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刚!你说的可是真的?!”

  在一座较为奢华的房子里里面,一道暴怒声陡然响起!他是一个和蔼的老人,但在此刻,他脸上再难找到半分的慈爱,脸色沉凝似是要滴出水来一般!

  半躺在床铺上,周身伤口无数,脸色苍白的王刚惨然一笑,勉强点了点头,脸庞上有不少的血痂都是因此而渗出了一点点的血液,让他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看到他这般模样,老人又怎会再疑心其他?低低的咆哮着,“混账萧麒!竟敢……竟敢欺侮我的乖孙女儿!我与你不共戴天!!”

  “来人!”老人朝着房子外面喝道,“给我带人去蛊溪以及那里周围去仔细的搜寻!给我把萧麒那个孽畜捉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王刚看到老人如此的性急,心中的喜悦几乎是掩盖住了身上不断传来的疼痛!他在心中恶毒地想着,“应沐儿最少还要两天多才能醒来,只要在这段时间里你被找到了,就是有百口也莫辩了!萧麒你个傻子!这次看你还不死!就算你躲过了,或者是没有死,两天后江池峰大人派来的杀手也许会干掉你!”

  ……

  @(最9新^章B节x)上酷匠Q、网

  萧麒并不知道自己一时的疏忽竟是让王刚侥幸逃得了一命,更不知道在崖落村里他已经被黑成了一个强**崖落村小公主应沐儿的十恶不赦的混帐……

  此时,他正是惬意的躺在一块青石板上,嘴中嚼巴着一块刚刚烤熟的鹿肉,只是……瞥了一眼手中还剩了大半的如同黑漆漆的如同碳头一样的鹿腿,萧麒觉得很无奈,好歹自己也是一位病人吧,不说山珍海味,大鱼大肉的给自己补一补,但怎么也不至于给自己灌这毒药吧?!

  难以想象应沐儿那么一位绝色倾城的女子,厨艺竟是这般的……非同寻常,味同嚼蜡都不足以诉说他此时味蕾受到的摧残。

  勉强吃了一点东西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萧麒将手中的鹿腿放在一旁,到了仍然守着火堆的应沐儿旁边一屁股坐下,扭头看着应沐儿脸颊上一点点不知是因为自己手艺的问题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被燥热的火炎带出的热量的粉霞,颇感好笑的说道,“大小姐,你没做过饭吧?”

  “哼!你管我啊,有你的吃的就不错了。”应沐儿轻哼一声,带些傲娇的说道。

  “……”萧麒嘴角一撇,果然……

  他忽然站起来,拍了拍衣服,笑着说道,“这种东西你不会做可以让我来嘛。”

  “你?”应沐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质疑道,“你能行么?”

  萧麒淡淡笑道,“男人怎么能说不行?”说罢便是把应沐儿叫了开来,准备亲自操刀做上一顿犒劳犒劳自己。

  “……”

  “大小姐,烤肉怎么也得先去个毛吧?!”萧麒哀嚎道。

  “额……需要么?”应沐儿眨了眨迷人的双眸,目光闪烁,弱弱的说道。

  看了仍然低着头坐在那里的应沐儿一眼,萧麒感到自己已然无话可说,他心中自我安慰道,幸好,这位大小姐还留了一点材料,要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冬天醒的等到她给自己送来第二只猎物了。

  萧麒用单手提起剩下的少半只鹿,也不去理会在火上已经架了半天的一些“黑炭”,踉跄的朝着山洞外走去。

  “喂,你要干什么去啊?”察觉到他的动作的应沐儿轻声问道。

  山洞之外传来了萧麒带这些懒散的声音。

  “去菱湖那里,拔毛,烤肉。对了,大小姐,你把柴火拿上点,别等会儿又没火了。”

  十分钟后,菱湖岸边,应沐儿愣愣地看着娴熟地将那只鹿身上褪去了绒毛的萧麒,小嘴不自觉的长大,有些怀疑萧麒是不是被什么妖物控制了,怎么他脱毛的手法要比自己在村落里看到的一些年长的妇人还要娴熟,有效的多?

  萧麒看了看她小脸上露出的惊讶,朝着她得意的笑了笑,从她手中拿过了几根签子,在刚刚处理好的肉中穿过,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木头,你经常烤肉么?怎么见你的手法可都要比一些阿姨都要娴熟的多啊?”看着萧麒俊逸的脸庞,应沐儿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道。

  “是啊,怎么了?”萧麒随口回道,与此同时他将手中的几块肉翻了个个儿,让它能够更均匀地受热。

  “你不是木头?!”突然,应沐儿肯定的说道,眸中含起了一些晶莹。

  那个呆呆傻傻的萧麒在应沐儿的眼中就好像是一个最好的朋友一般,就算先前自己吃了大亏,但是看在那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如果不是他,自己要受到的伤害会远远大于现在的份上才勉强不直接抛下他直接走人,但是如果他不是萧麒的话……任一个女孩再怎么豁达也不可能对于一个陌生的人看了自己清白的身体而无动于衷,即便他是非自愿的!更何况她还能记得昨天这个人也没少看自己,那目光往哪里瞥过自己都能够回忆起来!

  “为什么?”萧麒一愣,有些好奇她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里,反应也突然变得这么剧烈。

  “木头他连杀一只小动物都不敢,又怎么会经常烤肉啊!”应沐儿眸中满了泪水,视线模糊的道。她现在就想一个魔法轰死他,为自己清白的身体和木头复仇!

  萧麒一滞,应沐儿眸子之中的晶莹让的他将原本准备好应付一些人的瞎话在此刻却是怎么也吐不出来,对于朋友,尤其是一直在为他着想,对他真心相待的朋友,他永远也狠不下心来去欺骗她/他,萧麒低下头,认真地思量着,最终,他诚恳的说道,“……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但首先,我是萧麒,我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故,但无论是之前的那个处于呆滞之中的我还是这个刚刚回归的我,都是真正的我,没有什么所谓的夺舍,这一点毋庸置疑;其次,有人想要杀我,昨天王刚那几个人就是被那幕后黑手鼓动而来的爪牙,但危险就危险在我现在并不知道他是谁,敌暗我明,如今仅仅是一个傻子还不会引起他的重视,随便派一些连手下都不是的渣滓来杀他,但是如果他变得非常精明的话,你会容忍有一把刀时刻吊在自己的枕边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