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乾,十一年了,你这个背叛出这里的废物!今日是回来寻死的么?”

  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在其中有着不加掩饰的不屑与鄙夷,发出这一道声音的,是一个全身都穿着着金色绸缎的人,在他的衣服之上,还绣着两条淡蓝色的神龙,神龙蜿蜒而爬,其一龙首位于右肩之前,龙须斜斜的落下,一侧延伸到领口之上,另一侧划在臂膀之上,颇为神骏,它的龙身自腋下穿过,沿着周身转了两圈,自上而下盘旋在衣袍之上,每一片鳞甲都好似是真的一般,让人不自觉的感觉到真的有一条真的神龙盘卧在自己的面前,它的龙尾却又是倒挂而起,在左肩后及锁骨之处停留了下来,静静的倒在那里,与另一条淡蓝色的俊龙的口中相连,也是同样的神骏,如同实物,令人不禁在心中感叹这件衣物实在是巧夺天工,华丽而又显得高贵,若是在此刻有一个人在此,必然会骇然惊起,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人才可以穿这种衣服,那种人不是帝王,而是……龙语法师!而在此刻,竟是有一位龙语法师在此与人产生了冲突?

  在金袍男子的对面,有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和一个明眸善睐的幼童,幼童的身体躲在男子之后,紧紧地抱着男子的大腿,显得是十分的怕生,而男子却是不曾注意到此,他的头发在空中飞舞着,根根发丝的不断显现,显示着其主是有着怎样的霸气,此刻他的全身穿着着灰黑色的衣袍,衣袍之上同样绣着俊龙,神龙的周身漆黑,犹如深邃的蓝宝石一般,诡秘!玄奥!然而这并非是他金袍男子最大的差别,那是,神龙的数量,幽蓝色泽的神龙,足足有着五条之多!想来他便是金袍男子口中的萧乾了!

  萧乾未曾理会于金袍男子那讽刺一般的话语,此时他的头颅微垂,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地面,眸子中闪烁不定,默然不语,似是在迟疑着什么……

  金袍男子皱了皱眉头,眼中隐隐闪过一丝恼意,他呵斥道,“你个废物!大爷我问你话呢!”

  酷匠@网k5唯一%#正T版,!其:R他都F是“盗0?版◎*

  萧乾似是被他搞的有些烦了,终于是抬起了一直低垂着的头颅,淡淡的看了金袍男子一眼,眸中无喜无悲,就好像是看着一只苍蝇一般,没有愤怒,只是有着淡淡的不耐,他嘴唇轻启,吐出了一个字,“滚!”这并非是做作,在他看来,做人之狗,即便他是自己的侄儿,雨驹,也是不值得自己上心了。

  滚!

  ……

  这一个字在这天地之间不断的回荡着,让的雨驹的脸色一僵,继而彻彻底底地阴沉了下来,怒火充斥在他的双眼之内,直欲将人撕裂,他的目光一点点得打量起萧乾,从头至尾,只是在他的眼睛滑过那五条神骏无比的游龙之时,在眼底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

  也就在此刻,那一个“滚”字。好像是触发了什么阵法一样,天地之间悠悠地响起了一道钟鸣,伴此而出的,是一扇门户……

  这扇门户通体漆黑,足足有着万丈之高,直冲云霄,犹如是接连天地的桥梁一般!

  鸟兽,虫豹,游龙,麒麟纷纷刻在这扇门之上,成为了其的点缀,给这一扇神秘的门户增添了些许霸气……

  在场的三人同时被这一道门吸引住了,只是他们的神态却是不同。

  萧乾看着这一扇门户,眸中闪过复杂的神色,有怀念,惘然,也有着一点点的,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傲然!又有谁,随随便便便能够引出祖门相迎?

  而雨驹的目光,却是在听到那一道钟声长吟之时,便是彻彻底底的阴沉了下来,紧紧蹙起的眉头足以夹死一只蚊子!他的心中在怒吼着,“凭什么!这个已经叛出宗族十一年了的废物!有什么资格获得祖门的看重!让祖门显身迎接!”

  至于那个幼童,却仍是对一切不闻不问,好似是没有看到这一副壮观的景象一般,如果细细看去的话,却是可以发现,在这个幼童的瞳孔深处,是茫然的,带着一点点的木讷之意……

  祖门,在萧族之中,可是代表着一种至高无上得荣耀,任何一个族人都是以获得过一次祖门而作为终生得荣耀!那不仅仅意味着一个人的天赋得到了认同,更重要的是,祖门之力地炼体,会给一个人带来极大的好处,是故,在一个人的一生之中,能够获得一次祖门得呈现便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即便是萧族历代的绝世天骄,数百个春秋才轮替一次的族长之中,最多的也不过是接受了五次祖门地召见,而有五次召见的那个时代,皆是萧家称霸的岁月!想到这里,雨驹心中不由苦涩,嫉妒之火在心中燃起,因为,若是细细算来的话,萧乾,这恰恰是第六次了!第六次接受祖门地召见!可谓,前无古人!

  “雨驹,你,不姓萧。”萧乾察觉到雨驹眸中升腾而起的怒火,不由皱了皱眉头,淡淡的说道,他的心中却是很无奈,小时候自己还抱过这个侄儿的吧,如今却是如同仇敌一般,世事当真是……让人难以琢磨啊!

  这一番话就像是一盆凉水,彻底地浇熄了雨驹心中的愤怒与其他的想法,也勾起了他心中的回忆,无论如何,不管自己有怎样的天赋,在这个家族之中终究是显得太过薄弱,自己终究是外姓,这便是足以让自己在一个把传承看作是一切的宗族之中再无翻身之地,他的心中不由涩然无比。

  “好了,驹儿,你暂且退下吧。”此刻,一道微微带着些苍老的声音适时插入了进来,打破了此时的尴尬场面,听的此话,雨驹愤愤地看了萧乾一眼,也只能够依言后退,不再说什么。

  “你,又要来阻我么?”萧乾的目光有些恍惚,透过严实的大门,直直得看向某一处。

  那道声音明显一滞,答非所问道,“他,是你的孩子么?”

  “是,也不是。”萧乾似有所指地说道。

  “……都这么久了,你还不肯原谅为父么?”苍老的声音噎了一下,话语之中带着一点点的失落,他能够听得懂,萧乾的话中所蕴藏得意味,那是他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

  萧乾笑了笑,笑容之中不知是有着讥讽还是什么,你确实是不配当他的爷爷,如果当初没有你的大力阻拦,我们一家三口又何至于被迫逃亡,辗转世界各地?!

  ……

  在此静默之时,萧乾忽地洒然一笑,不再去想这些令人着恼的事情,他的手掌在空中一晃,顿时,他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萧乾口唇轻轻翕动着,似是在诉说不知名的咒语,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天地之间的一种能量开始向着此处聚集,那种能量极为炙热,狂躁,随着能量的逐渐增多也逐渐显露出了真身……

  火羽……

  漫天的火羽……

  强的令人感到心悸……

  见此场景,雨驹的瞳孔不由一缩,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位……叔叔,最擅长的可并非是火系啊,虽然自己仍是可以对付这种程度的力量,但……作为副业的火系此时都是强到了这种地步,那他的实力……

  轰……轰……

  此刻,一片片的火羽开始与犹若山岳一般的巨门碰撞了起来,发出沉闷的轰鸣之声,巨型的门户开始颤动起来,以每秒钟数十分之一毫米的速度向后移动着,这不仅令人感到骇然,要知道,此刻每一次碰撞所逸散开的能量,都是足以毁灭掉一片百十里的土地,可想在战场中心所受到的能量之强!然而在此刻,如此强大的能量接连不断的碰撞在这扇巨型门户的门扇上,竟是只能够让它稍稍颤动一下?!

  萧乾无语的苦笑了笑,虽然对于这一幕他丝毫不觉得意外,但为什么自己总有一种被人……门鄙视了的赶脚……

  蓦地,轰鸣声弱了下来,翘首望去,在巨岳一般的大门前,那千层火羽散了开来,萧乾得脸上也是变得一片雪白……

  得见此景,雨驹心中暗爽不已,虽然按道理来说的话,自己家族之中多出一个强者,乃是令人求之不得的事情,但若是这样的人被打下了神坛之后,又有谁会甘愿再次被人压住一头呢?

  “天炎诛神!”

  就在此刻,萧乾一声冷喝,恐怖的力量再次凝结了起来,不知何时,那散去的火羽又是恢复了原貌,之前它们碎裂的状貌就好像是一个梦一般,瞬间不见踪影,除了萧乾脸上的苍白以外再无之前那副场景的痕迹。

  雨驹一惊,他到了此时竟是还不用自己最强的法门,莫不是不愿得到祖门的洗礼了不成?要知道祖门投影是对天赋的一种承认的话,那想要扣开紧闭的祖门,便是要发出自己最强的能量,来得到实力上的认可,而像萧乾此刻发出的攻击之强度,就连自己都可以轻松的截下来,又如何能够扣开祖门呢?雨驹摇了摇头,不再去自寻烦恼,准备看着事态的发展到底如何,只是不自觉的,他在嘴角挂上了一点点的冷笑。

  这…

  雨驹嘴角的冷笑一点点的僵硬了下来,神态骇然,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出现了一般……

  顺着他那惊骇的目光,看向先前飘飞在空中的火羽,一片片的火羽漂浮在空中,燃着蓝炎,那是温度到了一种极高的地步的表现,但在此刻,那些本来狂躁,不安,好像随时都会爆炸一般的能量在刹那之间收敛了起来,极动到极静之间瞬间的转化让人感到矛盾的一阵别扭,在收敛了全部的力量之后,蓝色羽炎也是凝实到了一种极致,原本还带着一些虚幻和朦胧的羽炎已是变得可以看清它的每一条纹路也就在此刻,羽炎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引,开始在原地缓缓地飞舞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淡蓝色的漩涡,暂且不说其他,单单看着此刻的景象——古朴的巨门之前,一场华丽的火焰之舞,是一种怎样的美丽忽然,在蓝羽漩涡的中央,被千百片羽毛死死的包裹着的正中间,响起了如此的声音,仔细观察一下的话,便会看到,在漩涡之中,不知何时呈现出了一抹黑色的痕迹,那是……空间的裂痕!这不禁让人对其的威势而感到惊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