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天,刚开始上课,我们一行人就被教导主任给叫去保卫处了,让我有点没想到的是,猪肛裂也跟了过来。

  在保卫室里,教导主任阴着脸说“朱老师,你们班这群害群之马你准备咋解决啊,开除咋样?”

  猪肛裂憋了憋嘴“主任,你的意思是给我处理是吧,那行,我现在把这群鬼崽子带回去。”

  “老朱,这你可不能自己处理,这事影响太大,得学校来处理,我只是看下你是个咋样的态度。”教导主任有点不开心的说道。

  “咋滴,意思是我们班的学生,我还管不了了是吧,你把校长叫来,我看是不是这样。”猪肛裂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说道。

  教导主任没有答话,显然这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没有经过校方的批准,猪肛裂看他沉默了,拉着我们就走,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猪肛裂冲我使了个眼色,我就当没看见,我是真不想连累了猪哥,到时候他在学校也不好混。猴子他们看我没动也全部走了回来。

  “主任,这次是无情他们先挑拨的,架也是他约的,我们是反抗的一方。”我嘴角上扬,冲教导主任说道。

  “就你有嘴?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教导主任很不乐意的瞪着我说道。

  “你不信可以叫无情来对峙,还有,如果我说的一切属实,你得和我道歉,其一是你不相信我,其二是你耽误我上课时间。”我笑着说道。

  “行啊,就你还上课,免了吧。”说完自己就走了出去。

  教导主任刚走,猪肛裂就瞪着我说“你是不是傻,刚刚能走的,你站着不动。”

  我憋了憋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从不喜欢让别人给我承担,要是我们走了,教导主任不得天天找你麻烦,昂。”

  猪肛裂哈哈一笑“你这小子。”接着又霸气的说道“这学校我看谁敢找我麻烦。”

  “后台硬了不起啊。”猪肛裂听我这么一说,眼睛瞪的老大,就差要打我了。

  没过一会教导主任和无情就走了进来“无情,你可以说说当天是个什么情况。”

  “昨天,他们先是跑到我们寝室用针扎我们,之后就叫了一大波人围住我,说是要我打电话叫人,要一次干翻我,他要当学校的扛把子。”无情低着个头说道。说完还不忘记脱掉裤子,给我们看他那千疮百孔的屁股。

  看到那屁股我们全部爆笑了起来,“给我安静点,李皓轩,无情说的可是对的。”教导主任带着一副奸计得逞的嘴脸说道。

  “他在冤枉人,我们可没去搓他屁股,你说搓他屁股的人得有多狠啊,这屁股上少说也得上百针啊,情哥,你快想想最近得罪啥人了没,不然下次再给你来一次狠得,你屁股蛋子得完。”我嬉笑着说道。

  无情直接往后退了两步,看来是给他留下阴影了。“李皓轩,你少给我废话,既然这些是你做的,你就认了。”

  “主任,你是和我有仇还是咋滴,这么喜欢冤枉我?”我有点郁闷的说道。

  “冤枉?我有半分冤枉你吗?”教导主任被我气乐了。

  “要是你冤枉我了怎么办?”我问道。

  “冤枉你了我......”教导主任顿了一下,没有接话。

  我拿出手机,点了下录音,就把手机放在了兜里。“既然教导主任你不知道咋办,我帮你想好了,要不就在主席台上给我道歉,广播站也行,咋样?”

  “胡闹!”教导主任脸都气红了。

  “怎么,不敢了,那算了,既然你也没证据是我们先揍的人,那我们先走了。”我天有加醋的又说道“天天就知道冤枉人,什么玩意。”说完我们就往外面走。

  “行,只有我冤枉你了,我给你站主席台上道歉,我就不信你们这些小子是被动的。”教导主任敢这么说其实最主要的是学校里面布满着摄像头,他坚信能查到。

  我把手机直接拿了出来翻到那段录音,直接给播了出来“有种约架啊,偷袭算什么男人。约架,我们可不敢,到时候学校抓个正着咋。tm的只要你们敢约,学校抓下来老子顶着就是。”我和无情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教导主任听的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情面红耳赤的,“李皓轩,你tm个小人,居然玩阴的。”

  我朝无情摊了摊手“教导主任,等下去道歉哈,恩,乘着广播体操道歉就挺好的。”

  教导主任你你了两声就说不出话了,在我转身想走的时候,猪肛裂拦住了我“主任,这孩子不懂事,你别介意。皓轩,主席台道歉太过分了,要不,让他现在给你们道个歉算了。”

  猪肛裂对我也不错,他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不给他们面子,就说行。教导主任沉默了许久,最后一咬牙,说了声对不起。我说了声没关系就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不忘记提醒无情,叫他记得叫我爷爷,教导主任我不敢往死里得罪,他我还是敢的。

  走出保卫室,我问猪肛裂干嘛拉着我,猪肛裂说“你傻啊,一个教导主任,他绝对不会去到主席台上道歉的,去道歉的话他将毫无威信可言。到最后无非就是想着法子把你们开除,或者就是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没发生过?可能吗?”说着我就把录音给猪肛裂听。

  更新最快%上,酷Z匠网!k

  猪肛裂一脸的震惊“你这小子咋不早说,早说我还拉你个毛线,给我往死里整他。”

  这次换我震惊了,哪有老师这么交学生的“玩死里整他也不好吧,毕竟是个教导主任。”

  “恩恩,我也就开开玩笑,只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把他吃的死死的人。”猪肛裂开心的道。

  “被你这么一说,那这件事还值得我骄傲咯。”我得意的说道。

  猪肛裂开心一笑“那可不。”

  回到教室,和雅琴调了调情,便睡着了。第二节课,我们去操场做完课间操,就一直盯着主席台,等了许久,还是没见着无情人,直到上课,他都不见人影。

  “妈的,教导主任要面子,他还敢给我要面子是吧,兄弟们,这几天我们往死里给整。”他们齐刷刷的点了点头,就奔教室去上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