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想我越觉得不对劲,心开始越来越不安起来。果然,不幸的消息传了过来。“皓轩,我们在山上发现了两摊血迹,不知道是谁的,很大的一滩,血迹已经干枯了,会不会是......”

  “猴子,别说了,不可能是辰宇和小坏叔的,小坏叔这么厉害,不可能是他们的,不可能......”我极力的让自己不去相信那两摊血是辰宇和小坏叔的,可脑袋里却不停的冒出他们两的各种死法。

  猴子过来抓住我的手“皓轩你镇定一点,他们肯定没事的。”我缓缓的坐倒地上,感觉自己有点承受不了。我往兜里摸了摸,可是兜里没有烟了。猴子过来给我往嘴边放了一根,我叼着就点上了。

  我和猴子相对无话,都自己抽起了闷烟,很快一包烟就没有了,我起了起身准备去房里拿,刚走到门口,超哥和洛南捧着一些东西冲了进来。

  “皓轩,新发现,那里好像发生了枪战,这是在那捡到的子弹。”我听到这消息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超哥和洛南一看我往后面倒赶紧给我扶住。

  “皓轩,你振作点,相信他们。”超哥架住我的手臂说道。

  我点了点头,自己就走回了房间,躺在了床上。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也没得他们什么消息,小坏叔和辰宇也不见人影。期间他们给我送了饭过来,我都没吃。

  超哥他们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听他们讨论着,好像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大家商量了一下就又出去找了,一夜没睡。

  看着太阳升起,我起床洗漱完后叫猴子把大家叫包厢里去。等大家全来齐了,我又挂上了我那自信的笑容“昨天让大家担心了,对不起,现在我来安排一下。洛南,你现在打电话给你爸,告诉他这里发生了什么,在叫他派人来检测一下,看能测出来这血是谁的吗?”

  洛南冲我点了点头拿起手机就走了出去。看着洛南出去了我又冲猴子和超哥说“你们负责一下寻找小坏叔他们留下来的痕迹,说不定能发现什么,仔细一点。”猴子和超哥应了声也走了出去。

  “小胖你和军哥可能会有点累,你们得负责在这周围找辰宇和小坏叔。”小胖他们说行,就走了出去。我闲着也没什么事,一直担心也没用,还不如给大家做一桌可口的饭菜。

  做好饭菜我拿起手机生怕辰宇来电我没接到。洛南走了过来说他那搞定了,他爸马上派人过来。我点了点头,就又开始失神了,洛南也没打扰我,自己在边上开始抽起烟来。

  过了会猴子也和超哥回来了边上还有一个中年人,那人看起来很是儒雅,但身上却又有股子说来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像那种天生的领袖。

  “孩子们,不要担心了,那血我派人去检查了,相信结果很快就会出来,而且你们要相信小坏叔,他可是特种兵出来的,什么困难的都躺过去了,这点小困难不算什么的。”说完淡定的自己拿起一跟烟就点上了。

  看到洛南他爸这淡定从容的表情,我感觉自己开始有点放心了下来。“咦,这菜看起来还不错,谁做的啊,都凉了,快端包厢去吃啊。”看我们都没动,洛南他爸自己就端起两盘菜就往外面走,洛南一看他爸都端菜了,自己赶紧也端了菜跟了出去。

  “超哥,你们也端菜出去吧,我打个电话叫小胖他们回来吃饭。”猴子和超哥点了点头也端着菜跟了出去。

  我掏出手机给小胖他们打了个电话叫他们回来吃饭,小胖说行,就往回赶。我起身往包厢走去,来到包厢,洛南他爸正一个人在进行这顿美餐,我本来心情就有点糟糕,看他这样忍不住就开口说道“叔,你能不这么猴急吗,你这一个人吃的很欢,还要不要我兄弟几个吃饭了,难道叫他们吃你剩下的吗?”

  洛南他爸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小屁孩,你知道有多久没人敢和我说这样的话了吗?”

  “你可以当我年少不懂事敢顶撞你,但你也不要倚老卖老,我尊重你是洛南的爸爸叫你一声叔,但你也得尊重我兄弟们,大家都是人,都是平等的,凭什么你让我兄弟吃剩菜。”我也是在气头上,辰宇和小坏叔不知道死活,心情本来也就很烦躁,所以说话没的底,要是平时,我绝对不敢和他这么说话。

  洛南他爸直接就站了起来,冲着我走了过来。洛南直接就给我挡在了身后,我几次想叫他让开,他都没动。“爸,他是我兄弟,你不能动他,”洛南目带坚定的说道。

  “他是你兄弟,我还是你爸呢,而且我又没说要动他,你爸我气量就这么小吗。”说完就给洛南扯开了。

  “小子,你很有胆量啊,拼酒敢吗?”洛南他爸目带挑衅的说道。

  我平时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蒽我“来就来,谁怕谁。”

  5酷√N匠e◎网唯;I一正版TP,》其C&他都Tn是q盗9Z版L

  洛南他爸留下了一句等着就走了出去。没过多久就拿了好几瓶大白酒走了进来,自己先开了两瓶,边开还边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小坏那家伙回来会不会怪我,这6瓶茅台他可收藏了很久。”

  我拿起一瓶茅台就开始直接往肚子里灌,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很辣,很呛。一瓶喝完我挑衅的看着洛南他爸。

  洛南他爸摇了摇头“你这小子是在暴残天物,茅台哪有你这么喝的。”说完心痛的摇了摇头自己也咕咚咕咚的干掉了一瓶。

  说实话喝完那瓶之后我的头就晕晕的了,但我今天这心情本来也就糟糕透顶,所以我本就是抱着求醉的心理去的。我拿起一瓶茅台直接给拎开又灌了下去,刚喝完就感觉一股吐意涌了上来,我赶紧捂住了嘴巴。

  洛南他爸看我这样直接就笑了出来,慢慢的拿起酒也给干完了。刚干完他脸红红的典型也上了头,洛南他爸其实心里早已骂声连篇了。妈的,这小子怎么这么能喝,这是奔着喝死去的啊。但是不喝也拉不下那个脸,毕竟是他叫我喝的。

  我拎开瓶盖正准备喝,洛南他爸挡住了我“小子,叔为了你身体着想,别喝了。”我挑衅的看了他一样,自己直接拿起瓶子就吹了,洛南他爸一看我开始吹,自己也拿起瓶子吹了起来。

  喝完我直接就吐了,爬起来和洛南他爸开始大眼瞪着小眼,哈哈大笑了起来,没过多久,我眼前一黑,便醉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