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微微的呻吟声从一处山洞之中传了出来,给这个原本寂静的夜晚平添了一丝旖旎……

  在山洞里,一位面容美丽的女子盘膝坐在一块青石上,她的发丝垂在地面上,却是显得显得那样的出尘,淡雅,让人大跌眼球的却是在这名女子的脸上眸中却是一片迷离,散发着一种惊人的媚意,两种极端的感觉出现在了同样的一个女子身上并不让人觉得有一点点的违和之感,恰恰相反,这两种气质让得她的吸引力大增,有一种勾魂夺魄之美!正是应沐儿。

  此刻,她的上身不着片缕,赤**条的坐在那里,她的口中轻轻地呻吟着,媚意逼人,此时的她在努力的尝试去做些什么,但由于一层禁锢着她束缚,她无奈频频失败,却是平增了几分柔弱之意,更引人怜惜。

  在她的身前,萧麒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的手中握着几枚银白色的长针,在不舍得看了一眼在应沐儿的胸前那两抹浑圆之后,苦笑了笑,自语道,“那可不是自己的人啊!”

  随着这句话,萧麒彻底收敛了自己的杂心,眸中一片凝重渐渐地升起!

  萧麒解开应沐儿的衣衫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地找准穴道以便于治疗,当然,萧麒也是不会忘了先前他推测出来的结果,短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可是远远不够自己施针的,唯有让应沐儿暂时的发泄一下才能够稍稍拖延一下时间,这也是为何在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片湿润的痕迹了,只是萧麒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低估了应沐儿的诱惑能力,险些是因此夺走她的身体!当然,最后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彻底抚平了他心中的旖旎之意,也让他能够保持自己的心中的清明!

  他首先将自己刚刚以应沐儿的镯子制作的几枚银针放在一旁,手指开始在应沐儿的身上尝试着触碰了起来,指尖上传来的柔荑更是让他心中为之一荡,险些又要胡思乱想起来,费尽了强大的毅力,萧麒才将自己的注意力再次凝起,开始在应沐儿的身上轻轻地点动着。

  三分钟后,萧麒眼神一凝,手掌一抚,地面上放置着的那几枚银针也随之消失,而在应沐儿赤**的身体上,也出现了根颤动着的银针……

  扎下的这几针的效果很是显著,才不过短短三息的时间,应沐儿的呼吸便隐隐的稳定了下来,低吟声也是在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萧麒看了一眼在自己手中的余留的最后一枚银针,神色之间也被凝重之意所布满,他知道先前的那几枚银针若是当真算起来的话,其实是没有几分危险的,仅仅只是需要保证它的功效不会受到影响就好了,最重要的,其实是现在余留在自己手中的这一枚要远远比其他银针长的多也要锋锐的多的银针!他需要扎到应沐儿的心脏所在的地方!

  心脏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器官,但是刺开那一处穴道时会在那一瞬间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若是一个控制不好让应沐儿的心脏受到了损伤的话,她这一次绝对是有死无生!倒不如……

  萧麒深吸了一口气,察觉到自己心中的犹豫的他立马斩灭了这一丝念头,他的心中也很是无奈,虽然之前凭借着自己从砺天战场之中三年的磨练儿塑造的强大的灵魂力量让自己并没有被药物控制了心绪,但对自己的影响却也不是一般的大,不然的话自己又怎会总是这般胡思乱想,而这种事情一旦有了一丝犹豫的话,那失败的概率可不是一般的大!

  念及至此,萧麒也不再犹豫,只以拇指、食指两根手指拿捏着银针,慢慢地朝着最后的一处穴位刺去。

  他的手指在银针刚刚插进应沐儿左胸之时便开始急剧地颤抖了起来,让人的心中不由为之一紧,莫非在这一开始便是出现了失误?!

  反观萧麒,却是见到他的脸上没有一点点慌张,仍是镇定如故,但令人奇怪的是,他的手掌的颤抖竟是还未消失!

  萧麒起初还在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动作,但是逐渐的,他缓缓地闭上了以自己的眼眸,开始靠着自己的本能颤动着自己的手掌,或许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件极为疯狂的事情,在这种时候竟是开始依靠那所谓的本能,简直是滑稽可笑!但萧麒却有这个自信,他的颤抖是为了对应沐儿那一处皮肤进行一些简单的调整,这样可以让应沐儿的身体缓缓地放松下来。

  果然,随着一分一秒的消逝,萧麒手底的那一枚银针也逐渐的在深入着应沐儿的体内,只是那速度,当真是慢的令人发指……

  萧麒颤动着的银针带起了应沐儿身前**一阵荡漾,但可惜此刻却是无人可以有幸欣赏到这幅景象……

  ……整整六分钟!整整六分钟的时间过去后,萧麒在他颤动着的指尖感觉到了触碰到了一抹有些熟悉的温软停下了动作,此刻,他手下的那一枚银针已是有三分之二进入了应沐儿的身体,仅仅留下不过三公分左右的长度,很显然,从萧麒额头上密布着的汗液也证明着他绝不轻松的!

  萧麒目光有些闪烁的的看着那枚银针,它的针尾还在微微的颤动着,忽然,萧麒的目光一凝……

  酷匠网8唯一%正版,其o他都k是盗版6

  此时,正是针尾停下颤动着的时候!当它彻底静止下来之时,在这座山洞之中也随之静止!只有木柴燃烧时放出的噼啪声间歇的响起……

  一秒……

  两秒……

  三秒……

  就好像是洪水怒然泄下,发出声声的咆哮一般,应沐儿的体内,血液猛地加快了两倍的速度开始疯狂地流转,脱缰的野马也不如它桀骜,发出了低低的哄响,不禁令人感到骇然,血液是要流转的多快,才会发出这般沉闷的声音?!

  萧麒的目光之中毫无意外之色,显然,对于这一幕他是早已预料,其实他最担忧的事情也是在于此了,凶猛的河流往往会冲毁大坝,漫上江岭,那血液不正常的流动也会给一个人带来巨大的危险,因为你一不小心,血管就会被冲击地寸寸断裂,其主人也会就此逝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