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沐儿的脸上潮红之色再现,这不同于芳春香药性发作而促使她出现的带着一点娇羞的红晕,那是一种病态的殷红!很明显,血液的快速流动让她极为不适。

  “噗嗤”

  s;酷匠☆)网唯&一正B版,)其9E他1都O是盗;版

  一口鲜血猛地从应沐儿的口中喷出,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抹暗红。

  萧麒的眼眸轻轻眯起,从其中射出了一丝紧张,若是这次她忍不住,只能是失去清白或者香消玉殒了…只是,他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个照顾了自己许久时间的美丽姑娘就这么消失么…

  让萧麒松了一口气的是,应沐儿并没有让他失望,身为一名念修,尽管只是最最底层的级别,但她却也是勉强能够忍受住身体带来的不适,很显然,萧麒的方法已是有了一些效果,应沐儿眉头的蹙起证明了她已经恢复了自己的神智,也直到了这个时候,心神放松下来的萧麒才注意到了此时的尴尬……

  为了不会在应沐儿醒来的时候碰到非常非常尴尬的场面,尽管是掩耳盗铃,萧麒还是把用兽皮袍她象牙雕琢一般白洁无瑕的身躯遮挡住了,接着,萧麒扭过了身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一块大石头堆住了山洞的洞口,今天本就疲累至极的他在完成这么一项十分艰难的大工程之后,身体上的疲惫要远远大于精神上的疲劳,现在的萧麒更是感觉自己甚至于连抬起一根手指头都要耗尽自己剩余的所有力量,他不由苦笑了一声,勉力扭头看了仍然处于修炼之中的应沐儿,感受到她体内的流动的血液已经不再显露狂暴之意,萧麒的眸中闪过一抹安心之意,旋即,他靠着山壁,进入了睡眠之中。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流逝,应沐儿的周身开始渗透出朦朦的血雾,这血雾清淡,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腥味道,反而是发散着一点点芬芳的气味,忽然,不知从何处生出了一股生出了一股彻骨的寒意,那几乎已经蔓延在了整个山洞之中的血雾随之化为了一地冰碴,那寒意的源头,赫然便是应沐儿!

  刚刚的那一次释放好像是释放了她所有的力量,在那之后她的身体立刻软绵绵的躺倒在青石板上,随此的,她的眼眸好像轻轻地翕动了一下……

  此时已是接近三更时分,在一个古朴幽密的村落之中,只有例行值班的两名村民站在村口处,村落之中还有着几户人家并未熄灯,昏暗的灯光从纱窗口射了出来,照在两位村民的背影上,在夜中拉出了两条条极长的影子,就好像同在保护着这个村落两个战神一般。

  “站住!什么人?!”

  忽然,其中一位村民看向了他右手方向,爆喝到。

  在他目光所视的方向,有着“哒……哒……”的声音传来,随着声音的逐渐清晰,一个衣衫破破烂烂,发际,颔骨,双手,双腿都在流淌着鲜血的的一个落落魄魄的人走到了这里 在他的身后,暗褐色的血迹从远处蔓延而来,直到离这个人不足五十米的地方开始,血迹逐渐的变成了黑红,暗红,朱红,嫣红,而那个男子好像是受到了震慑,竟是停下身来,在他的脚下逐渐形成了一滩血泊……

  这个男人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但他张口,除了发出一点点的“嗬…嗬…”声外再无功就,“噗通”男子的身体猛然跌倒在了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而他身上的伤口更是裂开了无数,血液汩汩流出,看这架势,若不及时加以救治的话,那便是必死无疑了!

  两位村民互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抹不忍,经过简单的交流之后,一位身材更加高大一些,皮肤黝黑的足以与这暗色的夜相比拟的村民向前踏出了一步,朝着那个到在地面上的人走去,猛地,他的惊呼生响起,“王刚小子?!!你怎么会伤成这幅模样?!!”

  “嗬……嗬……”

  王刚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他眼前一黑,终于是昏迷了过去。

  而村落里,有不少房间在黝黑村民惊呼出声的那一刻便走出来几个人,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来人的房间之中,也陆续的点起了灯火,王刚一个人的回归,竟是将这崖落村,整个村子都惊动了起来……

  ……

  在天际刚刚泛出一丝亮光时,一道响亮的声音穿透山林里了厚厚的岩壁,传荡在了山林里,一群刚刚停留在此地不久的燕雀也是纷纷飞散开来——“哈切!”

  冬季的夜空总是要凉上一些,,可能是一晚上穿的衣服太过单薄自己的身体又不是特别好的缘故,尽管很不愿意承认,当一股凉风袭来的时候,萧麒很是无奈的发现——他竟是生起了重感冒!

  尽管他醒来时精神状态很好的,但他的四肢却是软弱无力,就好像是一个成人的灵魂居住在一岁的婴孩体内一般,纵有千种抱负也只能够哇哇大叫,做不成半丝事情,或者是一架配置最最顶级的飞艇,却没有了油一样,令人抓狂不已!

  而在萧麒醒来时,昨夜他好不容易堆过去用来挡风以及堵住一些只在夜间出没的一些妖兽的大石头已是被挪到了一旁,在地面上还有浅浅的一滩水迹以及餐留下的一点点浮冰,证明了其主人是如何移开这厚实的岩石却没有引起萧麒的注意的。

  在离此地不远的一眼泉水之旁,一个貌美如花,惊艳绝伦的女子抱膝坐在这里看着水中那个美丽的倒影,她原本一双很是美丽的眼睛此刻有些微微的红肿,显然在之前大哭了一场,但这并没有让其容貌有着失色,反而是添加了一点楚楚可怜的意味,当然,对于应沐儿来说,她内心烦杂的念头已是让她无暇再去顾及自己容貌如何了。

  应沐儿细碎的银牙紧紧地咬着下唇,那个魂淡,就这么把本姑娘的清白之躯看了个干干净净,甚至于……除了最后一步,该做的都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