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宇拍了拍手,从桌子上又拿了两瓶啤酒过来,我和他碰了个瓶,喝了几口。辰宇喝完用手擦了下嘴,把酒瓶扔在地上一脚就踩在了吕顺头上“以后别tm只知道欺负老实人,天天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嚣张的意思),你还想上天还是咋滴,要不要我给你个窜天猴啊。”

  吕顺一直瞪着辰宇,辰宇就当没看见一样“以后tm的主意点,像你这种人渣你宇爷爷我见一次打一次。”说完,辰宇把脚从他脸上抬了下来,和我肩搭着肩就朝宾馆的方向走了过去。吕顺盯着我们的背影,把我们的样子深深的刻在了脑海里。

  阳光从窗户照入房间里,我揉了揉眼睛,缓缓的睁开眼睛,辰宇坐在那里看篮球赛,也不知道他啥时候起来的。我洗漱完,整理好东西就叫辰宇走,辰宇朝我摆着手“等等,20分钟比赛就结束了。”我点了点头,百般无聊之下,我拿起电话给馨月打了电话过去。

  对面直接就秒接了,馨月的声音传了出来“这么久才舍得打个电话过来,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我怔了怔,我不前几天才给她打了电话吗。“那你想我没呢。”

  “鬼才想你呢,哼。”

  “那我挂电话了哈,你都没想我,那聊下去也没意思了。”我挑逗道。

  “行啊,你挂电话这辈子就别指望老娘理你了。”

  我很果断就把电话给挂了,差,居然还敢威胁我,也不看看轩哥我是啥人,这么多女孩仰慕着我,我稀罕啊。其实我挺稀罕的......

  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我给接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了馨月的怒吼声“李皓轩,你还真敢挂老娘电话啊,长本事了啊。”

  “我没挂啊,刚刚好像是没信号了还是咋滴,我在农村,信号不行啊。”我嬉笑着说道。

  “真的?”馨月的声音带着疑惑,显然她已经相信了。

  “我骗你干嘛,有糖吃?”

  “好啦,是我错怪你了。”馨月撒着娇说道。

  “错怪我了?你这是怀疑我的人品,我是那种会骗人的人吗?”我假装生气的说道。

  “对不起啦。”

  “对不起就行了?”

  “那你想要我干嘛?”馨月疑惑的问道。

  “把你屁股伸过来,我要打你屁屁,好好教训你一下。”我坏笑着说道。

  “王八蛋。”馨月恼羞成怒的骂道。

  “那你就是母王八咯。”我打趣到。

  “你才是王八呢,我才不是。”和馨月打情骂俏了一会,我就把电话挂了,手机还没放兜里,电话又想了起来,我看了看,是黄毛猪打过来的。我问他有啥事,他说我们啥时候回来,他这个暑假还是和我们一起过,我说今天回来,黄毛猪嗯了两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说实话,其实我挺怕黄毛猪的,他实在是太蠢了,做什么事都会伤到我,那次大家去扎无情,这蠢货直接跑过来扎我,我也终于知道为啥辰宇要叫他黄毛猪了,这特么简直比猪还蠢啊,但他还是蛮够义气的,只要是我们一出事,他绝对站在我们身旁。

  我和辰宇到火车站买了张回去的飘,就上了火车,这次我可不敢睡了,万一特么又搭过站了,我去哪里叫冤去,辰宇倒是一上车就给睡着了。

  火车一到站,我一巴掌就乎到了辰宇脑袋上面“起来,到站了。”辰宇拿起行李就往下走,走路的过程中眼睛就没睁开过,整的跟梦游似的。

  才到大门口,黄毛猪就迎了上来“轩哥,宇哥,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我都在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辰宇过去一脚就踹到了他身上“你特么傻啊,到门口蹲着和只看门狗一样,你老哥我的丑都被你丢完了。”

  我拍了辰宇一下“哪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弟弟的。”

  “他欠骂。”辰宇没好气的说道。

  黄毛猪委屈的看着辰宇“那我下次搬条凳子坐着等你们,这样就不像看门狗了吧。”

  “出息!!”说完辰宇拉着我就往里面走,黄毛猪一直委屈的跟在后面,也不敢说话。

  到家玩的了小半个月,实在是无聊,就想去哪玩玩,冒险啥的,我来到辰宇家,和辰爸打了个找乎,辰妈(简写,辰宇他妈的意思)还在厨房里做菜。我来到辰宇的卧室,拉起了熟睡中的辰宇和黄毛猪,他们两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对方,搞的我直接就郁闷了,这两逗逼又咋了,这一起床是闹哪样啊。

  黄毛猪红着眼冲辰宇说道“你把我的和天下交出来不。”

  “老子昨天晚上就和你说了,我没拿你的。”辰宇瞪着眼睛说道。

  “不可能,我藏在枕头套里,房子你就我们两个在,下午去吃饭的时候还在,吃完上来就不见了,你比我早上来,肯定是你藏起来的。”黄毛猪指着辰宇的鼻子说道。

  “老子说了,我没拿。”辰宇也火了,他认为尼玛的黄毛猪就是在无理取闹。

  “就是你拿的,还不敢承认,我和你拼了。”说完就朝辰宇扑了过去,辰宇和黄毛猪扭打在了一起,两人打累了就成大字型躺在床上。“你两为了包和天下有必要吗?”我无奈的说道。

  eu酷匠zF网正◇版首,发)◇

  黄毛猪委屈的看着我“轩哥,你是不知道,为了买这包烟,我跑了多远,这别墅小区又贼大,还没超市,我特么徒步走了一个上午,就为了买一包烟,他说买一包给我200块钱,回来一毛都不给,这也就算了。”黄毛猪顿了顿,眼睛里已经快可以冒火了。“他特么告诉我出门不到2000米就有小卖部,我走了一个多小时都没看到小卖部的影子,他又说前面有超市,叫我继续走,我听他的,又走了一个小时,边上特么除了湖水,还是什么都没有。我打电话给他,他又说就在前面了,我又走了好几十分钟才发现一个超市,回来他钱不给也就算了,还特么把我烟偷走。”说完直扑辰宇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