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早辰,没有喧闹,更没有冷水,我缓缓的揉了揉眼睛,一阵香味就传进了鼻子里,我跟梦游似得,跟着那股香味来到了厨房,小坏叔正在炒着菜,看我走了进去便反头说“皓轩啊,才醒啊,菜就做好了,你先去歇歇吧,腿不软啊。”

  小坏叔这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给我搞懵了,但被他这么一说,腿确实有点发软。我坐在边上,看着小坏叔得心应手的做出各种美味的菜。如果小坏叔能和他老婆孩子生活在一起那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这一刻,我觉得我这叔叔很可怜,虽然他装的这么坚强,看起来是那么的玩世不恭,可我坚信没有一个人是不想家的,从他谈起老婆孩子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忧伤也能看出来,而他却不能回家。他就像是一匹被人追击的狼,不能回家,回去了的话会给窝里的妻、子带来灭顶之灾。

  辰宇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摸着进来的,我一直没发现,他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眼巴巴的看着小坏叔做好了的饭菜,他应该也是饿了吧。

  “辰宇你这小子也来了,是不是又想来偷菜吃?”小坏叔回头看了眼辰宇说到。

  辰宇目漏恐惧的摇了摇头“叔,我哪敢啊。”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昂。”小坏叔冲辰宇笑着说到。

  “我真不敢了,叔。”辰宇说完小坏叔就大笑了起来。

  我估计辰宇跑这里来偷菜被小坏叔抓到了,被整的不轻,不然辰宇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绝不会说出这种话。

  “好了,你们去把那小哥几个叫醒吧,开饭了。”

  我们应了声就去叫醒了大家。大家一看早上叫醒他们的是我们而不是小坏叔都有点懵逼。“今天不要训练吗?”猴子躺在床上问道。

  “不清楚,小坏叔一大早就在做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你们快点起来,准备去开饭,不然小坏叔过来了你们估计没什么好下场。”我看着这群躺在床上的懒猪说道。

  提到小坏叔还是挺管用的,一个个和吃了大力丸一样,飚的一下就把衣服穿好洗漱去了。我和辰宇无奈的相视一笑,就朝包厢走了过去。

  小坏叔座在那里,看我们都过来了就叫我们先吃着。吃完还以为小坏叔有什么事情要宣布,但他只说了句叫我们去山下小河等他,我们走出包厢,总觉得今天的小坏叔莫名其妙。说不上他是开心还是伤心,脸上有时候漏出微笑,而有时候脸上却染上了一抹忧伤。

  “今天,我教大家格斗,这是让你们用来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的,而不是用来欺负人用的。”我们点了点头,小坏叔继续说道“格斗术是综合运用踢、打、摔、擒动作制服敌手的徒手格斗术,包含步法.拳法.腿法.肘法.膝法。击打部位有头部、颈部、肋部、腹部、裆部等。“

  ,酷dS匠uj网&\永v久免Wx费l‘看小◎说3

  ”现在我先交你们格斗式,格斗式是实施攻、防的准备姿势。现在你们先给我立正的基础上身体向左转约45度,同时左脚向右后撤一步,两脚与肩同宽,两腿微曲,两脚尖侧向正前方,右脚脚尖着地,两手上提,拳眼向内稍向上,左拳离下颌约30cm,与肩同高,右拳护颌,下颌微收,含胸收腹,两眼目视前方。“

  我们跟着小坏叔说的慢慢的把这个动作摆了出来,小坏叔叫我们把这个动作重复到能很自然的摆出了这个动作为止,我们不停的重复着这个动作,从生疏到熟练到厌烦,但依然没有达到小坏叔的要求,我们厌烦的练习着这个动作,直到小坏叔点了点头。

  小坏叔看我们已经熟练了这动作,便开始教我们拳法,一直练到太阳下山,我们才开始学会一点点出拳手法。

  ”大家今天就到这了,今天晚上请大家吃大餐,喝酒,不醉不归。“小坏叔说完就带辰宇走了。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小坏叔擦拭着一把匕首,大家也不知道咋回事,小坏叔说叫大家先别吃他得祭奠一个人。小坏叔举起酒杯,把酒洒在了地上说了句媳妇,对不起。就自己往房里走。回到房里,小坏叔给上了三炷香,又拿起边上一个女人的遗像,开始叨唠了起来。

  没多久小坏叔就出来,自己喝了起来。我们也不敢打扰他,就都自己吃了起来。小坏叔自己喝着喝着就哭了,我过去帮小坏叔擦了擦眼泪”怎么个大男人说哭就哭啊。“

  小坏叔看着我”大侄子,你说我是不是特没用,被别人逼得和一只丧家犬一样,家也不敢回,活着还给别人带来灾难。“

  ”叔,你不是丧家犬,至少也是一匹狼,风中那匹孤傲的狼。“我微笑着冲小坏叔说道。

  ”你这小子,还孤狼呢,傻不傻啊。“呼啦一巴掌就扇我头上,缓缓的接着说到”我最喜欢的人,死在了婚礼上,今天是我们结婚10周年的纪恋日,也是她的10周年忌日。“说完自己又拿起了酒猛的喝了下去。

  喝完又自言自语的说”我没用,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杀害在了我眼前,而我,却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洛南他爸掩护着跑了,警察一直在追铺我,我只能不停的跑,不停的躲,呵呵。“

  ”后来我在另外的城市遇见了一个不错的女孩,我们就这么有了家庭,但我们连证都领不了,我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办婚礼了,等有了孩子,洛南他爸又告诉我仇人追来了,我只好把妻子交给了洛南他爸,自己跑到了山上。现在是法制社会,没有谁能和公安机关对抗的,我现在连出去找仇人的机会都没有。“

  说完又拿起酒喝了起来,喝完冲着我说到”侄子,我是不是特没用啊,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甚至连帮她报仇的勇气都快没有了。“说完自己就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认真的看着小坏叔”叔,你不是篮子,你不是一个挨打的人,我知道,你肯定是还没有线索,不然你早找那人去报仇了,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怂,你不是那种人。“

  小坏叔摸了摸我的头”小家伙,你们先回去吧,明天给我早点起来,我要加大你们的训练难度,都给我抗住,扛不住的就给我都滚回去。“看着小坏叔那自信的笑容和那玩世不恭的态度又回来了,我们几个也就放心的回房间休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