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强忍着不去打断应沐儿的应辰在她说完之后终是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他“嘭”地将桌子拍倒在地下,忍不住怒斥道,“王刚那个吃里扒外的混帐!咱们崖落村哪点亏待他了!***”

  他猛地起身就要朝着王刚所在的地方走去劈了这个垃圾!

  “爷爷,等等!”

  就在应辰出了房门时,应沐儿的声音急急地传了过来。

  “怎么了?”应辰顿了一下,连头都没有回的道,迫不及待的要去杀掉王刚为应沐儿报仇。

  “王刚的事情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位高人告诉了我一个消息……两天以后,就会有人前来把崖落村全部杀尽!”应沐儿看得他那听不进话的样子,连忙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剩下的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应辰的身子僵了下来,他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两天后会有杀手到这里,实力未知。”应沐儿肯定道。

  “会不会是假的?”应辰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应沐儿迟疑了一下,说道,“她说这个消息,是从王刚的嘴里撬出来的。”

  她顾虑的自然是萧麒并非傻子的事实会不会暴露的问题,但此刻确实是无暇去想其他了,王刚多活一秒钟,萧麒就会多一分危险!

  “我就去问他!”应辰听到这句话,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扭身便走,回话之声从院中遥遥传来。

  应沐儿犹豫了一下,也缓缓地跟了上去,避免出现对萧麒不利的情况。

  一栋静谧的的房屋,那就是浑身包裹着绷带的王刚正躺在这里,只是此刻,他却并不在房屋之中。

  房屋门前,他慢慢地蹲在地上,手中的几枚瓶子不时地摆弄着,似是在调配着什么,在靠近一些的话,就会听到,“那些厉害的人出去了……剩下的我就不客气了……”

  “这个,加上这个,应该能够将药粉传到全村里了吧?……”

  “不好,有人来了!”看到远远的几个人影正朝着这里走来,王刚连忙收罗了那些药粉,快速的回到了病床上,也不忘记将窗帘拉好。

  眼力本就不差的应辰自是瞥见了那一晃而过的人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看来没问题了啊!

  想罢,他不动声色地向着屋中走去,还故意地弄出了些脚步声。

  “吱呀”

  房门打开,应辰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缓缓地说道,“小刚,你的伤怎么样了?”

  “回村长,好了很多了。”王刚眼睛一眯,似乎很虚弱的说道。

  “这样就好……”应辰莫名的笑了笑,不动声色的在房屋之内部下了一层隔音禁止。

  “村长,你……?”王刚眨了眨眼,有些迷惑地道。

  “嗬……”

  z、酷Y匠3网唯=一正版,%其R他xP都s是t@盗pn版d

  突然,一只手掐住了王刚的脖子,将他从病床上抓了起来!

  王刚咬着牙,不可置信的道,“村……村长……你……你要干……干什么?!”

  应辰看着他粗陋的表演,冷冷的道,“王刚小子,你背后的人是谁?!”

  “村……长……你……你……在……说……说……什么……”王刚只觉得脖子上掐着的那一只手就好像是一只铁钳,让他连一点点挣脱的能力都没有,他的额头上青筋开始突起,汗滴凝聚的愈发多了起来,甚至有些伤口都是因此迸裂,渗出的鲜血顺着汗滴流在地面,很是触目惊心,他虚弱无力地道。

  “呵呵……”应辰冷笑一声,说道,“小子胆气不错么,居然敢对我的孙女下手,看来是以为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了是吧!”

  只是王刚此时已是接近昏厥,他死命的用着双手掰着应辰如同铁钳一样的手指,期许能够多得到一点点喘气的机会,但他此刻浑浑噩噩的,都快接近于无意识的状态,根本去理会应辰的问话。

  看到他这幅几欲吐白沫的模样,应辰稍稍降了一点力气,同时他口中开始念动起咒语,不过一秒钟,一道一级的水弹术便被他施放出来打在了王刚的脸上,让他清醒了几分,但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束缚之感,王刚只怕是更愿意昏迷着吧。

  应辰狠狠地掴了王刚一个耳光,斥道,“再装傻就要了你的命!”他的手又加了一丝力气,证明着他并非在说笑。

  王刚想了想,还是不打算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先前他之所以会那么干脆地向萧麒交代了所有的事情,是他本来就打算着自己一上岸就会亲自出手将他击毙于掌下,死人知道些秘密又有什么?至于应沐儿可是给自己准备好的女人,让她知道一点事情也无所谓,但因为一时的失策让他们两个给跑了,尤其是想到萧麒现在很可能正在抱着那个他日思夜想久久不能忘记的那个人光滑如玉的身躯,王刚眼中都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怒火。

  “哼!”

  一道冷哼声如同沉闷的鼓声一般,传入了王刚的耳畔,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看着应辰,脑子之中开始飞速的转动,想着自己哪个地方出了纰漏,告密?不可能,萧麒那个小子是不会把沐儿单独放在那里的,而应沐儿最少还要睡三天,所以这个可以第一个排除了……让这位老人察觉到了什么,难道是先前自己在布置一些东西的时候给看见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认为的最不可能的事情在王刚竭力做出的帮助下彻底成为了事实,但他此刻却是要想出一个法子掩饰过去这件事情,不然自己怕是必死无疑,不是被这位村长怒斩,就是被之后到此地寻人无果的那些杀手干掉!

  “说!”应辰暴喝道,同时他手中加了几分力,可以想象,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村民,需要从王刚的口中得到关于什么杀手的消息,单单凭他居然敢对自己唯一的孙女儿下药,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位血性犹存的老人一把捏碎王刚的喉咙!

  “我……我不……不知道……你……你在……说什么……”

  “是么?!”应辰眼中狠辣之色一闪而过,像扔破麻袋一般突然将王刚扔回了床上,身躯与床板碰撞产生的力量让王刚全身的伤口崩裂了大部分,暗红色的血液浸湿了床单,在地面渐渐地摊开来,留下了触目惊心的血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