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说错!”这已经是应沐儿第九次说这句话了,看着应玄风,应玄汐以及其他村民目光之中的半信半疑以及关爱,她的心中的确是暖洋洋的,但无论如何一个问题被人问九遍,还是被同样的一群人问九遍,任谁也会感觉到无奈的吧,这还是应沐儿耐心好,才一次次的回答这个问题的。

  在她的身后,一群村民将萧麒围在了中间,他们目光不善地看着萧麒,议论纷纷,“沐儿,有我们在,你不用怕这个混账的威胁!”

  “这个混小子敢杀了肖健那几个孩子,连小刚也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也太不人道了!”

  ……

  被一群人围着的萧麒还是憨憨笑着,似是不觉得此刻情况的怪异,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也不曾流露出任何的异样。

  应沐儿瞥了他一眼,嘴角轻轻勾了一下,似是在说你敢欺负我就要你好看!

  不过她对于村里人的热心也是感到了几分无奈,自己都说了多少次了……小刚?!

  猛然间,她突然注意到了某个村民口中说出的一句话,顺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平日里十分慈爱的妇女,王刚几人父母早逝,平时也是靠着村里猎下的猎物多出来的一些养活自己,让他们的日子过得十分贫苦,最终他们形成了一个小团体,开始抢一些有些存粮的孩子的食物,其实那并不多,大家也不愿意因为这一点点粮食就断绝了一个孩子的生机,索性也就当做没看到,但是到了最后却是使得他们愈发骄纵起来,让很多人开始讨厌他们,只有个别的无子女的妇人还待他们如初,而这个叫做王莲的妇人正是其中之一,对于蛮横的王刚极是纵容!

  应沐儿的脑中飞速的转过这些念头,不动声色的向着应玄风问道,“大伯,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都会说我被萧麒给侮辱了?”

  “这个……”实话说,应玄风此刻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当时是关心则乱,并未察觉到什么异样,但如果细想的话王刚在说关于应沐儿的事情时也是有些迟疑的,当时他的目光有些闪烁,迷离,但这些都是认为他比较虚弱,倒也不曾加以细探便急急忙忙的跑出来了……他犹豫了一下,觉得这倒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便一点一滴的说了起来。

  “昨天晚上正轮到我和你三伯巡夜,大概也就是凌晨的时候,王刚那个小子浑身带着血跑了回来,直接在村口晕厥了,当他再次醒来看到你爷爷的时候,就着急忙慌的说你被萧麒那个小子下了药,让他快点来这里救你,你爷爷听到这句话当时就炸毛了,来不及能去分辨它的真假就把全村有些自保之力的人都派出来了,现在跟在咱们旁边的是离咱们比较近的一群人,才会这么快的集结在一起,那些比较强的人都进入森林的深处去找你了,一时也赶不回来,当然,先前我发出的信号就是意示着已经找到人了,让大家回村的意思,你也不用担心,估计在回村之前就能够全回来了。”

  “不过……沐儿……你确定……”

  “没有!”

  第十次阻绝了这个问题,应沐儿默默的看了一眼已经有了几十人的队伍,在远处还有几个黑点,向着这里快速的奔跑着。她心中暖意逐渐升起占据了全部,自己一个人跑出来让得这么多人来找自己……

  只是,她明白此刻并不是感慨的时候,她看了应玄风以及在后面跟着的王莲一眼,暗做打算,还是回去再说吧……

  不多时,接近上百人的队伍靠近了村里,有很多的人在村庄口翘首而盼,那是等待着亲人们归来的质朴的人,看到大部队的归来,他们被阳光照射的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拥了上来围绕住人们,开始询问这一次出去是否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

  应沐儿和萧麒远远的对视了一眼,他们在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眸中含着的意思,一定,一定要把这些质朴的亲人从那些杀手的屠刀下拉出来!

  当这些人拥上来后,在原地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身影,他的身材并不算魁梧,风霜在他身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他的眼中却是极不相符的出现了些许忧虑,微微有些佝偻的背影映入了应沐儿的眼帘,她怔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虽然仅仅出去了一天,但却是犹如出去了数年一般,心中对于亲人怀念到了极点。

  两人驻足相望良久,最终才回到了村里家中。

  “沐儿,萧麒那个小子欺侮你了?”刚一回到家,应辰便直接问道。

  酷》*匠网正?N版首#E发G@

  摆了摆手,应沐儿说道,“爷爷,这件事情是王刚告诉你的吧?!”

  “没错,那个小子回来的时候可是满身的血,狼狈的要死啊。”应辰滞了下,说道。

  “……我这次出去,本来就是去找木头玩一玩的,当我到了蛊溪旁边之后差不多才三分钟,王刚就带着肖健几人出现了,他们张狂无道,肆无忌惮,还说什么要把萧麒的头拿去换一位大人的赏识,当然,好歹我是一个念修,本来我对付他们是不废吹灰之力的,但是那几个混账竟然给我下药!让我直接昏迷了过去!”

  说到这里,即使是一直淡然的应沐儿秀拳也是忍不住捏紧了一瞬间,很显然,无论是任何人对于这种事情都无法做到淡然以对。

  应辰的神色阴晴不定,但他却没有说话打断应沐儿,只是额头上微微跳动的青筋证明了他心中并非和表面上同样淡定。

  应沐儿深吸了一口气,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不平的心境,她接着道,“幸亏,有一位世外高人路过了这里看到这一幕,不耻于这几个人的行径,出手帮了我一下,把他们几个扔进了蛊溪里面,或许是她的心中有些仁慈,把他们扔的倒是不算太深,这才让王刚活着回来了,后来那位大人就把我和萧麒带到一个山洞里,救醒我们之后就自己一个人走了,我昏迷之后的事情也是她告诉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