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萧麒说完了此话之后,应沐儿清冷的面庞罕见的出现了一抹红霞,她看着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萧麒,突然没好气的说道,“还看?!还不转过去?!”

  萧麒一愕,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道,“我扭过去?谁给你施针啊?”

  应沐儿咬了咬嘴唇,心中有些羞涩,看着还在“装傻充愣”的萧麒,她心中的羞意简直让她的身体都有些发软,她无语地道,声音低的如同蚊语,“你还要看着我脱衣服不成?!”

  萧麒一呆,脱衣服?脑中一动,旋即明白了过来,他也是无奈地道,“你想得太多了,这种时候到了一会会有给你穿衣服的时间么?”

  听到此话,应沐儿脸上一滞,不用脱?由于那该死药,到现在她可是还忘不掉萧麒手掌在她身上触碰时的那种令人害羞的感觉!

  一股忿忿之意冲上了她的心中,就连此刻已经开始消散的银色漩涡都有些顾不上了,银牙紧咬,愤然道,“那你上一次还给我脱衣服?!”

  “……”萧麒一滞,明了她此刻怕是真的误会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很想解释一下自己上一次是因为从来没有给女人施过针,需要从头摸索,然而通过那次施针之前的摸索,他已经彻底地将应沐儿身上的每一处穴道的位置搞了个清楚,甚至于应沐儿身上穿的这一件衣衫的特性他也是摸了个九成,是以当然不会出现之前的那种尴尬局面了,但在此刻, 看着逐渐消失的银色漩涡,萧麒的脸上凝重之色显现,如果空间漩涡消失的话凭借着他们两个的力量别说打开的可能极小,就算打开,必然也无力再从那边透过阵法改变这了,而如果想要解释清楚的话且不说她是否会相信,那必然要大费口舌,浪费极多的时间,他只能催促道,“先别管这些无用的!等到空间漩涡消失的话就算你经过了我的刺激也未必能够有足够的力量激发空间漩涡了,就算退一步你打开了它,但你却是没能力再把它从那边合上了!”

  “无用的?!”应沐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萧麒后面的话语,她喃喃着这三个字,我得清白……竟只是无用?……

  {V酷_匠网\T唯☆一{u正Y版,其他都sS是J=盗版。

  她一股气顿时升上了脑门,淡淡的道,“死又算什么?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别妄想本姑娘再出力了。”

  萧麒瞥了一眼靠在靠在他身上昏迷着的应辰,顿时生出了一个办法,喝道,“你不怕死甚至想牵着我死,那都随你的便,但你想让你爷爷也在这里挂掉么?别说把他藏起来之类的优质的话,你不会天真到相信杀手手中没有一点点追踪的手段吧?!”

  “你!……”应沐儿气急,她很想上前一步释放出冰箭干掉萧麒,当然,是否真的能够干掉萧麒只有她的心中才会知道。最终,她冰冷地看了萧麒一眼,眸中的寒意足以浸入人的骨髓之中,她盘坐在地上,红唇轻启,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人渣”。

  听到这种评价,萧麒的嘴角忍不住子一抽,但看到应沐儿已是不再对他做出防备,他连忙上前几步,同时手中翻找出了几枚银针,正是萧麒前一次为应沐儿疗伤之时所用的银针,在透过衣服的情况下想要能够完整地把握好每一针的力度,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萧麒想要做到这一点只能够需要聚集自己全部精力了。

  萧麒的手掌就好像是天女散花一般的缓缓打打开,在终于,不到五息的时间之后,应沐儿的身上已经插了不少的银针,当时间到了第十五息的时候,萧麒将手中的最后一根银针插在应沐儿的头心之部位后,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回到了原位将应辰背了起来,他脸上的疲惫证明着显然是这样的工作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并不算轻松。

  应沐儿再次感到了自己身体之中那股汹涌澎湃的力量,她有些惊诧,确实无法想到竟然有这样的能力被你坐握在手中。

  但她体内的力量确实给予了她极大的信心,她对着萧麒道,“带着我爷爷走!”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银色漩涡好似是受到了什么的牵引,猛地挣大了一圈……

  萧麒点了点头,但却是没有按照应沐儿预想之中的直接扛着应辰进入空间漩涡之中,反而是迈步朝着应沐儿的身旁走去。

  “你干什么?”应沐儿眉头蹙起,很是不悦,冷冷地道。

  “你就这么想死么?!”终于,萧麒最后的耐心也被应沐儿的这一句话彻底消磨了个干净,作为始作俑者,他可是知道自己刚刚的那一套虽然能够让应沐儿得到一些念力,但想要达到借助阵法强行改变母子阵的结构这种功能可是万万不成的,毕竟那是质的差距!

  所以,为了以最大的几率成功,他选用了一种透支最大方法,当然,这不是后遗症最大,而是在他施完针之后应沐儿就会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甚至于在那不过一到两分钟的念力暴涨期过去之后她甚至很可能直接昏迷过去。

  而应沐儿此刻让他带着应辰走,她肯定便已经是做好了自己牺牲的准备,这让萧麒心中不由升起一阵烦躁之感,任谁三番五次的受到自己废了老大力气救下的人的怀疑,甚至于自己救下的这个人还一直在寻死觅活,他都会感到极为不耐吧!

  所以萧麒第一次对着应沐儿怒斥道,“你个大小姐到底想怎么样?!想死还要把你爷爷拉上么?!别总那么自以为是好不好?!你死了,尤其是你去替了你爷爷去死,你觉得你爷爷在醒来后是会直接自杀还是把所有人安排好之后再自己自杀?!”

  说罢,他也不待应沐儿回话,一只手捞起应沐儿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抱着昏迷的应辰,朝着空间漩涡走去。

  听到他的话,应沐儿倒也没在挣扎,只是在她的心中,萧麒这两个字已经与人渣彻底的画上了等号。

  空间漩涡虽说是漩涡,,但却并非如同一个通道,反而是如同一扇门,不过当萧麒一脚踏入,到达另一个时空之时,脑袋之中还是忍不住的会有些微微的眩晕感袭来。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庙宇,里面同样有一个银色的漩涡在缓缓地旋转着,此刻,一个夹着两道身影的人影蓦然出现在了这里,显得很是突兀,正是萧麒。

  当萧麒晃了晃脑袋微微抬起头颅时,一束阳光正好的撒落下来到了他的脸颊上,让他感到微微的温暖,看着初升的旭日,他心中喃喃道,“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