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哼?”萧麒淡淡的哼了一声,显示着自己的不满之意,也在无形之中催促着王刚。

  王刚暗暗咬了咬牙,极为愤怒,自己居然会在这样的一个小子手里栽了跟头!但他却又实是无奈,因为自己居然还真的对于他束手无策!

  “他叫做江池峰,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地位高的惊人,连最近的青水城的城主都对他尊敬至极,而我们几个也是被他胁迫去杀害掉你……您的,那药物也是他给我们,用来对付应沐儿小姐的。”王刚半真半假的说道,其中只掺了一点点的水分,却是巧妙的将他们的罪责挪开了大部分,如果在他们对面的是一个并不如何老练的少年,怕是还真的会被他这一席话蒙骗了过去,说不定还会生出一些怜悯之心,让他们先上岸了再说,只是狐君萧麒却并非是这种人……

  “哦?是么?”萧麒冷冷的说道,没有一点点打算让他们上来的意思。

  “此事千真万确!”王刚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还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完整计划?”萧麒淡淡的问道。

  “……”王刚犹豫了一下,但是看到萧麒不言不语的将附在冰块上的手指用力了几分,他连忙说道,“在三天后会有一批杀手前来灭掉崖落村,在那之后他们会伪装成一副崖落村附近的妖兽暴动,狂性大发的景象,好像是为了要掩盖什么秘密……”

  与此同时王刚在心中早已是骂烦了天,这个混蛋当真是视死如归的么?!分分钟就想要去死,最令人感到操蛋,最让王刚憋屈,郁愤的事情是……自己居然还得提心吊胆的看着这个自己本来任务的目标,生怕他会死掉!他的小命算不得什么,但血液引起了牙鲨的暴动的话,他们却是再也无望见到明日的阳光了了!

  萧麒摸了摸下巴,脑中在极速的转动着,这件事情居然牵连到了整个崖落村,想必又是一些人想要对付自己又怕走漏了消息,故意要这么干的吧,只是有些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既然怕走漏了消息,那又为什么连王刚这样的炮灰级别的人都能知道这么多的消息?萧麒观察的很仔细,在刚刚肖健几人露出的神色是无奈,但却决然不是迷茫,或者是惊讶,迷茫代表着他们对此事的不知情,惊讶却是应该是他们知情,但王刚却是说了谎话,要是是无奈的话,他们必然是知情,不愿说事情但却不能不说的这样的一个状态。

  酷6=匠网#永!e久'`免!费看1小S说“

  相较下来的话,王刚先前说的话应该是有几分可信的,三天后对崖落村侵袭行动就要开始了,他们这种渣滓一样的人居然会知道的这么详细,连具体的方式都敢确定,这只有一种可能……他们在那个江池峰的眼中早已是成为了死人了,所以不怕泄密!

  萧麒晃了晃脑袋,看着在冷彻的溪水之中已是冻的面目全紫的王刚几人,眼中闪过了一抹漠然,好似是在看着几个死人一般,他可不会忘记,他们先前对自己的逼迫!

  萧麒游目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由苦笑了笑,先前虽然他凭借着高超的控力方式,保护了自己所在的这一块冰层并未碎裂,让得他与应沐儿不至于坠入水中,但不巧的是他的这一块冰层已是成为了浮冰,想要成功离他最近得冰层都有着三米之远,如果只有着萧麒一个人的话他倒是可以勉强跨过去且不会踏碎那里的冰层,但是带着一个人的话,连能否跳过这三米的距离也是个未知数了,而且他的身体上带着伤,在空气中也就罢了,可若是真的敢进入水中,他敢肯定在场的六个人里面自己绝逼是死的最早的那一个!……

  萧麒看了看静静的躺在自己身旁的应沐儿,看着她那恬静的脸庞上涌起的一抹红晕,却是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来像在砺天战场之中一样抛弃队友自己一个人逃走!

  场中安静了下来,萧麒在思量着如何带着应沐儿离开,王刚几人对视了一眼,便要悄悄的离开水中,但是一道淡淡的冷哼之声让他们僵硬的停下了自己的身形,看着在冰面上的冷冷盯着他们的萧麒,王刚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低声地怒喝道,“你小子要干什么?!真的想要同归于尽劳资陪你!再在这水里待下去冻也该冻死我们几个兄弟了!”

  “等我们离开了你们就能走了。”萧麒淡淡的道,他随手抛开了自己手中已是消融了大半冰块,撞击在冰块上面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

  几乎同时,一道轻轻的呻吟声响起,瞬间吸引了萧麒全部的注意。

  其实在应沐儿早在萧麒在冰面上逃跑的时候便已是醒了,只是在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她便感受到自己的周身有着一股股的燥热袭来,就好像是身处在火炉之中一般,让得一向极为冷静的她几乎迷离在这种热度之中,也幸亏应沐儿本就是一位冰系念修,所以倒也勉强能够克制住在自己心中的那一股火,但那已是她能够做到的全部了,直到现在,她才积攒了一点点的念力,有能力说话。

  “我……我有能力……去……去结出来一条冰道……”应沐儿轻声说道。

  萧麒听到她的话语,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的身体没问题吧?”

  应沐儿浅浅一笑,坚定的点了点头。

  原本萧麒是不愿意让他再动用法力的,但是随着时间得流逝,他们两个脚底下的冰层也会逐渐的变薄,这让他犹豫了一下。

  萧麒让应沐儿暂且稍等一下,看向了在水中的王刚,说道,“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给沐儿下了什么药?”

  王刚犹豫了一下,似是有些难以说出口,但已是冻的发抖的肖健看到他已经开始弯腰探向了先前的那一枚冰片,连忙出声道,“那是芳春香,一种只对女子有用的…药。”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