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猴子出了警察局,猴子叫我多多保重。我说行。办理了一些东西我就被扔进黑屋了。

  自己做的事自己要承担责任,这句话老妈从小和我讲到大。猴子帮我承担着的时候我就总觉得心堵着什么东西,现在感觉舒服多了。前几个小时我觉得还是很容易熬的,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就开始坐不住了。

  一方面是辰宇还没消息他又只记得我电话,而我电话被警察没收走了。另一方面是雅琴那情绪一直不稳定我怕她想不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忍受不了了,就开始砸门大叫。过了一会一个警察问我是不是疯了。我说叫他把手机给我,我要打个电话。他说不行就走了。

  我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心里一直担心着他们。看着天从黑转白又从白转黑,我脑袋晕晕的但怎么也睡不着。我就又去砸门,这次没人理我了。我砸累了就回到床上想着我们以前的生活,那时候的雅琴是多么开朗还有辰宇这小逗比,想着想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

  睁开眼阳光很是刺眼,我知道一个晚上又过去了。我不知道在里面呆了多少天,只知道每天都有人给我送饭送水,但就是不给我手机也不给我烟。我每天唯一能见到的就是阳光了。

  “李皓轩,有人来看你了。”门被打开,我看见了雅琴和猴子,我直接就扑到了雅琴身上抱着她哭。

  “没事了,一切会好的。”雅琴拍着我的后背说道。

  “媳妇,都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自责了,不然我也会难过的。”

  我恩了一声就把头埋在了雅琴的胸口。

  过了好一会我就问猴子辰宇找到了吗,猴子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说还没有消息。我静了静说没事的,那小子命大的很。猴子说是啊,我们都坚信他在哪潇洒忘记给我们报平安了呢。我说你回学校了给我往死里揍那群初2的,逮着一次弄一次,直到他们不敢来上课了为止。猴子说行。

  警察走了进来说时间差不多了要猴子他俩出去。猴子走的时候给我偷偷的塞了几包烟。猴子他俩走后我就陷入了沉思。辰宇那家伙千万不要出事啊,不然我真可能出去后屠了那些人。

  不知道又过了多少天烟也早抽完了,我正在躺在床上发呆,辰宇他爸就和一个警察走了进来,警察帮我把脚铐解开说我可以走了。

  \最;“新XE章节/上'?酷g匠&网

  “叔,辰宇找到了吗。”

  辰宇他爸漏出了一丝担忧说“别担心,我已经通过官方把这消息发布出去了,警察也在帮忙找。”

  “叔,如果找不到辰宇或者是什么不幸的消息,你跟我爸妈打个招呼就说我不能孝敬他们了。”

  “你这傻孩子说什么呢,你放心,那几个小混混我已经让他们落到了该有的下场了。”辰宇他爸爸摸了摸我的头,叫我先自己回去,他留警察局还有点事。

  出了警察局看见猴子他们一大群人在等着我,我朝他们那边走了过去。还没到就听见“轩哥辛苦了,欢迎轩哥回来。”我乐了乐走过去说这主意谁想的,他们就把目光全看向了张超。我一直以为超哥是个直白人,没想到鬼点子还是蛮多的。雅琴看见我就直接冲到了我怀里。

  她问我在里面是不是受苦了,怎么瘦了一大圈。我说这都是小事,只要你们平安就好,说着我情绪就低落了下来。雅琴拉着我的手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冲她笑了笑。

  猴子这时候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说打情骂俏的回去在上演,今天你刚出来,大家都过来给你接风洗尘了。我就说行,大家去久味开一桌。

  喝酒的时候听猴子说好像是辰宇的爸爸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那被我砍的人不上诉了,说是私了。我说对于辰宇他爸来说这都是小事。我想想猴子替我抗了这么久的罪,我就和猴子说感谢的话太矫情我先吹一瓶。由于心情本来就不好所以又喝了个烂醉。我也不知道是谁把我送回宿舍的,只记得我叫张超他们送雅琴回去。

  第2天起床我以为自己还在监狱,脑袋沉沉的。睁开眼看见兄弟几个我才想去我昨天已经出来了。自己乐了乐就起床洗漱了。打了个电话给雅琴叫她下来吃早餐。

  挂了电话,我发现手机上有十多个电话昨天没注意手机,我一惊,总感觉是辰宇打过来的立刻就拨了过去。嘟嘟嘟。。。。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我又拨了几个过去都是同样的结果。雅琴这时候走到我身边问我在干嘛,我说没事,只是感觉辰宇打电话给我了。

  雅琴说叔叔叫我告诉你他问了那几个混子,那些混子说他们本来在追辰宇的结果跟丢了,他们就边走边骂辰宇,结果辰宇拿块板砖就朝他们冲了过去。他们说后来直接给辰宇干翻在地上砍了几刀他们就走了。叔叔说叫你不要担心了,辰宇不在原地很有可能是被好心人送医院了。

  我听到这消息确实开心了不少,至少辰宇生命应该是安全的。我问了问雅琴说辰宇这么蠢以后怎么办啊。雅琴就说没办法,他随你了。我就朝着雅琴胸抓了过去问她我有这么蠢吗,她说你比他还蠢。和雅琴吵闹了会,吃了个早餐就去上课了。

  来到教室就把辰宇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大家吊起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猴子说这世界怎么还有这种奇葩啊,明明就已经躲了起来别人骂他几句就杀了回去。鸭子说宇哥简直是他的偶像。我也懒得和他们讨论就去找雅琴了。

  猪肛裂找了我一次问我事情处理完了没有,我问他什么事。他说你叔叔不是说你妈生病了你回家陪你妈去了吗。我说处理完了。他说行,叫我把拉下的课程赶上去。我应了声就出去了。

  中午刚下课的时候黄毛猪来找我说有他哥的消息了吗,我就把他哥干的事情全和他说了遍。他满带崇拜的听着说他以后他也要和他哥一样勇敢,我和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他,拉着雅琴就去吃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