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起烟朝无情扔了一根,随后又拿出一根自己抽了起来“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无情点了点头。我继续说道“你看我们现在这么整下去,唯一的结果无非就是被学校给开除了,我还好,开除了换学校就是,你要是被开除了,你这高考估计是没法考了。”

  “你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还是说说你的真实想法。”无情吐了一口烟,看着我说道。

  “刚刚那是我的想法之一,其次就是我真的怕你在对我身边的人下手,他们万一有个什么意外,都是我所承受不起的,而且我们也算是扯平了,我也给你下过跪,同样也收拾过你,要么大家就不计前嫌以后各玩各的,从此井水不犯河水,要么大家就来个鱼死网破,我把这选择的权利给你,这些就是我能哪出来的诚意了,信不信随你。”

  无情沉思了很久“行,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我自然的就吧嘴角翘了起来“情哥,我们在宿舍已经摆好了酒,下去我两喝几杯,放心,就我和你,我把猴子他们留在上面陪你这些兄弟们喝,你看成不。”我话都说道zhe1份上了,我还真不怕无情会不去。

  果然,无情沉默了一会就答应了。我出去把猴子他们叫了进来,就和无情走了下去。来到宿舍我把门打开,我做了个请的手势,无情就先走了进去,无情看见里面两个成年壮汉,立马就觉得情况不对想往出走,我一脚就把他踹了进去,把门反锁。

  只要等着无情惨叫我就冲进去,毕竟我可没打算真让那些人把无情那个啥了,只是吓吓他,吓的他认怂叫我爷爷就行。

  没一会,惨叫声果然传了出来,但我总觉得那声音有点不对,一想,那特么不是无情的声音,我赶紧把门打开,里面一个大汉正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地上有不少血迹,另外一个大汉和无情扭打在了一起。无情光着屁股眼睛血红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弹簧刀。显然是那两个人给无情开光了,而无情却一声也没吭,直接拿出刀奔着要他们命去了。

  无情听到开门声,直接反头用那血红的双眼瞪着我,吼了一声就和一条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我有点吓蒙了,居然忘记去躲那一刀,等无情的刀子离我胸口只剩几厘米了才反应过来,这时候躲已经是来不及了的,我直接用手就朝他的弹簧刀抓去。

  在我手快抓上那刀时,我被人使劲的推了一把,直接给摔了出去,那刀子直接就捅进了推我那人的手臂里,我反头一看是猴子,我直接就急了,猴子用没去管那把插在他身上的弹簧刀,直接抓着无情的肩膀一膝盖就磕在了无情肚子上。

  无情一岔气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但他还是用他那血红的眼睛瞪着我。我看猴子的鲜血留了一手臂,眼睛当时就红了“我草你m的。”过去把他提起来就是一顿胖揍。我看着我自己的血都从指甲缝里留了出来,还是没有解气。猴子过来扯住了我,用虚弱的声音说“别打了,再打我特么就出事了。”

  我看了一眼无情,他还是用血红的眼睛瞪着我,虽然他的双眼都被我揍的肿了起来。“瞪你吗啊,草。”我又t了无情几脚。我扶着猴子往医务室去。走到1楼的时候教导主任拦住了,说要追究我们责任。

  我看着猴子已经虚弱到了几点,那把到还插在他手臂上。我当时就怒了,这什么j8教导主任,还管不管先生死活了。“我cnm的,你没看我兄弟留了这么多血啊。”我愤怒的说道。

  “我管你留没留血,反正也是你们几个惹出的事。”教导主任脸色微变。

  我直接去推教导主任,想给他直接推开,毕竟猴子到现在还在留着血。结果教导主任和石柱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一只手也给推不开他。“我cnm的,你让不让开。”我红着眼说道,我已经快要忍不住去干他了,这什么j8人啊。

  猴子拍了拍我,示意让我冷静一点。我深吸了几口气“主任,我兄弟都这样了,你要是查到了什么,觉得是我们干的,你到时候直接来医院追究就是了。”我冷冷的说道。

  “你要是一开始有这么客气,我就让你走了,现在,呵呵,你在给我带个妈字试试。”教导主任阴沉这脸说道。

  其实现在我只要稍微低点头就行了,但一股无名的怒火就涌了上来。“我草你......”猴子捂住了我的嘴巴,“教导主任,我们知道错了。”说完扶着我就绕了过去,教导主任也没拦我们。

  猴子处理完伤口,缝了6针。看着他并无大碍遍问他“你怎么出现在我边上的,你不是在上面和他们喝酒的吗。”

  “嗯咯,在上面喝着总感觉心里不安就下来看看,正好看到无情抄了刺了过来,难道这就是心灵感应。”猴子打趣到。

  “心里感应你妹夫,好好养伤,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的心也太大了点。”我郁闷的说道。

  猴子哈哈的笑了两声,就闭上眼睛开始睡觉。我郁闷的开始想着无情那个问题,特么的这和我的计划偏离太远了。

  我出了医务室,往宿舍走,想看看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处理结果。我来到宿舍的时候,底下来了好几辆警车,无情和另外一个大汉被拷着手铐被压上了警车。

  我走回寝室,洛南他们全在里面抽着烟,我问他们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洛南朝我摆了摆手“这边你不用担心,那两人已经把所有的责任都承担了,毕竟是外面的人闯进来闹事。”

  “那他们不会有事吧。”我有点担忧的问道,毕竟是我们把别人叫过来的。

  酷v匠P网正版首发kB

  “好像是个什么强奸罪吧,没啥事,无情那是捅人,估计得好几年。”洛南淡淡的说道。

  “那行吧,你也叫你爸给找找关系,毕竟别人是为了帮我们来的。”

  洛南点了点头,这场我和我们和无情的闹剧,也就这么拉下序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