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萧麒站在原地动也不动,黝黑男子心中愈发不屑,这个傻子,被自己吓得傻的更厉害了吧,有剑袭来都是不知道躲闪一下,当然,虽然看到萧麒没有做出任何的防御,他的剑却也不会因此收回,只要干掉他,自己就能够得到那个大人的赏识,以后也就不用在这么一个小村子里当一个无赖,甚至做一个城主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想到这里,他的目光火热起来,萧麒的那一张脸在他的眼里都是变得顺眼了许多,自己怎么都没想到过,这个成天被自己欺负的人的脑袋竟然是这么值钱!

  说时迟那时快,从黝黑男子出手到现在,也不过过去了几个眨眼的时间而已,很快的,漆黑长剑已经到了萧麒的脑袋之上不过短短几公分的地方,并且还在向着他的脑袋逼近着。

  萧麒毫不惊慌,向着右方轻轻的跨出了一步,却是巧而又巧的,躲过了那快速的一剑,接着,他从地上抱起了应沐儿,然后……

  “靠!你个傻子把她放下!”不只是黝黑男子,在后面观战的几人也是一惊,向着已经到这带着应沐儿逃走,此刻已经是到了冰面的的萧麒的背影怒喝了一声,说完也起身向着萧麒追去。

  这条小溪确实不宽,河宽约莫不过就只有五六十米,结了冰的河面晶莹剔透,好似是一块无瑕的翡翠一般,光可映人。

  当萧麒第一步踏上这冰面之时,便有着几道细微的裂痕从他的脚底下蔓延开来,显示着它的脆弱,但萧麒没有为此停步,他还在岸上的那一只脚使劲一踏,便是朝着对岸奔去。

  而在他身后仅仅有着三四米的地方,赫然便是已经反应过来了并且紧紧地追上来了的黝黑男子,此刻他的心中是苦闷的,谁能够想到,一个傻子在躲过了自己的一剑之后转身就跑,竟是就这么简单的打破了自己攻击的套路,让他不免愕然,暗叹傻子就是傻子,永远不要把你的后背留给你的敌人这样最浅显的道理他居然都不懂,事实上现在自己就可以掷出一剑击毙了这个白痴,可是现在他已经是到了冰上,这小溪上的冰层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厚实,但在这里生活了许久的他又岂能够不知道,此地温度并不算十分寒冷,所以形成的冰层不过只是刚刚能够承受住一百斤的力量罢了,如果此刻他倒在冰层上,必然会直接凿穿冰层落入河中,随着在冰下的水流游下去,而且……那些牙鲨可是……自己的任务可是要拿上他的头回去交差,没有尸体的话又要大费周折,所以他也只能够起身向前追去了。

  “擦!”在冰面上,尤其是一个并不算很厚的冰层上想要快速的奔袭并不是一件很让人感到十分愉快的事情,深深体验到此的几人不禁感到十分的憋屈,他们是有着比萧麒要强得多的力量,星煅境界的星者可不是用来吃素的,若这是在平地上,他们只需要一个发力便可以轻松跑出数米甚至是十数米的距离,但在这冰层上谁敢随便的用力?指不定一个疏忽自己等人就要去好好的游个泳了,虽然星煅境界的修士体质要远强于普通人,但这种滋味也不算怎么好受啊!相较来说,萧麒凭借着其高超的控力水平,再加上他和应沐儿年龄本就不算大,加起来也不过百多斤重,反倒是让他提速不少。

  此消彼长之下,令得王刚等人倒也暂时也追不上萧麒,萧麒也是得以逐渐的甩开了后来的四人。

  当然,因为体质虚弱的缘故,抱着一个不比自己轻多少的少女 他此刻不免感觉到了些许疲惫,额头上开始浮现出了一些汗意。

  很快的,萧麒便是跑完了这冰溪大概三分之二左右的路程,剩下的十数米想要跨过也不过只是五六秒钟的事情了,可是萧麒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河岸,却是扭身朝着河流的上游冲去,他很明白,此刻若是上岸,不消十秒,自己马上会被后面那几个人包围,凭借着自己炉火纯青的战斗技巧,想要干掉一两个人还有可能,但是四个人么,还未开始修炼的自己只能是必死无疑!自己固然可以从对方轻敌的方面夺得一下生机,但那种太具有不确定性了,自己可没有把命交给命运的习惯。

  |7酷:)匠Q$网;e唯R一◇P正版,“E其‘他b都7是盗版@

  看到萧麒转变了路线,朝着河流上游跑去,离他最近不过只有这不到十米的距离的黝黑男子不由嗤笑了一声,“你以为一直沿着冰跑就能够跑了么?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几人相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已经逐渐适应过来冰面的他们慢慢加快了自己奔跑的速度,虽然还不可能减少萧麒同他们之间的距离,但是却也不会再将距离拉开来了。

  接着跑了大约百米左右,萧麒的额头上开始出现了细密的汗水,与此同时,他跑步而产生的喘气的声音也逐渐的变大了起来,酸,麻,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够诠释得出他此刻对于自己抱着应沐儿的双臂的感觉,没有对那柔软的躯体的享受,有的,仅仅是麻木与酸疼!他的脚步,也略微的慢了几分。

  紧紧的追着萧麒的王刚四人又怎么能够察觉不到他的变化呢?他们在心中冷笑了笑,脚下又多用了几分力气,虽然使得这美丽的冰面上又多添了一些较为明显的裂痕,但毫无疑问,他们的速度因此也是提高了不少!

  不多时,黝黑的男子纵身超过了萧麒,与萧麒后方逼近的王刚三人对萧麒形成了合围,萧麒也不得不停下脚步来,他的目光审视着围上来的四人,一片沉凝,冷冽!

  王刚摇了摇脑袋,被萧麒那摄人心神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舒服,他吐了一口吐沫,狠狠地说道“傻子!你再跑啊!大爷我看看你能够跑到哪里去!”

  “刚哥,他哪敢跑啊,在咱哥几个的面前,他就是那案板上的鱼肉,刚刚也就是为咱们助助兴罢了!”在王刚的左方,一个尖嘴猴腮的青年喘了一口气,谄媚地说道,“刚哥,只不过,为什么那位大人要让咱们几个人一起来捉这个小子啊?”

  王刚摇了摇头,骂咧咧得道,“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既然咱们有了这么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那就要掌握好了才是最重要的了!”

  萧麒的耳朵一动,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