可能没有分别,既然已成定数,那大家不然痛痛快快的散了,你看你们现在这是在干什么?”馨月瞪着我说道。

  她那句深深的刺激了我,真的就要分离了吗?三年的兄弟,什么困难都趟过去了,真的要输在时间上了吗?不!我不想散,青春怎么能有散场,我不能接受!我把眼睛狠狠得瞪向了馨月“你怎么说话的,我们会散吗?”

  馨月看我瞪着她表情立马就变了,她委屈的看着我“皓轩,我知道你们都不想散,但是这已经是定数了,每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家庭,他们所走的路是不同的。”

  我痛苦的锤着脑袋,狠狠得锤了几下,抱着脑袋就卷缩在了地上,我留着眼泪,“我求你了,别说了行吗?”

  馨月过来抱着我“行,我不说了,你镇定点行吗。”

  我抱着馨月,哭得稀里哗啦的,猴子他们看我这样,也都哭了起来,但他们都没有哭出声。

  “哟,这是咋地了,怎么都哭的稀里哗啦的,是我来晚了吗?”辰宇抱着两箱啤酒走了过来,他身后的两人,把啤酒放在地下就走了。

  “今天听皓轩给我打电话,说晚上要到我那来玩,那声音就不对,一点喜悦感都没有,后来想想,这不是都毕业了,肯定是舍不得分开的,所以我就来了,嫂子,麻烦你做下菜,我和我这几个傻兄弟好好喝几杯。”辰宇这说的很是淡定,但眼角却慢慢红了起来。

  馨月点了点头就走进了厨房,辰宇把啤酒一瓶瓶的咬开,“今天我们别谈分离,就谈天说地,在我们的人生里都有一头牛,我们咋也得把他吹上天啊。”辰宇嬉笑着说道。

  “对,这都不像以前的我们了,玩什么伤感啊,真是的。”猴子红着眼说道。

  “兄弟们,干了,这杯,我们敬缘分。”我留着泪,站起来把杯子举了起来。

  “缘分万岁,友谊永恒。”大家和我碰了个杯,直接就干了。

  “这杯,敬我们所经历的磨难,是它让我们惺惺相惜,是它把我们捆在了一起,是它让我们有了羁绊。”我直接拿起酒瓶就吹了起来。

  大家喝玩擦了擦嘴,“兄弟们,我们得事迹还是很牛逼的,从揍王毅小有名气,到干翻遮一中半边天的无情。谁不知道我们现在是一中的天,谁又敢说我们半句不爱听的话?还有勃起那小子,现在的网站在一中风生水起,他有点不够意思昂,一毕业就不见人影了,都不来告别,是怕我们把他给绑了还是咋滴。”我红着眼说道。

  “是啊,现在谁又敢惹我们呢,可谁又知道我们是被逼着反抗的?大家都不是喜欢混的人,却当上了一中的扛把子,别说,命运这玩意有趣的很啊。”猴子喝了口酒,说道。

  “我记得皓轩这小子以前还老被别人收拾呢,第一次冲上去干别人,直接被别人给干翻了,听说连3招都没撑过。”超哥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切,你小子当初被洛南宿舍的人追着打的时候还不是要哥帮忙。”我鄙视的看着超哥。

  “对嘞,叫你帮忙,你特么还不是陪着我被打,说的你好像揍赢了那20号人来着。”超哥白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超哥一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们笑啥,你们一开始还不是被王毅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一个个的傻的和什么一样,都说了叫你们别去,还特么装逼,非得跑过去送死。”我无语的说道。

  “我们这叫做有骨气,你知道啥?这狗逼当着全班人的面向我们宣战,我们能不去干死他吗,都特么不是打石头里蹦出来的,谁比谁硬多少啊。”辰宇傲气的说道。

  “辰宇,你别说话昂,你这特么叫傻,你还记得皓轩进局子的时候吗,你被追的跑山上去了,后面10多号人拿刀的,你都躲起来了,就因为别人骂了你两句,你拿着石头就冲了出去,这死送的我服。”猴子说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洛南笑的那叫一个欢啊。

  辰宇看着洛南“你笑我?你比我聪明多少?你特么打个游戏都能把人叫来砍自己,别以为我不知道昂,这件事我可是打听到的。”

  被辰宇这么一说,洛南就不说话了,辰宇继续说道“还有,你特么追夕颜的时候,你竟然给她唱了首好汉歌,啧啧,我可是在外面听的清清楚楚。”

  洛南什么话也没说,默默的走向了辰宇“我草你大爷的,老子和你有仇啊,只会爆我料。”说完就朝辰宇扑了过去,大家纷纷加入战斗,后来都打乱了,你打我一样,我打他一下。大家闹完就躺在地上大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