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在砺天战场之中时,萧麒突然发现历史是惊人的相似,一样的无助,一样的在死亡之前挣扎,在当初他能够那般快的从砺天战场之中崛起,成为二十一人之中的狐君,靠着的便是那股子狠劲,韧劲,以及在砺天战场之中近乎于无穷无尽的天材地宝给他提供了后盾,是他能够在那般近似于自虐一般的摧残之下成功的熬了下来,而未受到致命的创伤,但在现在这么困窘的情况下么……他自是不敢再那般训练自己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个初步的修炼方案。

  欲成人上人,需吃苦中苦!

  自己的资质,并不是绝顶!再者,自己少年时便灵魂进入了砺天战场之中,虽然得到足够的锻炼,但那只是自己的灵魂,肉身却是恰恰相反,父亲离去,被扔在了崖落村的他身体却并非可以称得上是强壮,甚至于由于自己完全是一个傻子的缘故,并没有得到过什么足够的吃的,以至于自己这幅身板距离普通人的身体都有一定的差距,它已经孱弱到了施一套原本是更加耗费精神的一套针法之后,自己精神没什么大问题,但身体却是已经累到口吐白沫了。

  有鉴于此,他慢慢地打开了洞府的大门,察觉到此刻洞道之中已经陷入了幽静,有些山洞还隐隐传出了打鼾的声音,他便悄然朝着外面走去。

  当然,在出去的途中,他自是看到了有两三批人,每批两到三人在不断的巡查,戒备着,以免会有人前来袭扰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抵抗之力村民们。

  萧麒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之后自是绕路,没有打扰他们,窜向了洞外,得亏这个山洞就好似是贫民窟一样,一道长长的巷道,中间也布了不少的杂物,再加上众人的很大程度上都在禁戒着入口进来的方向,倒是也让他在最终顺利的溜了出来。

  只是呼吸之间,萧麒便来到了寺庙的东面偏南一些的方向已是过了黎明,大约有着早上的六点多钟了,不过在冬天天亮的本就较晚,直到此刻天际之间也不过是有了微微的亮光,萧麒看了看天色,自是知道无论是中毒导致昏迷的众人,还是两日未睡疲累至极的人们都暂时是不会醒过来的,便也就放下心来,开始自己平时最为习惯的也是最为轻松地一种锻炼方式。

  他稍稍的站定;两脚与肩同宽,摆了一个身体绝对和谐的姿势,沉寂了一会,便开始了动作!

  动作很简单,却不容易。两脚生了根一般不动,腿不弯;手臂也静止的下垂。动的只有上身。

  r酷匠“网yz永eV久免L费|看iX小说

  头颅慢慢的往左侧过去,然后慢慢地往下弯腰,成直角后,回收;然后往右侧过去;再回收,往前弯下去,随即最后一个动作是往后弯过去。

  只这四个动作,然后周而复始。但每一次却又比上一次弯的更厉害一些,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楚阳的身子拉开的弓一般的弯下去,脑袋已经接触到了地面!

  这是活动腰!

  腰力,乃是全身之中最关键的一环。所以放在首位。

  这么做了四个动作之后,随即开始活动腿,依次开始活动脚腕、腿弯、手臂,手腕肩膀,动作也是越来越快,到后来已经是如同暴风雨之中颤抖的小草一般,全身以一种痉挛的幅度活动……

  全套的做了六遍下来,楚阳的头上身上已经冒出了腾腾的热气。浑身大汗淋漓,浸湿了衣衫。头发上,滴滴答答的往下落汗水。

  但他却没有丝毫停歇,反手一掣,一道寒光竟是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中,却是一根枯木枝。

  唯有将全身的关节肌肉完全地活动开之后再练剑,才能取得最好的效果。既然无剑 那便以木代剑,他知道,只要一休息,筋骨恢复原本的紧绷,再练剑,很多动作就不能做得到位了。

  这是一个煅体之人起码的常识,但能够真正每一次练功都做到这一点的武者,却是寥寥无几。这代表着天长日久的恒心和毅力。

  但萧麒知道这种练功前的活动有多么重要。任何一个小关节和一小块肌肉在练功的时候被忽略,那将来在江湖对敌,使用那种复杂的大招的时候,就会让自己尝到这练功不到位的苦果。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保命之道,哪怕只是一微微的偏差,也有可能阴阳两隔!有多少人在临死前才后悔为何当初自己不好好的练功?这个数字庞大之极,几乎每一年都有这么好几万甚至数十万后悔的人。但那种时候的后悔,已经是全无用处!

  萧麒不希望自己有那种后悔的时刻。

  所以他在练功时从来不马虎大意!不管是哪一种功法,就算是最基础的动作,也要练到最合适最完美。

  剑法、拳法、腿法、掌法全部练了数遍之后,东方已是出现一点亮色终于是笼罩了大地。

  萧麒感受着照射在自己身上的阳光带给自己的温暖,心中明了已是到了回去的时刻了,不然万一有人去找自己的话还会有些麻烦,于是他便收拾了一下身体,当然,那件衣服却是没办法在一瞬之间晾干了去的,他也只能借此提醒一下自己,以后在训练之前要小心一些了。

  “吟……”

  一道轻吟声穿进了萧麒的灵魂之中,仅有他能够听见,与此同时,他已经开始向山洞迈起的步伐陡然僵了下来,因为……他察觉到,这道声音的来向,竟是……刻印之中!

  他连忙取出那枚藏于刻印之中的蛋卵,耳朵伏于其上,细细的听着其中的声音。

  “吟……”

  很快,萧麒便发现他的动作只是徒然,无论他离得远近,吟声都是一样的大小不会改变。

  “吟……”

  吟声之中带着一个新生命对于美丽的世界好奇,以及渴望。

  萧麒看着有些颤动着的蛋卵,用手抚着其上的痕纹,眼中竟是不由有些失神……

  一双紫黑色的双眸……

  萧麒确定这就是蛋卵之中那个生物的眼睛,他想要看清这个生物的全貌,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睛传来一阵刺痛,让他清醒了过来,只不过他还记得那双紫黑色的双眸,其中的淡漠,霸道,令人感到心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