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分了分房间,还是住不下,洛南只好又搞了张床到房间里而我,作为一个霸主,独占一间主卧。大家整理好房间就被洛南这坑比拉去打游戏。

  一进游戏,大家各就各位,超哥打野,我adc,洛南给我辅助。我安心的收着我的小兵,没一会洛南就忍不住了“皓轩,上啊,至少让我去a几下他们的塔啊。”

  “你安静点,等下我们就压上去。”我用技能把兵收玩,压到了敌方塔下。洛南开心的a着塔,兵没了他都不走,活活被对面给打死了。“菜逼轩,你特么怎么不打了。”

  “打你妹夫,兵都没了,顶你吗的塔打。”我激动的说道。没想到洛南更激动“你特么这是不让我推塔是吧,行,老子自己推。”说完,一复活就开始往塔走,把对面送的我完全没法打了。

  我有点生气的把耳机摔在桌子上“南哥,我们还能好好的打吗。”

  洛南指了指聊天记录,对面那狗币嘲讽我们。我看了下记录,对面居然说我们菜的跟屎一样,我完全没法忍,就和他们骂了起来,洛南也不送塔了,开始认真起来。对面的骂的越来越狠,我发了个“你们没赢过是吧?”对面给回了个“菜狗,打你们和打狗一样,稳赢。”

  我忙着补兵也没去吊他们,洛南躲在草里,给对面发了个“你们鸡叫个毛啊,一看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屌丝,在游戏里寻求安慰。”

  “屌丝你妈b,要是你现在在我边上,你早被老子干死了。”看的出对面也被洛南给惹火了。

  “哟,屌丝还火了啊,你有种现在在我边上试一下,看我怎么玩死你。”洛南嘴带微笑的说道。

  “好啊,你在哪,爸爸现在就过来,看你能不能弄死老子。”

  “爸爸在xh市第一中学边上的星星网吧,你有种就过来。”

  “等着。”接着对面的人就都没动了,我们直接把对面高地给推了。

  我看对面全盘挂机中便问洛南“他们不会真来了吧,那我们得叫点人啊,不然得被干死去。”

  洛南摇了摇头“这游戏全世界都在玩,我就不信特么能撞到一个城市去,而且他们就算来了我们也不怕,来了就干死他们。”

  我点了点头,确实,不可能这么巧,就算有这么巧,对面来个10来人我们也能平躺。于是我们就继续玩起了游戏,游戏才开始没多久久听到门口有人嚷嚷着谁是(对面5条傻狗)。我一听,这不正是洛南的游戏名吗,一忘过去,对面20来人,全都是那种小混混,染着黄毛,还有几个拿着刀。把门口堵得死死的,后门也有人守着,看来对面也比较熟悉这网吧。

  我拉住洛南叫他别冲动,先玩其他游戏,别让发现了,我先打电话叫人,他们点了点头,我拿起手机就去厕所打电话。电话一接通我就叫勃起快点叫人过来,多叫点。把地址告诉他,我就把电话挂了走了进去。

  我走进去的时候,对面已经有几个人开始每台机子的看id了,猴子表现得很淡定,已经开始玩qq飞车了,洛南这弱智在玩赛尔号,一看特么还有几只100级的精灵,超哥他们在玩红警。

  对面的人快走到我们边上的时候,网吧已经怨声连天了,但都敢怒不敢言。那人看了我们一眼,看我们没在玩lol就略过了,本来应该是什么事都没有的,不知道那人是嘴贱还是咋滴,一看洛南在玩赛尔号,就打趣到“小朋友,还在玩赛尔号呢。”

  洛南刚想起身,我就给他拉住了,洛南很冲的说道“老子就喜欢玩赛尔号,咋滴?”

  “你在跟老子横一个。”那人瞪着洛南说道。

  洛南直接蹦了起来,我拉都拉不住。“老子就横了,你要莫该(怎么滴)。”

  那人看网吧的目光全在他们身上,他也索性横了起来,拿起棍子就朝洛南砸了过去,洛南用手一档,另一只手一拳就打他脸上了,洛南的力道本来就大,更别说现在是含怒出拳了,那人直接给被这一拳揍的飞了出去,洛南一抓他手上的棍子,直接给抢了过来。然后拿着棍子朝那人头就砸了过去,“老子不但要横,我还要告诉你,老子就是对面5条傻狗,你们不服来战。”洛南踩着那人霸气的说道。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对面都没有反应过来,但对面一听洛南是对面5条傻狗就都冲了过来。在洛南说出自己是对面5条傻狗的时候我们就把键盘给拔了下来,准备开始战斗。

  更新E最…快●上vN酷7匠=网

  我看对面这20来号人冲了过来赶紧说道“别和他们打,我们冲后门。”说完己就朝那边打了过去,后门那也就5、6个人,我们拿着键盘就砸了过去,结果一个没注意,就被那人一刀砍在了胸口,洛南一拉我,自己一棍子就懵在了那人头上,之后一脚就给他干翻了,洛南打了个滚,过去把砍刀捡了起来,这时后门的人已经追了上来,我一脚踹开前面的那人就开始往外冲,猴子他们也很迅速的解决掉了前面的人。

  我看后面有人直接举起了刀,准备砍猴子,我连忙过去拉了猴子一把,那一刀从猴子身边擦了过去,猴子反身一脚就踹在他身上,洛南一看这情况就冲回了我们后面,拿着刀一顿乱砍,“你们走,老子殿后,看我干不干死这群畜生。”话才说完,洛南手臂上就被砍了一刀,我们一看这情况,那还敢放他一个人在哪,又打了回去,还好后门不宽,不然我们估计都得折在这里了。

  对面也被洛南砍伤了好几个,我身上也被干了几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伤口都不深,洛南更恐怖,整件衣服对被染红了,也不知道中了多少刀,洛南眼睛红红的“我草你们吗,有种过来啊。”

  对面看我们打的这么勇猛,都有点害怕了起来,但毕竟也是些混社会的,这种场面还是见过的。猴子看洛南都这样了,也不到后面下阴手了,过来抢着洛南的刀,一把就给洛南推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