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比试完,娓儿获胜……”娓儿故意未说完,吊足了堂主的好奇后,继续说道:“堂主必须奖励我一笔钱财,如何?”

  堂主听完,捧腹大笑,与之前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哈哈哈……”

  娓儿微笑着看着堂主,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众人从未见到过堂主这样,不免惊讶到了众人!

  “哈哈哈……呵呵……小姑娘,真是大言不惭,你当真觉得自己能获胜?”堂主笑的就快要背过气去一般,他跟本就未想过两人能获胜,毕竟那人的身手就算是他本人都不能保证能打得过他!与娓儿说如此之多不过是好奇和想取些乐子罢了。

  “怎么?难道阁下不敢?还是说对你们的勇士没有十足的把握?”娓儿故意激将堂主,怎么也得在他的身上捞一些油水出来才行!

  “哼!小姑娘,你也不用激我,对我们的勇士,我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只不过……”堂主话说到一般,故意停下。

  “不过什么?”娓儿追问道。

  “既然姑娘都说是打赌,不知姑娘的赌注又是什么?”堂主微笑的看着娓儿,多年来好久未如此有趣过了。

  “嗯……娓儿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值钱的只有我的小命了……阁下何必斤斤计较,我输了命都没了,你也不损失什么,你输了,那我的赌注又不用给你,不知娓儿如此说能否打动的小阁下?”娓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钱对于猎金堂主来说并不算什么,为了更加有趣,猎金堂主说道:“好!你若是能胜出的话,我给你白银千两,如何?”

  所有人一片哗然,堂主什么时候如此好说话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娓儿立刻喜上眉梢,似是已经得到了着千两白银一般。

  “但丑话说在前头,生死由命,若是因此丢了小命……千万不要怪我!”猎金堂主出言提醒娓儿道。

  “嗯,这……娓儿自然知晓,不知是否可以开始?”娓儿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待了。

  龙啸天到此时也未言语一声,看娓儿做的游刃有余,生死对决的时候还不忘了打赌,这一点足以让龙啸天惊讶一会了!

  “好!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猎金堂主扭头对身边的年轻男子使了个眼色,年轻男子退了下去。

  “二位……”猎金堂主环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到龙啸天和娓儿身上,继续说道:“跟我来吧。”

  说完带着娓儿和龙啸天两人向堂内走去,大堂内的人均是跟在他们身后,众人可不想错过可以看到这里最强勇士的出手的大好机会。

  一众人来到猎金堂的后面,出了大殿的后面,走过曲折的长廊,又过一门后豁然开朗,和富丽堂皇大殿不同,此处斑驳不堪,地上还带着丝丝血迹,由此可以看得出来这里出过多少人命。

  “二位再次稍等。我们的勇士马上就会出来和二位相见,我想……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两位了!”猎金堂主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刚刚还有些害怕的两人,此时倒是有些跃跃欲试了。

  娓儿点了点头后和龙啸天对视一眼,给了龙啸天一个放心的眼神后,开始思索着怎么来赢得这场胜利,她总是感觉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既然猎金堂主这么爽快的答应她,那就说明他很有把握赢得这次的比试,此时答应她不过是为了取乐罢了。

  娓儿越想越是心惊,现在她有些后悔答应这次比试了,若是她带着龙啸天用瞬移逃走的话,此时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若是输了这次比试,那两人的性命肯定就不保了。

  龙啸天看娓儿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心里担心,但又不想打扰到她,只好压下心中的疑问。

  不一会的功夫,年轻男子走了回来,附耳在猎金堂主的耳边说了几句后,猎金堂主点了点头说道:“两位,我们的勇士已经准备好了,不知……”

  娓儿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笑道:“我们也准备好了!”

  “小姑娘,你可要想好了啊,我们的勇士可是很厉害的!别到时候哭鼻子!”人群中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娓儿嘴角微翘,笑道:“一会谁哭鼻子还不一定呢!”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啊!”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众人急忙让出路来,让此人通过。

  娓儿抬头望去,只见来人身材高大,面貌粗犷。皮肤粗黑不用说,双眼细长而常常带上一种病态的黄色,使人不欲久看。虽然外貌粗犷豪雄,但头发和指掌都比一般人来得纤细。

  只见此人慢慢的走到正中央来,环视一圈后,说道:“是谁要和我比试啊?”

  一众人均看向娓儿和龙啸天两人,来人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之前面前站着两个少年,其中一个还是女子,他的眉头不禁的皱了起来,扭头说道:“堂主不是拿我取乐吧!”

  “秦隐,我怎么会拿咱们猎金堂分堂最厉害的勇士来取乐呢,这两人均是身手不错,那个小姑娘更甚,我猜……你一定会喜欢的!”猎金堂主笑道。

  “哦?”秦隐听到这里,不由的来了兴趣,若是娓儿和龙啸天是一般的武士,他还懒得出手,猎金堂主都说两人身手不错了,那……就有的期待了!想到这里秦隐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两人,目光扫过,落在娓儿的身上。

  酷oz匠PV网^¤正=…版@首发w9

  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秦隐也未能看出来什么特别之处,这让他不免的又有些怀疑起来。

  “小姑娘,你奶牙长全了没?”秦隐讥讽着娓儿,看娓儿的打扮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别说修炼,估计活都没干过吧。

  娓儿冷哼一声,说道:“我的奶牙是否长全并不影响我战胜你!”

  “哈哈哈……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秦隐大笑了起来,第一次见到年如此之小,又是一名女子,说话还如此嚣张的人。

  “我秦隐并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一会比试我失手杀了你,你可不要后悔,若是此时反悔……还来得及!”秦隐虽说好斗,但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

  “娓儿先谢过英雄了,此次的比试势在必得,就算娓儿想退出已是不能,所以……”娓儿并未把话说完,为的就是表象的弱势一些,这样才能在对手没有防备的时候来取得胜利!

  啪啪啪!猎金堂主不禁鼓起掌来,大笑道:“哈哈哈……好,既然如此,两位请在这生死状上签字画押,生死由命!”

  娓儿刚要上前,龙啸天拉住娓儿的胳膊,说道:“娓儿,我想……”

  “大无赖,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什么了?”娓儿不悦的看着龙啸天说道。

  龙啸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娓儿所说的是什么。

  “你难道忘了?我说过,谁都能看扁我,但是你不能!”娓儿说着,推开龙啸天抓着她的大手,缓步向猎金堂主走去。

  龙啸天愣愣的看着娓儿的背影,他知道,娓儿决定的事情是任谁也改变不了的!

  娓儿和秦隐在生死状上签字画押后,走到院子中央的高台上站好,就等着一声令下开始比试了。

  “两位已经在生死状上签字画押,如有谁在比试中身亡,完全由他本人承担,两位可有异议?”猎金堂主再次重申一次。

  “没有!”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就等着一声令下出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