砺天战场,结束……

  在无垠的星空之中,冥冥之中一道声音骤然响起,伴随于此,数百道流光闪亮而起,随即隐去了所有的光华,犹如漫天的流星一般,滑向了世界的各处,这一切,未曾有一个人能够察觉。只不过,不知为何,在一个幽暗阴森的地下囚牢之中,有一个盘坐着的男子抿嘴笑了笑,似是察觉到了什么。

  ……

  大雪刚过,在素洁的大地之上,一条浅浅的小溪盘旋在这里,此刻小溪已是被冰雪所覆盖,更是显得那样的无瑕,透亮在这条被冰霜冻住的小溪身旁,有一个穿着兽皮袍子的男孩,他双腿前曲抱臂坐在这里,呆呆的看着冰面的倒影,看着与自己相视的那个男孩,他的皮肤极为光滑,洁白,好似是丝绸一般,比起寻常的少女还要好上一些,令人为之嫉妒,一双紫蓝色的眸子,好像是两颗宝石一般,极为漂亮;他的发丝在凛冽的寒风之中飘扬着,颇是迷人,正是萧麒。

  此时,萧麒的眸子之中往日长存的木讷之色已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的思索,一些些回忆,,还带着一些茫然,与不解。

  “这是……崖落村么?”

  少年轻轻的呢喃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丝的疑惑,自己怎么会到了这里?

  “五年之前,父亲他带我去了一个地方,然后……然后有一道银白色的光芒闪过,之后我便被一家陌生人转送到了这里,一直在这里生活着么?那……父亲呢?他,不会有事吧……”

  念及至此,萧麒的小脸之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抹担忧,甩了甩脑袋,萧麒眯了眯眼睛,眸子之中闪过了一些不符合与这个年龄段的少年的冷冽,他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无论是谁,若是敢动自己的家人,杀无赦!

  一颗石子打在了冰面之上,溅起的点点冰碴,拍打在萧麒的面颊之上,带出了微微的凉意,冰面的那个倒影也是出现了几道裂痕,不复原像,而这,也是让的萧麒的目光一寒,身躯在刹那之间紧绷了起来,看来,自己这些年来神魂的离开,倒是让那个在砺天战场驰骋逍遥的流芒的真身受尽了委屈啊!

  “木头,你在干什么呢?”就在此刻,一道清脆空灵的声音传进了萧麒的耳朵里,他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身躯放松了下来,缓缓地转动起背对着那道声音主人的身子,只是在扭头的瞬间,他的神色从冷冽变化成为了木讷,目光也是变得呆滞了下来,变化之也是足以令人咋舌不已。

  在萧麒的视线内的,是一个绑着马尾的少女,女子一身天蓝色的运动装,合体的衣物将少女的已是初具规模的身材凸显了出来,显得是英气十足,一枚腊色的板戒戴在少女洁白修长的手指之上毛绒绒的,白色柔顺光亮皮毛一根根的耷下,显得是那般的美丽,如此再配上少女本就不俗的样貌,当真是算的柔而不媚,清而不妖,她的脸颊由于微微的寒意而冻的有些通红,让得少女在英气之中又是有了几分纯美,分外可爱。

  萧麒憨憨地笑了笑,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这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

  “哼……”少女的眉头微微弯起,有些不满意的努了努自己红润的小嘴,但看着他憨憨的神态,少女忍不住“噗嗤”一笑,脸侧的两个小酒窝显现了出来,显得是极为可爱,她自语道,“这根木头这个样子自己还不是早就习惯了么!”

  随后,少女上前,毫不避讳地抓住了萧麒的手掌,洁白的手腕露了出来,其上还带着一个冰蓝色的手环,这个姑娘似乎对于蓝色有一种特别的爱好,她拉着萧麒同坐在冰封的小溪之旁,动作显得极为熟捻,好像是排练过了千百次一般,而这,却也的确是事实,这种事情发生了虽无千次,但百次却是绰绰有余的,这对她来说早已是算不得什么的,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这根木头可是听不懂自己让他做什么。

  感受着手中温软柔荑,萧麒的心中不由一荡,脑海之中回忆起关于她的一切,应沐儿,崖落村村村长的女儿,脾气非常的爽朗,也是这些年来少有的从未改变过对自己的态度的人之一,除了她以外,也就没有几个人愿意同一个傻子一样的自己玩乐了,她也从未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外人,总在那些喜欢欺负旁人的几个人前来欺负自己之时维护自己,虽然总是好心办坏事,搞得每一次碰到对方就会被狠狠地揍上一顿,原因么……哪个少年不风流?在这个村子里,可爱,倔强的她可不正是这里所有少年的梦中情人么?是以招惹的他们,羡慕嫉妒恨的他们心中只能够将自己的一腔怒火发泄在自己的身上了……

  想到这里,萧麒本能地摸了摸鼻子,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还真是……无妄之灾啊!

  “木头,你怎么了?”

  却是应沐儿察觉到了萧麒的动作,回首询问道,声音之中带着一点点的讶然,这个木头往日之中当真像是一根木头,丝毫不动地啊,今天怎么……

  待的她回首看去,只看到一张傻笑着的面庞,笑脸上散发着阳刚之意,紫蓝色的瞳孔深邃迷人,披肩的长发更让的他显露出了一点点的霸气,应沐儿不由痴了一下,愣愣的看了萧麒一眼,觉得他好像哪里不同了,但却又是找不到什么破绽,她摇了摇头,不再去瞎想什么其他事情……

  “萧麒,你这个傻子,给我滚出来!”

  就在此刻,一声怒喝传荡在了此处,与此同时,三两个人从不远处的小树林之中窜了出来,当先一人怒视着萧麒,目光不断在萧麒与应沐儿二人身上打量着,尤其是在两人手掌连接处狠狠的剜了几眼,眸子之中透露而出的妒火……这么说吧,如果说目光可以杀死人的话,那萧麒自己都有些相信自己已经被他们五马分尸干掉了无数次了……

  看着这个穿着一身战袍,却是被妒火蒙蔽了双眼的家伙,萧麒的内心之中不免有些奇怪,这个人叫王刚,也是应沐儿的一个追求者,但是,在往日里,为了让他们自己在应沐儿面前的形象不下跌,这几个人往往要等到应沐儿走了之后才会跳出来,狠狠地教训自己一顿,可是他们今日怎么如此的沉不住气,如此急不可耐的跳出来?

  此时,一道娇斥之声打断了萧麒的思路,“你们几个要干什么?!”

  √最s新;章节上,Y酷匠z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