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麒避过了几波巡查的人,顺利回到了回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座山洞之中,他在回来的第一时刻便查看过了这座洞府,待到发觉一切如旧之后,他这才悄然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坐到还带着一点点灰尘的床铺之上,萧麒拿出了那枚蛋卵,开始思量了起来。

  毫无疑问,那双紫黑色泽的眼眸是属于这枚蛋卵之内的生物的,它嚣张,霸道,不可一世,却又是淡漠无比,显得很是怪异,它甚至于狂傲到不屑于令萧麒看到它的全貌,但这种种却也无不证明了它的强大,这让萧麒心中开始隐隐的期待起来,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生物会生存在其中。

  但是……万一它孵化之后不听指挥,甚至是攻击自己呢?不知为何,萧麒的心中却是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想法……

  星骑士,顾名思义,自会有属于他们的坐骑伙伴,而这也是属实的,曾经就的星骑士确实是有着属于他们独自的伙伴,同生共死,但到了现在,因为天地的变迁,星伴早已是成为了属于传说之中的物事,不过……

  在砺天战场之中他有一位伙伴,被称为兽子,他之所以会被称为这个名字,乃是因为他来自于一个世代与妖兽为伍的家族,作为其的直系传人,他天生与妖兽有一种亲和力量,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萧麒记得有一次和兽子闲聊的时候,他曾经听到了一句话……“如果你有幸可以得到一个妖兽卵的话,可以以自己的一滴精血与其融合,这样待它孵化之后会对你有一种天生的好感,即便它不会因此在孵化之后认你为主,但可以保证的是,除去极少数的穷凶极恶妖兽之外,绝大部分的妖兽,无论它的实力有多强大,天赋有多么逆天,他都会像看待亲人一般看待你,而不会袭杀你……”

  “怎么了?”看到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萧麒不由好奇问道。

  兽子的脸上神色有些怪异,他看着萧麒,有些古怪地道,“有些人和妖兽,似乎天命就应该让他们相聚一般,如果这种人恰巧将自己的一滴精血滴在了兽卵上,那就只能够有两种结果了……妖兽直接认主,或者,天敌!”

  不过说到最后,兽子却是摇头笑了笑,这些事情早已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谣言了,它已经古老到连这个东西是否是事实都还是难以考鉴的一件事情,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太可能,于是他便也没有细说下去。

  萧麒默默想完这些,却又联想到了那双紫黑色的的眸子,其中,霸气,狂傲,但却没有一丝的阴邪之意,想来这只妖兽的等级是极高的,那么……

  说做就做,萧麒咬破了自己右手食指指尖,以强大的灵魂之力逼出了一滴殷红色的鲜血,在逼出这一滴血液之时,萧麒的面色明显的一白,有些虚弱,精血乃是一个人的根本,身躯孱弱的他原本就没有多少滴精血,这次可谓是一下逼到了临界点,连早上的那点锻炼导致涌动起来的气血也是沉寂了下去,甚至于如果不是早上的首练让这具身体得到了一点点淬炼,萧麒甚至会在逼出这一滴血液的时候自己就随之而昏迷!

  看着这一滴凝而不散的血液,以及摆在一旁,布满了玄奥密纹的兽卵,萧麒却是一时间有些傻了眼……融合?怎么融合……

  直接……滴上去……应该就行了吧……

  萧麒直直地盯着兽卵,有些不敢确定的想到,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一点点淡定的表情?他不禁念叨了一句此刻不知在何方的兽子,这种事情都不告诉我……等再见面的时候,我第一个收拾你小子一顿!

  精血一旦逼出便无法收回,如果是就这么一直暴露在空气之中的话,这滴血液只会如同普通的血液一般慢慢地废掉,所以他思量了一下,便将自己的这地精血慢慢的涂抹在了兽卵之上……

  令萧麒松了一口气的是,他的方法似是没有错误,在他的血液触碰到蛋卵的那一瞬间,好像触碰到了兽卵的什么禁止一般,它全身的玄黑色花纹刹那之间变得嫣红如血,就好像是被萧麒的血液染了色一般,与此同时,它的“身体”向上飘起,绕着萧麒周身飘转着,直到一声如同气球破裂泄气一般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过程之中,兽卵之上旳血色密纹愈发的光亮了起来,整整三息之后,它才停了下来,飘进了萧麒的怀中之后不再动作,血色光华也随之收敛化为了原本的玄黑之色。

  当兽卵飘入自己的怀中之时,萧麒明显得感受到自己的灵魂之中多了一道若有若无的联系,在他和它之间似乎是搭起了一道冥冥之中注定存在的桥梁一般,他感受到了兽卵之中存在着一个生命,而他感受到的如同纽带一般的联系的另一端连接处,便是来自于这兽卵之中的那只生物的……

  萧麒看着这枚玄奥的蛋卵,很是满意,本想对着他说些什么,但却是一滞,他发现自己对于一只蛋还真的是无话可对,最后他悻悻地憋出了一句话,“好蛋啊好蛋,快点孵出来,咱带着你去泡美眉,我泡美女,你泡妖……”

  貌似这还真的是一个色蛋,当萧麒刚刚说完了这句话,它的身上便又有血色光华一闪而过,似是在说“好啊,好啊!”

  只不过也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的,再次看到那已经有些熟悉的光华的那一个瞬间,萧麒的身体竟是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随后,兽卵之上血色光芒开始有规律的跳动起来,就好似是人的心脏一般不断的跳动着,最后,在一次光华的闪烁之中,它再次进入了萧麒胸前的印刻……

  如果兽子在此的话,一定会感到匪夷所思,因为他所说的融合,可不是只就这么简单的滴一滴血就可以了,而是要将自己的三魂七魄全部抽出一缕与最为精纯的那一滴血混合,再将它放入以珍贵的药物泡成药池,将兽卵放入其中,激发它想要成长的本能,它在吸收药力之时会顺带着将精血收取而去……而像萧麒这种滴血便成功的类型……便真的是传说之中的那一种……

  qJ酷匠#网4C唯一正R!版v,,其他都{1是)m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