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天洛南过来说处理好了,我问他是个什么情况。他找我要了根烟说和那人闹翻了,给那人干了一顿。我就问他什么个情况。他说那晚你们和我说了那情况我就回宿舍问是谁干的,结果那人直接就说是他干的问我要怎么滴。我就问他,他还把不把我放眼里了,他说你早就不配做我们大哥了,结果我就......

  我看洛南不说话了就知道他估计和他寝室那人干了一架。我对洛南说那你不是和你宿舍的人关系搞的很乱了。洛南说叫我别提这事了。我说行。洛南说叫我和张超招呼声就走了,走的时候又举起了手做了个指抢。我觉得很奇怪,但也没去问。

  超哥回来我就和他说了下这事,超哥有点愧疚的说洛南没事吧,我说应该没什么事吧,超哥恩了一声。我就和他们说一起去吃个饭吧。走在路上看到洛南被10几个人围在那揍,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超哥和辰宇直接冲了过去,我一看他们都上了我也就跟了过去。我赶到的时候洛南已经被干翻在了地上,身上都在流血。辰宇过去背着洛南就往出跑,那人看到辰宇背着洛南对着辰宇背上就砍了过去,辰宇背上一疼也没理会,就玩命的跑。

  我看那人还想追就直接一脚踹了过去。保卫室的人带着头盔拿着电棍终于来了,那些人就都散开跑了。我看就超哥身上挨了一刀,在手臂上,就和猴子打了个招呼叫他照顾下超哥就往前去追辰宇了。

  我追到辰宇问超哥情况怎么样,他说已经晕过去了。等了一下发现没的的士我直接冲到马路上用身体挡住了一辆私家车。那人伸出头说我想死啊,我说叔叔,我朋友失血过多了,麻烦下你了。他说不行会弄脏他车的。辰宇过来直接掏出几百给他,我看那师傅犹豫了,赶紧就掏出身上的钱。

  那师傅点了点头,辰宇赶紧拉开车门就上去了。到市医院,医生说他失血过多,他们这没b型血包了,得从其他医院调。我说我是,医生说行,那你去检查一下。

  我看我的血液慢慢流进洛南的身体里,也不知道是一种啥滋味。输着我的头就开始有点晕了,但看着洛南的脸色慢慢红润我就咬着牙坚持了下去。也不知道输了多少出去,我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缓缓睁开眼睛,超哥他们全在边上。我往起座,问他们洛南这么样了。

  “你这小子身体素质不行啊,才输了点血就晕了。”洛南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为了你输血,你还来嘲讽我是吧?”我假装有点生气的样子。

  “不和你斗嘴了,今天感谢兄弟几个了。”

  我来了兴趣,问道“南哥,你在学校混的这么吊,还有人敢打你啊。”

  洛南拿起一根烟点上,抽了好几口,缓缓的开口道“兄弟几个,我也不怕出这个丑了。我被我宿舍几个兄弟卖了,他们投靠到我老对头那去了。还叫人来阴我,还好你们敢到的及时,不然今天估计得折里面了。”说着又自己抽起烟来。

  我想起身过去攀着洛南的肩膀,结果还没站起来头就一晕,差点倒地上了。还好猴子眼疾手快扶住了我。猴子说叫我躺床上去别乱动。我就回到了床上。

  “洛南,没事的,我们兄弟几个不是还一直在你身边吗。”我开口说道。洛南恩了一声就不说话了,看来这事对他打击不小。

  看》4正0^版R|章Vh节U☆上R酷匠网M

  辰宇拿起一根烟叼上说要么我们帮你打回去。洛南说不行,你们干不赢他们的。辰宇有些不乐意的说你少看不起我们了。猴子扯了辰宇一下,辰宇猛吸了一口烟就没说话了。

  洛南说我并不是怀疑兄弟几个的能力,只是我知道那人的实力,他在学校都已经可以只手遮到半边天了,要不是顾忌我家里那点势力估计早铲除我了。我说没事,如果他要真对你动手兄弟几个也不会看着。洛南说行,等他出院就去清理掉那些叛徒。

  洛南这几天都躺在医院,很安稳的休息着,而在学校的我们却在经受着风浪的洗礼。

  我们兄弟几个在医院呆了一个晚上就回学校了。回到宿舍洗漱完正准备出门,一大波人就冲了进来,我看见这情况立马想去关门可已经晚了,我叫辰宇他们掏武器,话才说到一半一棍子就朝我打了过来,我赶紧低下头躲那一棍。旁边又有好几个人又朝我打了过来。

  辰宇这时候拿起凳子直接往那些人砸了过去,那些人往后一躲,这片地方就出现了空缺,我直接一拳就砸在我旁边那人身上,紧接着又踹了他一脚,那片空缺很快就被补上了。我还想继续揍那人,后背就被砸了好几棍,我反身想干后面的人,迎来我的却是又一轮的棍子。

  辰宇想过来帮我,我看见辰宇后面有人举起棍子想朝他头顶砸去,我叫了声辰宇,小心你后面。辰宇连忙一低头躲过那一棍子,提醒辰宇去了我忘记注意自己了,直接给人一脚干翻在了地上。我连忙抱着头卷缩着身子,感觉身上有千万根棍子在砸。

  没过多久辰宇也倒在了我边上,我往他那边爬了爬,想去压在他身上,可才往那边爬就被人踹了个翻身,直接脸朝天了。我用手挡住脸尽量让自己脸不被砸到。这时候我听到了黄毛猪和勃起的怒吼声,接着就感觉身上棍棒少了些。我睁开眼,看见勃起他们一堆人正在往里打。

  我想站起来,可一动身上就生疼。勃起他们没一会就打了进来,伸出手把我拉了起来。我往门外看了看,对面的人已经开始散了。黄毛猪过去就扯住辰宇的手往起提,辰宇疼的直呲牙,也没力气说话。大概的扫了一眼,我们宿舍的就没一个人能自己往起爬的。

  我问勃起他们怎么来了,他说有个舍友打水会宿舍的时候看见有一大波人往你们宿舍去了,我一听就带人赶了下来。我说这次真得感谢你们,不然我们就真折了。勃起说没必要和他这么客气。我恩了声,就拿出根烟自己抽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