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在拥挤的街道上,拿出手机在网站里搜着馨月喜欢吃的东西,别说,勃起那网站真特么好用,连最喜欢吃什么,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都记载的明明白白,唯一没记载清楚的就是她的身世,这让我开始对她的身世感起兴趣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培养出了这么一个刁蛮任性有是却很体贴贤惠的丫头呢。

  想着想着我就笑了起来,我按照网上的,给她买了最爱吃的鱼和鸡翅,正好我在上山练就了一手好菜,鱼更是我的拿手好菜,清蒸红烧都行,鸡翅就只会做可乐鸡翅了。在随便买了点蔬菜和肉,就往回走。

  走在路上无意中就撇到了一个偷包的,本来我是不想管这闲事得,没想到那小偷看我在看他还反瞪了我一眼。我过去默默的抓住他的手,拍了下那个被偷阿姨的肩膀“阿姨,这人在偷你包。”那小偷使劲的挣扎,我学着小坏叔把那套擒拿术就用了出来,我单膝压在他背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让我没想到的是那阿姨直接就走了。

  我看看了看四周有两个人朝我走了过来,估计是他的同伙。“小逼崽子,我看你是活腻了,我们耗子会的人也敢惹。”

  我看着他们贼眉鼠脸的,确实像两只耗子。“耗子会,那真赶巧,我是夜猫子会的。”

  那两人看我嘲笑他们,拿出匕首就朝我奔了过来。我看他们刀都掏出来了,这时候还和他们硬碰除非我是傻,我提起菜就开跑,他们在后面紧跟着,没多久就被我改甩了,开什么玩笑,哥可是经过训练的人。

  我提着菜郁闷的回到家,这特么都什么社会,我好心好意帮她,她反倒是连一句谢谢都不讲就给走了。

  馨月看着我提着一大袋菜回来就开始去厨房忙活起来,“馨月,那鱼我来杀,鸡翅也留着我来做,其它的就麻烦你了。”馨月甜甜的应了一句。

  我坐在沙发上,其实我本来是打算自己把菜做完的,由于刚才被人追着跑了这么远,我就累的有点不想做了。我把这事和猴子他们说了下,猴子大骂那阿姨不道德。我摊了摊手“没办法,现在的人就这样,欺软怕硬,要是我没去管她,她估计包被偷了也不敢哼一声。”

  洛南点了点头,“你这小子有闲情管这么多闲事,还不如帮哥好好去追下夕颜。”

  我说那可不行,我们这么好的关系,少说你也得给点报酬。

  洛南说你想要啥,我沉思良久“算了,这次我给你打个折,你把你那吊炸天的摩托给我开就行。”

  洛南眉头紧皱“轩哥,只要你不打我爱车的主意,其他要求你随便提。”

  “南哥,那我们没得谈了。好歹夕颜这么大一校花,你不搞点诚意出来我怕我这脑袋转不过来。”我冲洛南摆摆手说道。

  洛南一咬牙“行,只要你帮我追到了,摩托你开走就是,反正我现在也不怎么骑。”

  我哈哈一笑“南哥果然豪气。”到外面抽了跟烟我就进去陪馨月做菜了。

  看馨月一脸认真的样子,额头上布满着汗珠,我给她用纸擦了擦“你这样子真像一个家庭主妇。”

  “切,你才是家庭主妇呢,我是青春美少女。”馨月调皮的说道。

  J/酷匠'网Da唯+一xh正版3j,#其他都√是W盗版

  “我好歹也是一家之主,主妇?还是是留给你吧。”我打趣道。

  馨月把菜倒入碗里“不和你闹了,快去杀鱼吧。”

  我很快就把鱼给杀了,便问馨月喜欢吃炸得还是蒸的。苏馨月说只要是我做的她都喜欢,我点了点头,开始做起了片片鱼。我把鱼鳞去掉,开始按着鱼把它给切成一片片的,这鱼不知道是生命力太旺盛还是咋滴,居然给弹了一下,我一个没注意就给切到了手上,我用嘴巴含住手指,馨月看我含着手指鄙视的说道“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一样,吸手指玩。”

  “馨姐,我是切到手了,你不给我去拿个创口贴也就算了,还嘲笑我是吧。”我吐了一口血水说道。

  苏馨月看我手指真在流血,赶紧过来用纸包住我的手,一脸关切的望着我,这让我更郁闷了,这丫头是百变小萝莉吗,擦......

  我说了声没事就自己去卧室拿了个创口帖,抽了根烟我又开始去厨房忙活起来,很快1锅香喷喷的片片鱼就出炉了,我又忙活了一会,把可乐鸡翅做出来。馨月看着这两道菜都快口水直流了,我轻轻的拍了她头一下,“别看了,快去端桌子上去吃。”

  馨月点了点头就把菜端了过去,我把碗筷冲洗了一下,给他们放在餐桌上,猴子这时候从门口走了进来,手上还抱着两箱啤酒。馨月看着那些啤酒就开心的笑了起来“是我嘴喜欢喝的哈尔滨呢。”我白了她一眼“你喜欢就多喝点。”

  馨月嘟着嘴“人家是女孩子,怎么能多喝呢。”

  我也懒得理会她,拿起筷子就开始夹菜,馨月直接就夹起了一块鱼,放入口中,没一会眼睛就红了起来,我还以为是太辣了,便帮她去倒了杯水,馨月摆了摆手“我不是辣,我是好久没吃到过这样好吃的鱼了。”

  “好吃就好吃呗,你哭个啥。”我有点郁闷的说道。

  “皓轩,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吃鱼吗?”馨月眼睛红红的说道。

  “额,我不知道你喜欢吃鱼啊。”我装蛋到,我可不想把勃起那牛逼的网站暴露出来,因为勃起的网站是对校花特别保密的。

  馨月和没听到我说话一样,自己又开始说了起来“我喜欢吃鱼是因为我妈妈做鱼特别好吃,但现在我妈妈已经不能帮我做鱼了,所以我每去一个餐厅就会先点那里的鱼,看他们做的味道如何。”

  “你妈妈她怎么了?”我知道本不应该这么问,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样给问了出来。

  “我妈和我爸离婚了,我爸是市长,他在外面乱搞被我妈知道了,我妈和他吵了好几次,可他还是喜欢到外面乱搞,后来就离婚了。离婚他还把我的抚养权抢了过去,反正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馨月说完就哭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